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枭《通天神主》在线全文阅读

“啊!”强烈的肌肉撕裂感,让得王枭忍不住痛呼,抬脚一蹬,竟是将柳培诗踹翻在床。“哎呀。”柳培诗捧着脑袋,踉跄起身,看着大汗淋漓的王枭,满脸不悦:“干什么呢你?虽然你我鱼水之欢没法进行,但是你也没必要这……

书评专区

小说王枭《通天神主》在线全文阅读

《通天神主》免费试读

“啊!”

强烈的肌肉撕裂感,让得王枭忍不住痛呼,抬脚一蹬,竟是将柳培诗踹翻在床。

“哎呀。”

柳培诗捧着脑袋,踉跄起身,看着大汗淋漓的王枭,满脸不悦:“干什么呢你?虽然你我鱼水之欢没法进行,但是你也没必要这样吧?该生气的是我才对啊。”

王枭一怔,反应过来,尴尬道:“不好意思,刚刚激动了。”

“哼。”

柳培诗冷哼,之后颓然一叹,摇头道:“你的阳气太深,没法汲取。方才努力那么久,我俩身体一接触就反弹回来。看来,想要救治母亲,得一点点来。不过,等成亲之后,来日方长。你先休息吧,我去看看我娘。”

说完,她穿戴好衣物,转身出了屋。

王枭猛然回头,发现床单上并无殷红,换言之,他俩方才未行房事。

“呼……”

他长舒了口气,如此也好。

说实话,这柳培诗,无论身材、样貌,皆是上等之选。

比之叶倩儿,强过十倍不止。

她之所以要与自己行房,只是为了救她母亲而已,成亲不过是无奈之举。

自己并非乘人之危之人,只想暂且栖身在柳家,以图东山再起。

不过……

“我体内怎么有一股劲力总源在波动?”

“可我明明已经将一切给了叶倩儿,现在,我就是个废人,怎么可能还存有劲力?”

“难道说,我方才经历的一切,并非做梦,而是真的?”

王枭惊疑不定,下意识闭上眼,想要再感知一番,却差点没将他心脏吓出来!

在他脑海中,正赫然挺立着一件铠甲,银光闪烁,熠熠生辉。

在铠甲正前方,标注有四个大字——真武道体。

“不是吧,还真有祖宗显灵,赐我真法?”

王枭半信半疑,下意识驱动意念,没想到,竟是让铠甲自动加身,那股虚怀若谷的气息,立刻游走全身!

郁结的筋脉开始松动,堵塞的窍穴则是在快速疏通,就连筋骨、血液,也在潜移默化中发生置换。

半个时辰后,一股腥臭刺鼻的味道从体内传来。

王枭下意识睁开眼,低眉一看,竟发现一些紫黑粘稠的液体正不断往外渗出,原本臃肿的身材正在化繁为简,抽丝剥茧之下,变得轻盈如燕,说不出的舒爽。

“哗啦啦!”

随着身体一阵摇晃,竟感觉体内犹如汪洋一般充盈。

“这便是所谓的洗精伐髓么?”

王枭心惊肉跳。

作为曾经的武道天才,哪怕现在沦为废人,但是对于修炼工序再熟悉不过。

他知道,这些粘稠液体,正是排出体外的杂质,而现在的肉身,变得极为精纯。

武者修行,只有在肉身精纯的情况下修炼,才能炼制神光,诞生气旋,从而在气旋之中增加劲力,拉练修为。

“唰!”

刚想到这,体内一道金光陡然射发!

‘哐当’一声,几米远外的一个花瓶直接被击成粉碎!

“护体神光!”

“那不是梦,是真的!祖奶奶显灵,赐我真武道体,再踏武道!”

王枭激动怒吼!

他知道,方才金光蹿升,不过身体本能为之,若是修炼劲力,以劲力驾驭神光的话,那破损的恐怕就不只一个花瓶,而是整间屋子了!

许久,王枭的心境才慢慢平复下来。

此时虽然已是夜深人静,但他毫无睡意,反而是翻身坐起,盘膝而坐。

感受着体内的劲力总源,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修炼,不知凭借护体神光,能否让他重新踏入武道?

很快。

随着护体神光牵引,在其丹田底部,诞生出一条修行路径。

而劲力总源则是犹如龙入大海,快速来到全新的路径上,一路冲撞,畅通无阻。

天时境一重。

天时境二重。

天时境……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

艳阳透过窗户照进屋内,铺展在了王枭的脸上!

他陡然睁开眼,眸中精光爆射!

“喝!”

他下意识起身,盘腿一扫,居然能刺破空气,发出嗤嗤脆响!

连续剔扫,竟是将前方桌椅给劈成数块!

须知,柳家位列六族第三,不仅是修为雄厚,经济更是首屈一指!

而柳培诗作为族长之女,闺房陈列皆是精致名贵,就这对桌椅,便是从西域运来!

材质特殊,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但此刻却被王枭踢得粉碎,足以见得,其实力非比寻常!

“没想到,经过短短一夜修行,我居然一口气修炼到了天时境第四重初期!”

王枭兴奋得手舞足蹈,欢呼雀跃。

若非肉身不够坚固,凭借真武道体的特性,他甚至有望冲击天时境第五重!

“以我目前的实力,完全不足以和叶倩儿抗衡,想要报仇,那就得继续提升实力才行!”

“可实力提升,前提是得拥有坚固肉身,否则,无法承载劲力深凿以及神光撕裂。”

“但壮大肉身的唯一途径,便是丹药温养,可药材都极为名贵,我哪儿有钱啊……”

正苦恼时,‘咯吱’一声,房门骤然被人推开,柳培诗迈步走了进来。

“王枭,算我求你了行吗?能不能别闹了?”

看着满地狼藉,柳培诗下意识便认为王枭又想不开在发疯,恨铁不成钢道:“我昨晚说过,只要咱俩成亲,你就能安心在柳家修养,有我和我爹在,迟早帮你报仇,你怎么就想不开呢?”

昨晚她守了母亲一夜。

因为没有充足的阳气给养,导致母亲身子每况愈下,之前还能说会儿话,现在连呼吸都困难。

日子已经够艰难了,这王枭非但不理解,反而还跟着添乱。

说实话,她有点撑不下去了。

“我现在想开了,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发疯了。”

王枭满脸歉意,转移话题道:“对了,你娘情况如何?”

“很不乐观,昨晚我没能在你身上汲取到充足阳气,我娘现在危在旦夕,回头得再重新想办法。”柳培诗摆手,不愿多提,催促道:“行了,此事稍后再说,当务之急,是要应对大长老他们的逼宫,此事非同小可,你……”

“我知道该怎么做。”

王枭打断,略微点头之后,便随她一道,来到大厅。

此时,柳震天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大长老却是春风得意,他自认为胜券在握,便不时与权贵们交头接耳,规划家族未来。

“爹,大长老,各位叔伯。”

进入大厅,柳培诗抱拳一握,王枭就站在其身侧,一脸淡然。

见到二人,柳一舟招手一挥,议论声戛然而止。

他淡漠的瞥了二人一眼,便看向柳震天,笑问道:“族长,一日之期已到,家族权贵悉数到场,不知你打算如何向族人交代?”

此言一出,权贵们相继发声。

“族长,我们所谓的交代,是既能让我们免受皇族刁难,还能堵住世人之口,您应该清楚吧?”

“您身为族长,就得全心全意为家族考虑,任何有损家族颜面或者利益的事情,都不能做。”

“如果有失偏颇,或者无法让我等满意的话,那恐怕您就得退位让贤了,毕竟,有能者居之嘛。”

“……”

听着这些冷言冷语,柳震天气得浑身直发抖!

以他地利境九重巅峰的实力,就冲他们如此出言不逊,哪怕当场动手杀人,也无人敢阻拦。

但妖族生存本就万难,若是再窝里斗的话,只会让别人看笑话。

此事他们虽然逼得紧,但归根结底还是女儿有错在先,身为父亲,责无旁贷。

子不教,父之过。

这个锅,他来扛!

柳震天深吸了口气,就欲开口宣布让出家主之位时,柳培诗却抢先说道:“昨晚我与父亲商议后,给家族的交代便是,让我与王枭拜堂成亲!”

……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