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荡魔张阳王奋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三叔公心中猛的一痛,罪孽感愧疚感由然而生,他很难受,拿起烟袋子缓缓缓抽了口,脸色复杂难看。万年前人族灵智未开之时白狐既以成仙,现在的说法就是上古大仙。可在上界混不开被真神打坏了仙体,掉了下来,破碎的灵……

书评专区

诸天之荡魔张阳王奋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诸天之荡魔》免费试读

三叔公心中猛的一痛,罪孽感愧疚感由然而生,他很难受,拿起烟袋子缓缓缓抽了口,脸色复杂难看。

万年前人族灵智未开之时白狐既以成仙,现在的说法就是上古大仙。可在上界混不开被真神打坏了仙体,掉了下来,破碎的灵魂沉睡了八千年被三叔公祖宗十八代无意间整活了,为报恩以传家宝的方式代代相传,两千年期间广积德,善行施遍大江南北,但也非常低调,名声出了个村就没动静了,现在传到了三叔公这代,把自己都给整无了。

“都成鬼了?还能抽上烟袋子?”

黑猫闻到了附近的烟味,歪头看向三叔公,满脸的泪水,两条鼻涕拖的比下巴还长。

“老烟鬼,借来的。”三叔公指着身后面的鬼差。

白狐死了,三叔公自己也很难受,但看着伤心的黑猫还是安慰道,“你是修道之人,世事无常,都要用平常心看待,把一切都看做上天的考验。虽然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但阴阳相隔我两缘分以尽,还是早点忘了彼此的好。”

“!上天无眼,好人没好报,还修它干什么。”动物的感情都很真纯,黑猫在三叔公面前像个一千岁的孩子哭的稀里哗啦,这一天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他恨不得现在就掐死躺在床上的张阳,这货让他一夜失去了两个至亲的人。

“黑娃,我到现在也很懵,就是像往常一样看事。怎么就成了这幅局面。可惜了白狐呀。”

黑猫听着三叔公说话,眼泪一直在流,远处看去,他的身影无比的落寞。

三叔公看了眼黑猫,叹了口气,事以发生,无法挽回。自己也成了亡魂,想着就这样吧,都是天意,拍了拍黑猫的肩膀做了最后的告别起身就要走。

“站着,去哪?死了就可以一走了之了?你得给我留下。过几日给你寻得一具好皮囊,去给白狐赎罪。”黑猫嘴上这样说,其实是舍不得三叔公,白狐已经走了,他要这么一走,世上再也没有他的亲人了。三十年超越常人的亲情,黑猫早以习惯有三叔公的生活,很是贪恋这份至亲之情。

“生入阳,死入阴,依因得果,六道轮回,在天道的规则运行,众生得以世世长存。我劝你切莫忤逆天道,借身还阳乃是邪道。天道承负,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这因果你我无法承受!”鬼差喝道,让黑猫好之为之!

“说得好,但我不听。你要有本事就带走他试试?”黑猫擦拭着手中赤红色长刀,眼神不时瞟向鬼差,听鬼差这么说,和他叫上劲了。

“千年前上界至尊武帝陨落,手中神器荡魔脱落掉入阳间,引得阴阳两界为之疯狂,后蒸发于世在无出世,没想到竟在你手中?”鬼差注意到了那把长刀,他大为吃惊。

“老鬼,挺有见识的嘛,如果你想带他走,我也不介意用它来对你。”黑猫轻蔑一笑。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要想清楚了,与我为敌,就是与整个阴间,与天道为敌。”黑猫的挑衅没有影响到鬼差的情绪,鬼很平静,心境很高,儒雅的鬼。

黑猫站起身冷眼看着鬼差,“比起天道的惩罚我更害怕失去至亲。如果天道要将他从我身边夺走,那便先请将我烟消云散。”

黑猫说的够直白,我不怕死,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要留住三叔公。鬼差惧于这神器的威能,深知这把神器的可怕。邪物哪怕是轻微伤到,法力低者当场魂飞魄散,哪怕是大妖大鬼大魔这些所谓阴阳界的至强者被荡魔伤到,伤之重不吸食万年灵智生物的鲜血也将永世不得恢复。

惧于武力,鬼差敢怒不敢打,硬是僵在了原地,心中无能狂怒,努力维持自己的儒雅,脸却崩不住,一副我好气,但就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紧张尴尬的气氛下,三叔公开口说话了。

“黑娃,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注定的,我的命到头了自然就走了,不要在做傻事了。我未成结婚也没有后代,你和白狐是我最亲的亲人。我现在唯一盼着的就是你能早日成仙,这是我最大的遗愿,我在阴间也会为你高兴。切莫走上邪道,那样我做鬼也死不瞑目!。”

三叔公的话击中了黑猫的软肋,三叔公是黑猫的救命恩人,如果让三叔公死后还不瞑目他会活在愧疚中痛苦一辈子,但也舍不得放三叔公走,呆在原地神情不定,犹豫不决,思想上做着强烈的斗争。

鬼差看黑猫思想动摇了,心想机会来了。我打不过你,那我就和你讲道理。不把清风带回去以后我还在阴间怎么混下去。

鬼差客客气气的笑着说,“是呀,叔公说的很对,大仙你也是一脚快踏入上界的仙人了,这时候切莫走上了邪道,修行毁于一旦不说就连你在乎的人也死不瞑目。这肯定是你最不想看到的。叔公也执意要走了,他死后的遗愿你也不能满足他吗?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叔公想呀。叔公在世的八十三年间广行善,下一世可以投胎到全国首富家中,寿百子孙满堂,幸福美满一生。”

鬼差打了手感情牌,黑猫还真有点被说动了。缓缓闭上了眼,泪水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今夜不知哭过多少回,可就是忍不住。身体一阵哆嗦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仰头长呼一口气。思前想后,剧烈的思想斗争后,他放手了。既然三叔公下世能有个好去处,他也不应该自私的将三叔公留在自己身边,强行借尸还魂。做一个阳间没有户籍阴间没有身份的活死人,况且三叔公是他的大恩人又是至亲之人,他会尊重三叔公自己的选择。

“走吧。时间到了。”鬼差毕恭毕敬的行了鞠躬礼。

“黑娃,以后就你一个人了,好好修行。”

三叔同鬼差走了出屋子。

黑猫非常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但还是崩了。抽搐的抽泣着,鼻涕眼泪搅在了一起。闭上眼睛,仰着头,掩盖自己的丑态。

屋外拔地而起一座阴森的石门,上面清晰刻着鬼门关三个大字。

三叔公也舍不得离开,站在鬼门关前回头又看了眼屋内的黑猫。“鬼是没有心的,可为什么心口那么的痛。庆幸鬼是没有泪水的,不然谁又会忍住不哭呢。”

一旁的鬼差被这份情义感染了,叹了口气,感叹。

“情真是世上最美的毒药。万物甘愿为它毁灭。它带来多少美好就能带来多少不幸,古往今来多少修行人都毁在了这关。哪怕成了神碰上了也没什么好下场,就像千年前的武帝一样。”

满地破碎的神像,屋里一片狼藉,黑猫捡起地上的烟袋子,擦了擦,这是三叔公不离手的家伙。走上灶口,拿起放在灶台上的火柴盒,抽出一根,刮上火,黑夜里隐现出那张哭红了满是血丝憔悴的脸。

点上烟口,学着三叔公的样子抽了口,心中的悲凉无法释怀。缓了口气,走进内屋,看向床上的张阳,天太黑黑猫没有发现张阳身上的异常,瞅着来气,甩手就给他两巴掌,背上三叔公的尸体,拿起角落的铁锹,一边走着一边流泪走出屋外,消失在了山林里。

血月当空照。

山林手电筒的亮光。

村长领头身后跟着几十个男丁爬上了山顶。

“以前晚上还真没来过山顶,从这瞧着月亮真的好大,真壮观呀。”小张很兴奋,感觉很刺激。小年轻都喜欢冒险,好奇心重。这不,今天刚结婚,洞房才洞了一半,不顾老婆的阻止,跟着村民们上了山。

“壮观个屁,血一样的月亮,渗死个人。我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一个瘦成排骨黝黑老汉大概五十岁左右说。

“别胡说,已经到山顶了,大家加把劲很快就到三叔公住的屋子了,路上都注意点,小心危险。”村长说。

村长是见过世面的人,陪着三叔公除过妖。头上顶着那么大一轮血月,说没出事那是放屁。警惕心高的很,吩咐着大家注意安全,继续前进。

“你们觉不觉得有点冷啊。”村民说。

“深更半夜能不冷呀。”村民回道说。

“可是现在是夏天呀,深夜再冷也不是这感觉呀。”村民又说。

“闭嘴。前面不对劲,把手动筒关了。”村长打断了他们,蹲在地上借着红色月光眯着眼观察着不远处已经残破不堪的屋子。

村民们很快跟了过来,断墙破瓦的小屋出现在大家视野里。

“出事了呀,好像有过打斗的痕迹。”

“三叔公在里面吗,我们去看看吧。”

村民们议论纷纷。。。

“等等,你们看这屋子整面墙壁都被砸坏了,这是什么样的东西能有这么大的破坏力?”村长很冷静的分析着,眉头不由一皱,有点小烦。

“难不成是大象?”一位胖村民疑问道,

“傻大个,这称号真不委屈你。这山上哪来的大象,没脑子。”一名强壮满脸胡子拉碴的村民讥讽道。

“老张你进去探探底。”村长怕有危险,叫老张去打探情况,他不能莽壮的带着村民们进去,万一有什么危险出了什么事,也无法像他们的家属交代。

“行。”

老张身强体壮胆子大,村上杀猪宰牛的活基本都找他,身上杀气重镇得住邪物,村长让他去,也是经过考虑的。

“他奶奶的,大暑的日子寒冬的天气,真他妈冷。”

老张端着猎枪打了个冷颤,借着血月的红光一步步走近小屋,残破的屋子,鸦雀无声的山林,不时有阴风吹过,显得些许诡异阴森。

被撞倒在地的木门,左侧榻了一面墙。

“真出事了,来晚了。”看着毁坏的屋子老张小声嘀咕,

老张架起猎枪随时应对未知危险。迈着碎步走进屋内,没发出一点声音。

太黑,视线不太看的清,模糊的感觉到屋内满地的碎片,左侧有一只死黑猫。唯有内屋红光映射,老张经常杀猪宰牛对血很敏感。他能闻到内屋有股血腥味。他开始警惕起来,手指不由自主的抠向扳机,内屋门上的帘布挡住了上半方的视线,老张不作气掀开帘布,迈步走了进去。

左侧的墙壁全榻了,满地的土块尘灰,红光就是从这里照射进来的。老张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很快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

“三叔公?”

老张看的不是太清,便试探性的喊了一下。

但没有得到回应。

“不会死了吧?”

带着疑问,老张走了过去,从怀里拿出手电筒,就是这么一照,老张眉头紧锁,满脸的诧异。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