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季海小说《末世大佬混七零》全文免费阅读

“谢知青,这不是你去县城买的肉吗?”唐季海突然说道。正要大抖威风的村长媳妇儿,闻言面露狐疑,“这是谢知青买的肉?”其他知青拍拍胸口如释重负,原来是谢承买的肉。就说嘛,他们知青好赖不说,做小偷也不能够。……

唐季海小说《末世大佬混七零》全文免费阅读

《末世大佬混七零》免费试读

“谢知青,这不是你去县城买的肉吗?”唐季海突然说道。

正要大抖威风的村长媳妇儿,闻言面露狐疑,“这是谢知青买的肉?”

其他知青拍拍胸口如释重负,原来是谢承买的肉。

就说嘛,他们知青好赖不说,做小偷也不能够。

只有于建国看看已经懵了的谢承,余光看看唐季海,然后站出来冷静说:“这当然是谢知青买的,我们就算有钱也没肉票,上哪也买不到。”

谢承脑子发蒙,这是他买的?他怎么不知道?

这是要把他拉进这件事?

眼下根本没时间想太多,他只能凭直觉顺着唐季海和于建国,将话接了过来。

“对啊,这当然是我自己买的,我家不差这点钱和票,买点肉吃有什么稀奇!”

说完心虚地看向唐季海,他对唐季海的信任简直来得莫名其妙。

唐季海鼓励地点点头,对于谢承的听话和于建国的变通,他心里还是满意的。

谢承的话大家倒也认同,光看谢知青这红润有光泽的脸色就知道了,一个多月没几天上工,村长也不知道为啥不管。

不仅大家相信,村长媳妇儿也信。她家老头子说过,谢承家里背景大,连他在在县革委会任干事的外甥都不好使。

村长媳妇儿尴尬地站在一边儿,进不得退不得,真是骑虎难下。

关键时刻,还得于建国,“这本也是误会一场,大家都是社会主义好同志,平时明理得很,为什么偏偏这次,认定是我们偷了村长家的肉?”

于建国把窗台上的肉好好裹起来放好,抿抿唇轻笑说:“婶子不妨说说你家丢了几斤肉?是整一块,还是切好的几大块?这样我们也好帮着找找。”

村长媳妇儿心里不舒服,这不是暗搓搓说她家贪了那许多肉!

村长媳妇儿拍拍衣服,皮笑肉不笑说:“既然是误会,大家都散了吧!没事多上工,天天的就挣那几个工分,还有心思看热闹,不嫌丢人!”说着挤开人群走了。

大家心里骂娘,脸上却都笑嘻嘻。

村长媳妇儿不得了,一个枕头风,他们就可能去挑大粪,臭不说,关键是没几个工分。

人群渐渐散去,最后只剩他们男知青。

“回屋,开会!”于建国声音冷肃率先转身。

唐季海戳戳看着肉流口水的谢承,“走了。”

“这肉是不是归我啦?”谢承追上唐季海,状似轻松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过会儿知道了。”

回到屋里关上门,于建国坐在床头眉头紧锁,低头思考着什么,大家坐在自己床上沉默。

每天干农活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忍受这些毫无道理的糟心事!

早上还晴好的天气,这会儿躲藏到乌云背后,整个天空暗沉沉的,一如大家郁闷的心情。

唐季海进来坐在角落的板凳上,打破低迷氛围,直接说道:“最近没人做肉,杨桃从哪闻到的肉香味?”板凳一条腿坏了,得偏着身体坐才能让板凳撑住。

于建国动动身体,“那肉不是谢同志买的吧?”

“不是。”

“不是你买的,那哪来的肉?除了你没人去过县城。”一个知青懵然问道。

“不是谢同志的,那这肉,到底是谁的?”唐季海眼神犀利,一一扫视过这些日复一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麻木的知青,声音冷冷问说。

“不是我的。”

“也不是我的。”

“我们天天在一块,哪有钱和闲工夫去弄肉啊?”

几人急巴巴自证起来,于建国和谢承对视一眼看向唐季海。

唐季海点点头。

“你们打什么哑谜,有话直说。”王成钢急赤白脸解释完,正好看到唐季海和谢承、于建国的眉眼官司。

于建国说:“可能有人在陷害我们。”

“谁?难道是杨桃?不然村长媳妇儿怎么来的?”

“可是,我们和村长对上,对她有什么好处,别忘了,我们都是知青,咱们名声坏了,她不照样吃挂落?”

大家炸锅般讨论起来,讨论来讨论去也没能得出结论,但总归对杨桃留下了怀疑的种子。

于建国最后叮嘱大家说:“最近都谨慎一些,要是还想着回城,就自律些。”

于建国话说得含糊,但意思大家都懂,不想和村里的女同志结婚就少招惹别人。

大家翻身躺下沉默不语,还能回城吗?最初还有个盼头,但一年年过去,一点消息都没有。

到如今,他们好像已经失去了感觉,每天机械般劳作,四肢百骸仿佛全都麻木了。

…………

自从这事之后,知青之间的关系更融洽了,平时都同志同志的叫,现在在知青院都是直接喊名字。

大家打心底接受了唐季海和谢承这两个新来的年龄最小的知青。

村长媳妇儿闹个没脸,家里儿媳妇阴阳怪气整天吵吵,男人儿子不说维护,还埋怨自己去知青那儿闹,闹得大家背后说自己家贪了肉。

肉没找着,自己家一地鸡毛,还被迫闻别人家的肉香味,说不定哪家锅里的就是她们家的!

村长媳妇儿心情郁结,彻底记恨上了杨桃,整天里找杨桃茬。

唐季海白天老老实实挖排水沟,晚上依然偷溜上山补充能量。

这天他依然等到半夜大家都熟睡后,悄悄下床开门出去。

来到山脚处,他身形微微一顿,侧身看向身后,而后放慢速度爬山。

到山上,唐季海闭上眼调动异能感知野鸡的存在。

来到鸡窝旁,酣睡的母鸡受到惊吓,正要拍翅长鸣,一双魔爪从天而降。

唐季海高高拎起母鸡,眼神阴冷冷和它对视,是烤呢还是炖呢?

这些天吃了不少荤腥油水,再加上白天干活时有意识的锻炼,不说异能,单单他本身的身手,捉一只鸡也绰绰有余。

还是上次挖的浅坑,架上锅,锅下加柴点火,火光摇曳出一片阴影,静谧又空寂。

唐季海手握匕首,又快又准的把鸡抹脖子放血,然后放进滚烫的开水里。

天上云展两边,露出月光,月光下青草里许多小虫活泼地叫着。

寂静中忽然一阵稀稀索索声,唐季海背对着声音充耳不闻。

声音不停,而且还越来越大。

唐季海被闹的心烦,捡起一块小石头掷去,“滚过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