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催婚后,她成了陆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林风致陆听澜全文免费阅读

《旋木》这段旋律如今就像咒语,于是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解锁手机点开了林风致的直播间,闪烁的红色名字显示对方正在直播。陆听澜蹙着眉,似乎是没想到她在这个点也会开播。他回到办公室,给自己的手机连上耳机,这才……

书评专区

直播催婚后,她成了陆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林风致陆听澜全文免费阅读

《直播催婚后,她成了陆少的小甜妻》免费试读

《旋木》这段旋律如今就像咒语,于是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解锁手机点开了林风致的直播间,闪烁的红色名字显示对方正在直播。

陆听澜蹙着眉,似乎是没想到她在这个点也会开播。

他回到办公室,给自己的手机连上耳机,这才放心的把静音关掉。

主播一改昨天在直播间的样子,长卷发被高高扎起,简单涂了一个裸色系口红,脸上的妆淡到几乎没有。

她并没有在唱歌,而是捧着咖啡,跟坐在旁边的另一个女孩子聊着天。

“……这有什么好播的。”他心想,行为上却诚实地在手机键盘上输入几个字。

坐看云起时:【不唱歌?】¥1000

林风致实在没想到这个昨天才出现在直播间的老板会这么热情。

她先是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还笑着对镜头说:“老板介意清唱吗?不介意我可以现在唱给你听。”

坐看云起时:【唱】¥1000

“想听什么呢?”

坐看云起时:【旋木】¥1000

“云起老板,其实你发普通弹幕我也能看到的。”林风致打趣他,“这么贵的付费弹幕只发不超过五个字,我都替你亏。”

可能是因为职业习惯,他对日常生活中一切无关工作的说话都一向很简洁,就比如,截止到目前,他没有发过一句五个字以上的弹幕。

坐看云起时:【 】¥5000

【好家伙,主播遇到叛逆老板了】

【哈哈哈,云起老板梅开二度了】

【劝省钱主播名不虚传】

【老板大气】

【老板别冲动】

林风致也不意外,就由着他去不再提起。她本来就是收钱的那一方,既然对方要给自己送钱,她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准备唱歌。

但因为喝过咖啡,她的嗓子状况并不算太好,在低音的部分没有处理好,小小地破了一个音。

其实原本不算什么,如果在平时,林风致绝对会“理直气壮”地唱下去,可现在她是在清唱,没有了伴奏垫在她的声音下面,她一紧张,就影响到了后面的演唱。

整首歌不难听,但跟她曾经的演唱比起来,实在不算很完美。

可林风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一刻却突然有了一种想把自己擅长的一切都完美地展示出来的表演欲,明明只是不算完美而已,但在此刻的她看来,她完完全全地唱毁了一首歌。

纵使陆听澜再迟钝,他也不会感觉不到主播因为没唱好这首歌而变得失落。他主动地把责任包揽到自己身上,精明如他,这辈子都没安慰过什么人,此刻却有些笨拙地安慰道:

坐看云起时:【很好】¥1000

林风致看着他的留言,笑了:“老板,你这样会把我惯坏的。以后我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他们可没你这么善良。”

陆听澜一顿,他突然开始认真想象起了,林风致以后还有多少其他人要面对。

坐看云起时:【那就惯吧】¥100

坐看云起时:【我会一直给你多一次机会的】¥100

坐看云起时:【旋木】¥10000

陆听澜认真数着字数,这他第一次发五个字以上的弹幕,是为了安慰她。

【天啊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云起老板,钱对你来说,是不是真的只是数字啊】

【云起老板,我原本以为你是爱旋木,没想到你是爱凌凌】

【好羡慕凌凌……】

【悄悄嗑一口,好好嗑啊!】

这是林风致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毫不掩饰的偏爱”。

虽然她的直播间大老板也有不少,可他们大多都为好几个不同的主播花钱,她能感受到那些流于表面的喜欢,于是说是主播和观众,倒不如说是像在追星。

所以当她想把云起当作一个普通的老板来看待的时候,这个人却又时时刻刻都在做一些“不普通”的事。

他总能把自己的承诺用行动兑现。

比如他上一秒说,“我会一直给你多一次机会”,下一秒就把一切都当做过眼云烟,重新点了一首一模一样的歌;

他说“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他就真的不感兴趣,关注列表里始终只有“凌风”这一个人。

林风致被他感动,心里好像有一股电流流出,酥酥麻麻地通向全身:“好,那我就再唱一次。谢谢云起老板,谢谢你这么……谢谢你这么爱我。”

这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陆听澜的手机差点没拿稳掉在地上。

他没想到凌风会有这么直球的时候。这也让他开始思考了起来,他对于凌风的感情,是“感兴趣”,或者还是,所谓的“爱”吗?

以至于陆深走进陆听澜办公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陆听澜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手机,别人看不出他的喜恶,只能看出来,他现在非常专注。

陆深叫了他好几次,可是那人并不回应他,他好奇地敲了敲桌子,陆听澜被他吓了一跳,终于回过神来。

陆深顺道瞥了一眼他手机上的画面:“看美女直播呢?”

陆听澜快速地把手机锁屏,云淡风轻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清了清嗓子,镇定地说:“市场调研。”

“可以啊。”陆深看上去很惊喜,“我之前让你关注短视频和直播这一块,你还没兴趣呢。”

陆听澜点点头,“嗯”了一声。

他创办的乘风公司是一家专注于软件开发和游戏制作的公司。陆深曾经不止一次劝过作为总裁的陆听澜开拓其他方面的业务,但是在当时得到的回答都是:我想先把现有的产品做好。

现在他突然的转变,让陆深很是欣慰,见势就要和他深聊下去。

陆听澜见陆深没有再追问,便继续找了几个话题搪塞他,兄弟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陆深也看出来了陆听澜不怎么在状态,想着这也不是一个适合深聊的好时机,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说公司有事先走了。

陆听澜目送着他离开,在亲眼确认他哥走了以后才解开手机。可惜他没有等来他预想中的画面,直播间已经关闭,主播在两分钟前刚刚退出直播间。

……

陆听澜不清楚自己怎么了,明明只是没有听完一首歌而已,却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多了很多难以宣泄的遗憾。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