廖长风小说《我有一个愤怒系统》全文免费阅读

廖俊安气势滔天,仅仅只是威压就已经把廖长风给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了。“这就是元婴期的强大吗?”廖长风虽然有前身的记忆,而且前身也达到了元婴期,但这远远不如自己亲身体验来的深刻,彻底。这让他无比的兴奋,先……

书评专区

吾即道:第一,沙发

廖长风小说《我有一个愤怒系统》全文免费阅读

《我有一个愤怒系统》免费试读

廖俊安气势滔天,仅仅只是威压就已经把廖长风给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了。

“这就是元婴期的强大吗?”廖长风虽然有前身的记忆,而且前身也达到了元婴期,但这远远不如自己亲身体验来的深刻,彻底。

这让他无比的兴奋,先前廖长风通过记忆已经得知,在这世界上,人们修行的境界被分成了11个大境界,在元婴之上可还有5个大境界。

而如今亲身体验到这元婴期修士的恐怖后,他不禁愈发向往那强大的境界。

这仅仅元婴期就已然如此,那这元婴之后的大乘渡劫的顶尖修士们该多强?

甚至是那渡劫之上呢?

那岂不是挥手间便能引动天地之力,与那缥缈无比的虚空产生共鸣?

或者是引动星辰之力?

夸夸的就一个流星砸别人头上?

想到这,廖长风未来那辛劳的汗水在不知不觉间,就从嘴角处流了出来。

与此同时,在一旁冷冷看着廖长风的廖俊安看见廖长风竟然,竟然在这一刻流出了口水。

不但流口水,他的眼神还有些迷离,甚至还发出了‘geigeigei’的笑声。

这,这是怎么了?

羊癫疯犯了?

“廖长风,你,你干什么,我跟你说,你现在装疯卖傻没用,没用!”

廖俊安这一喊,直接把廖长风喊回过神来。

廖长风看着虎视眈眈的廖俊安,心中一阵后怕。

自己,自己刚才怎么就,就沉迷于境界的强大了呢?

居然还把如今这危险的处境给忘了!

还好啊,幸好这廖俊安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喊了一声。

感谢廖俊安,感谢哈喇子啊!

不过感谢归感谢,气人这件大业还是不能荒废的。

于是,廖长风贱兮兮的开口道:“装,我装你老母!”

此话一落,廖俊安顿时火冒三丈,他厉声喝道:“你个混账,居然,居然对你奶奶不敬!”

话音一落,廖俊安直接朝着廖长风冲了过去,同时他的双手掐出法决,并沉喝一声‘青尘断烟掌’。

只见廖俊安掐着法印的右手化为了掌,同时一团青色的火焰出现,直接覆盖住他的手掌。

“卧槽?”

“卧槽槽!”

廖长风看见廖俊安突然运转法诀朝自己冲来,当场不淡定了。

廖长风连忙从系统的储物空间内,拿出神遁符,直接催化起来。

刹那间,一股白色的光芒直接把廖长风整个身躯都给笼罩。

这一刻,廖长风心中大定,他自信满满的对正朝着他冲来的廖俊安说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廖俊安你给我等着,小爷我早晚让你跪下来给我道歉!”

随后只听嘭的一声!

廖俊安这一掌直接打中了廖长风的胸膛。

也在这一刻,廖长风的身影直接消失不见了。

廖俊安看着廖长风原先所在的位置,脸色阴沉无比。

他转过身看向廖永福,淡淡开口道:“永福,你赶紧找人和你一起去把廖长风给带回来。”

廖永福听到这话脸色微变,他有些不在意的开口道:“父亲,您是不是太小看孩儿了?”

“那廖长风就算如今觉醒了神体,那修为也绝对高不到哪去,更何况还被您给打伤了!”

廖俊安看着自己儿子那自信的脸,又回想起先前廖长风被自己打中的那一掌。

虽然不致命,但起码是受了重伤,毕竟廖长风的修为也才筑基期一阶而已。

想到这,廖俊安顿时感觉自己让廖永福这个筑基期七阶的修士,带人一起过去还真是有点多余了。

于是,廖俊安伸手放在了廖永福的肩膀上,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下一秒。

啪——!

廖俊安一巴掌拍在了廖永福的脸上。

“叫你带人你就老实带人去!”

说完这话后,廖俊安看见自己儿子那郁闷的脸色后,再次开口道:“那廖长风觉醒了神体,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达到筑基期一阶,而且还有撕裂虚空的手段,你一个人是无法抓到他的。”

说完后廖俊安挥了挥手,直接把廖永福招呼了下去。

廖永福被这一巴掌整的有点回不过神来,于是,他就那么憋屈着自己那胖乎乎的脸走开了。

……

一处无人的小巷子内,一道身影突然出现,正是廖长风。

他坐到了地上,身体缓慢靠到墙边。

此时的廖长风气息萎靡,身上那原本看起来无比奢华的衣物也已经被廖俊安那一掌打的破烂不堪。

在他的胸口处还有一道血红的巴掌印。

廖长风现在靠在墙边,他就连低头看看自己的伤口都有些困难。

但他知道,自己的情况肯定不好,毕竟疼痛感这东西是那么的清晰。

他呼唤起系统,连忙问道:“系统,有没有什么功能给我疗伤的就快点用上!”

“叮,已开启自动恢复功能,每小时消耗一点愤怒值。”

系统的声音一响起,廖长风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快速的恢复着。

在他的体内有一股极其舒服的能量,正在滋润着他的身体。

仅仅过了片刻,廖长风就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缓慢站起身,从系统空间中拿出剩下的两张神遁符,并直接运转体内灵力催化起来。

随即‘嗖’的一声,廖长风的身形就再次消失了。

在廖长风刚刚消失的瞬间,廖永福就带着几名廖家侍卫,来到了这小巷子的巷口。

廖永福看着空空如也的小巷,有些不解的说道:“奇怪了,刚才明明感受到他的气息就在这的啊!”

“这怎么我一到这就没人了呢?”

这时,一名侍卫说道:“少爷,您说会不会是这廖长风又动用了那什么符咒呢?”

听到侍卫的这话后,廖永福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廖长风那能让人突然消失的符咒,明明需要极大的灵力来催化,那廖长风已经被我父亲所伤,不可能还有如此多的灵力!”

廖永福看着那没有人的小巷,微眯着眼睛,圆润的脸本是和蔼可亲的模样,在这一刻却显得无比狡诈。

而此时廖长风在催化了两张神遁符后,已经出现在了一处茂密的丛林中。

刚稳住身形的廖长风还没来得及看周围什么情况,便感受到一股杀意朝他袭来。

当即,廖长风往后一跃。

随后,一道手中拿着剑的身影出现在廖长风先前的位置上。

廖长风定睛一看,只见是一位衣服破烂不堪的女子。

这名女子脸上有着些许污垢,破碎的衣服上有着大量的血迹。

虽然看起十分的狼狈,但廖长风却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杀意。

廖长风有些懵,这自己也不认识这女的啊。

这就杀意那么重?

“姑,姑娘,你…”

可还未等廖长风说完,那女子便再次拿着剑朝着廖长风刺了过来。

同时那女子还厉声喝道:“淫贼受死!”

廖长风一愣。

淫贼?

说谁呢?

这是说我呢!

嘿我个暴脾气!

廖长风当即就不乐意了。

“你丫的说谁淫贼呢?”

“哎呦卧槽!”

廖长风一个躲闪不及,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而那女子手中的剑正好插在了廖长风的裤裆下方,差一点点就伤到了他的宝贝。

那女子盯着廖长风,欲把剑拔出,再次刺向廖长风。

可下一刻,她竟直接晕厥,倒在了廖长风的身旁。

廖长风站起了身,看着地上的女子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这该如何是好啊?

你说我一个三好青年,也不可能趁着她昏迷了,对她图谋不轨啊!

于是,廖长风蹲了下去,轻轻的擦净这女子脸上的污垢。

待擦净后,这女子真实的容颜展现而出。

这女子莫约二十二三,一张圆圆的鹅蛋脸上,双眉修长,肌肤如雪,简直如同画中之人一般。

再加上她那傲人的身姿,以及如今昏倒,而产生的异样妖艳,这可让无数男人无法冷静。

而廖长风当然也不例外,廖长风只感自己的身体之内,犹如有着无数野兽想要发泄愤怒。

这一刻,廖长风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即将入夜。

于是,廖长风果断的,抱起了这名女子,起身就往丛林深处走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