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世者凌云陈墨,渡世者小说免费阅读

这是朦胧一片,在这片虚无的空间中,见不到任何生命的存在,仿佛只有这一眼无际的黑暗。一道蓝弧划破虚空,正快速的向着虚无的深处飞去,凌云不知道现在身处什么地方,不能动弹也没有感知,只有无尽的黑暗充斥在他的……

书评专区

渡世者凌云陈墨,渡世者小说免费阅读

《渡世者》免费试读

这是朦胧一片,在这片虚无的空间中,见不到任何生命的存在,仿佛只有这一眼无际的黑暗。

一道蓝弧划破虚空,正快速的向着虚无的深处飞去,凌云不知道现在身处什么地方,不能动弹也没有感知,只有无尽的黑暗充斥在他的周围,渐渐的他感到了一丝疲倦,直到彻底失去意识他也没能再见到一丝光亮。

华夏凌家

“凌博士,凌云失踪地点位于马拉开波湖中心沿岸地带,那里雷暴密集,搜查难度实在太大,委内瑞拉警方已经投入最大警力去搜救,我国也出境了不少警力,这一个月除了发现凌云自带的一些生活用品外,其他一点线索也没有。”

两名身着警服的警务人员,一名负责记录一名拿着调查报告对着坐在对面的一对中年夫妇说道。

这段时间凌天正两鬓白了不少,他摘下眼镜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于凌云的失踪他只能将痛埋在心底,望向身边掩面痛哭的凌母凌天正只能用手抚摸着后背来安慰她,这一个月凌母时不时就痛哭不止,安慰的话说了太多,如今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

凌云失踪了他心痛,凌母这样整天以泪洗面他更心痛。如果连他也挺不下去这个家以后怎么办?他还有爱人还有凌雨,日子总得过下去。

“这么长时间,实在是麻烦你们了,不用再找下去了,日后要是有什么消息再麻烦你们通知一下。”

凌天正知道再执着下去也是无谓的挣扎,凌云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

两名警官听后沉默不语但也无可奈何,这次警方真的已经全力在搜寻目标,马拉开波湖附近就差一寸一寸的掀地皮去找,可凌云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留一点痕迹,一个多月了目标存活的几率已经很小很小。

“凌博士实在抱歉,如果后续有什么消息,我们警方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到凌家。”一名警官合上手中的调查报告说到。

凌天正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那凌博士,我们就先走了。”两名警官简单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便起身向门外走去。

“慢走”

待两名警察离去凌天正坐在沙发上一脸颓然。

“天正,儿子回不来了是吗?”

凌母哽咽着问道。

凌天正摇了摇头默不作声。

房间内,凌雨靠着门沉默不语,显然刚刚外面的对话她已经尽收耳中,娇小的身躯慢慢滑坐在地上,她抱紧双膝哽咽了起来。

“哥,你到底在哪里,小雨好想你……”

……

朦胧的虚空之中。

一个巨大的身影立于虚空之上,他看着从远处而来的那道蓝弧伸手一把将其握在手中,摊开手掌蓝弧在他手中轻微跳动,似是在雀跃。

“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一缕雷之本源,只是这其中怎么似乎还存在一道意志?”

“也罢,遇到我是你的缘分,既然如此那我再赐你一场机缘,至于能不能把握得住就看你自己。”此人取出一块赤红色冒着火焰的石头同蓝光放在一起。

蓝光看到这块石头欢快的绕着石头转了好几圈,最后一头扎进石头中不见踪影。

“这天炎神矿乃是太阳神火中衍生而出的物质,若是你能吞噬这其中的一缕神炎,占据神矿化为肉身,这样也能化作一世生灵。”

而此时黑暗中凌云突然感到一阵炙热,他睁开眼久违的光芒令他不得不又急忙闭上,微眯着眼睛待适应过后他便看到一道蓝弧正追逐着一簇火焰。

“这是?”

还不等凌云看明白,苏醒的他好像是引起了那两个东西的注意,火焰直直向凌云飞来,凌云避而不及眼睁睁看着它钻入自己的身体。

低头看着自己虚而不实的身体,那一团火焰静静置于小腹处,凌云一时间不知所措,很快一阵灼热感袭来,那感觉就像是突然把自己丢进高温火炉一样。

“啊啊啊……”

凌云倒在地上开始痛苦嘶喊,那火焰占据了他的小腹,正吞噬着他的意识。

雷之本源盘旋在凌云周身显得极为迫切,它本打算直接吞噬神炎本质,但没想到这道神炎居然产生了一丝丝灵智,一时间竟奈何它不得,而在追逐中凌云受神炎影响居然苏醒。

这也引起了神炎的注意,神炎深知自己被这道雷之本源吞噬是迟早的事,情急之下它看到了凌云这道苏醒的灵体,凌云强大的意识瞬间吸引住了它,神炎没有多想第一时间就想着占据其中。

雷之本源很清楚凌云意识的强大,这也是它一直带着凌云的原因,若不是凌云的意识还未消散吞噬起来有诸多不便雷之本源早就将凌云吞噬殆尽,而现在却被神炎抢了先,这样下去等神炎吞噬掉凌云还不知道会壮大到什么地步,搞不好自己就要直接从猎人变成猎物。

眼看神炎就要完全吞噬凌云的意识占据他的灵体,雷之本源再也等不下去一头钻入凌云小腹之中和神炎纠缠起来,慢慢两者各占灵体一半在小腹处归于平静。

再看凌云,意识昏厥,灵体在黑暗中不断地抽搐,红蓝两色在小腹处不停流转,片刻后终于是消停下来。

虚空中,神秘人看着手中的天炎神矿“没想到竟是这般结果,也罢这都是命中注定,我便再送你一程。”

手指向着前方轻轻一点,一道裂缝出现在虚空之中,神秘人将手中的天炎神矿送入裂缝后缓缓开口。

“你本该被吞噬就此消散,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条路你能走多远,看你自己。”

数息后,裂缝合并恢复如初,神秘人却消散不见,只留下这朦胧孤寂的虚空。

天玄界,这是一个广袤无垠的大陆,这个世界上万族林立,弱肉强食,在这里族群的诞生与覆灭皆在强者的一念之间,所以实力是生存的根本,拳头是活下去的本钱,一个人或许可以成为一个不争不抢的普通人,但在这个充满机遇的世界,谁又甘心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他人掌控。

人族栖息于天玄界西边的天境洲,这个族群是天玄界最为繁荣的族群,他们没有龙族先天强大的肉体,也没有灵族对修炼那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但他们屹立在天玄界的历史上几十万年所拥有的资本是外族无法想象的,人族先天弱于外族一等,所以人族古大帝创造了最适合人族的修炼体系,修炼体系虽已经完善,但能修炼到巅峰的却寥寥无几。

人族强者占比永远低于外族,如果将人族分成十成那最后修成强者的只会有五成甚至低于五成,而外族却能修成九成,这便是人族与外族的差距,若人族能达到外族的比例,那便是当之无愧的天玄界第一大族。

天境洲最西与万兽山交界处,有着一个名为镇兽国的人类国家,这个国家是天境洲大名鼎鼎的神武王朝的一个附属小国,它矗立在天境洲与万兽山的边界处已经数千年,而它的职责就是当万兽山的魔族侵犯人族领域时能够第一时间抵御外敌,但镇兽国终究只是一个小国让他独自面对魔兽这个庞然大物无疑是以卵击石,所以每当大规模的魔族来犯,镇兽国都只是负责提供情报以及拖住时间等待神武王朝的支援。

但这一次兽潮已经兵临城下,而神武王朝却迟迟还没有动静。

“公主殿下,神武王朝的支援还没有到,再这样下去一旦兽潮发动总攻,界城最多只能撑住一天。”

一名身穿甲胄的男子面露难色对着立于城墙之上的少女说道。

陈墨听完捏了捏眉宇,一身似是为她量身而制的红色软甲紧裹着她修长的身躯,尽显飒爽英姿,只是那面容上的愁意却也十分浓重。

“王成,都说了多少次了,在职期间要叫我将军,作为我的副将你怎么可以这般随意。”

王成一脸无奈

“是,将军。”

远方蜿蜒连绵的山脉,在黑夜中显得无比的寂静,暴雨将至的压迫感狠狠的压在界城守城将士们的心中。

“将军,王上宣您去大殿议事。”

一名士卒走上前抱拳禀报。

“好,你先退下。”

陈墨让传令士卒暂且离去。

“父王这个时候找我,莫非神武王朝那边有消息了?”

想罢陈墨跃下石墙向城下走去。

“王成,仔细盯着一有动静立马给我传信。”

望着陈墨离去的背影,王成轻叹口气。

“希望能有什么好消息。”

镇兽国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镇守界城边疆,所以镇兽国先王索性将王都搬至界城,以便随时能够倾尽全国战力镇守界城,故而镇兽国举国上下都流传着一句话。

界城在,则国在,界城破,则国亡。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