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任间/傅玖魏来《人间京华醉》在线全文阅读

傅七闻言瞠目结舌,傅七偷偷看向床边坐着的人。只见那人眉头紧锁,傅七内心像掀起了惊涛骇浪。活这么大第一次见到三叔如此的不高兴。傅七偷偷看向傅玖,傅玖的额头上已经挂了一层薄汗,她慌乱的掩饰着眼中的害怕,是……

书评专区

小说任间/傅玖魏来《人间京华醉》在线全文阅读

《人间京华醉》免费试读

傅七闻言瞠目结舌,傅七偷偷看向床边坐着的人。

只见那人眉头紧锁,傅七内心像掀起了惊涛骇浪。

活这么大第一次见到三叔如此的不高兴。

傅七偷偷看向傅玖,傅玖的额头上已经挂了一层薄汗,她慌乱的掩饰着眼中的害怕,是的她害怕,在她叫出那声“爹”时她就明显的感觉到了眼前之人的怒气。

他明明坐着没有动,他明明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终是那人无奈叹了一声,起身说道:“我去给小玖做点吃的!”

说罢,乘着满屋牡丹透出的清冷香气翩然离去,恍若仙人!

傅玖如释重担,吓尿了….尿?傅玖有些想如厕了。

傅七撩起沾着木屑的袍角抖了抖,沾去了傅九额头上的汗,随后又在自己额头胡乱的抹了一把,安慰道:“当家的,没事啊,三叔那人就是那样,我从小见他都会莫名怕上几分,傅五说那是病。”

“傅五?”

“傅五是傅家的大夫,别看他年纪轻轻但医术很是了得。”

傅七戳了戳被包成木乃伊的傅玖:“这就是傅五为您包扎的,他把您错位的骨头正了回去,您被灼伤的地方不多,除了右手有一些严重,傅五说这样包能防止您乱动,大家都怕您出去惹事,都想着您能赶在成人礼前好起来。”

说罢又戳了戳,一脸无辜的问:“还疼吗?”

傅九九咬牙切齿的说了句:“不疼”

傅七加大力度又戳了戳:“真的?”满脸的欣喜。

傅玖翻了个白眼,正欲讲话,傅七又道:“当家的,您可把傅六给吓坏了。”

傅六?傅玖想起那个自己第一眼瞧见的,穿着干净长衫,眉眼弯弯的男子。

“那个傅….你是傅几来着?”

“当家的,我是傅七。”

“傅七啊,你在这上班?傅家…是做什么生意的?”

傅玖看了他一眼,随即又移开眼去。

“何为上班?傅家世代靠种田酿酒而生,您真失忆了?”

傅七摸了摸傅玖的额头,小声嘀咕道:“也不烧啊~”

“种田?酿酒?”傅玖小声嘀咕着。

在现代自己家也是酿酒的,父亲曾经说:酒,该倒进对的时间里,该倒进广口浅碗里,该倒进大街小巷中,该倒进每户人家的小方桌上,酒是能醉过岁月长河的,是能在山脉间就着溪水醉出几句诗行的…

“当家的,当家的?您是不是真的什么都忘了”傅七见傅玖沉默不语接着又问。

傅玖咬了咬牙,终究没在说话。

傅七看了傅玖几眼,终是忍不住问道:“当家的,您是天选之人这事儿,您也忘了?”

“我是啥人?”

三叔端来了热腾腾的“面”,他坐在傅玖床边一点一点的将面舀起来用扇子扇凉,小心翼翼的放进傅玖的嘴里。

三叔的样子,活像一个初为人父的男子,看向傅玖的眼神里溺爱满的像是随时都能溢出来。

傅玖感觉浑身不自在,她努力给杵在一旁的傅七使眼色。

傅七眨着一双懵懵懂懂的眼茫然不解。

傅玖心底哀嚎,再接过三叔送来的面时便呛住了。

她不停的咳嗽,三叔到是淡定自若,抬眸间瞥了一眼傅七,傅七找了一个借口便落荒而逃。

傅玖咳出了泪,心里开始骂街,傅玖眼泪汪汪的看向三叔,三叔慢条斯理的拿着勺子搅弄着碗里的“面”,端着一副雍容娴雅的姿态。

傅玖不停的咳着,她感觉自己就快被呛死了~ 却听三叔在那慢条斯理的念:“这面里有蔬菜沫、肉沫、蛋沫、咸淡适中,我怕小玖呛着便煮成了糊,不知可合小玖胃口?”

娓娓絮语却听得傅玖汗毛直立。

他看向傅玖,一双眼睛如剪秋水,傅玖觉得冷若寒冰,傅玖撇开眼睛不敢再瞧他一眼。 终是止了咳嗽傅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憋的通红。

三叔拿起锈着牡丹的帕子,轻轻擦拭了傅玖的嘴角,他起身将碗放在桌子上,随后又弯腰抚去了傅玖额间的碎发,扫视了傅玖绑满绷带的身体。

原来,溺爱溢出眼眶是变态啊~

傅玖一副纠结不堪的样子看着三叔欲言又止,三叔看出她的意图,冷冷的开口:“你是我从小带大的,你这全身上下我哪没见过?哪没摸过?”

傅玖活了30年,什么世面没见过?

她愣是被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话撩的面红耳赤。

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那就是耍流氓,从三叔嘴里说出来却像春风丝丝缕缕的荡漾在傅玖心上,字字句句都透露着别有用意,傅玖不敢看三叔那双似乎能洞察一切的眼睛。

傅玖想上厕所,她快被他吓尿了,这真的羞于启齿,她实在不敢想象,要怎么才能心安理得的在一个俊美到气场强大的男人面前,脱裤子放屁做那些污秽不堪的事情。

能憋就憋着吧。 凡人不配!

三叔看着傅玖一张脸都快扭到一起了,他朝着门外喊了一声:“去把小五叫来。”

话音刚落 一阵浓浓的药香飘来,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响声一只黑靴破门而入。

随后飘进一件浅灰色长袍,傅玖一个定睛的功夫,来人已经气喘吁吁的站到她面前。

只见他将怀里的瓶瓶罐罐倒了满桌,每瓶取出一些倒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准备好的竹桶里,边摇晃竹桶边安慰傅玖:“没关系的不要怕,毕竟是被歃萌兽所伤,我连夜翻看医书寻了这么一个法子,燃之可解炽痛。”

傅玖欲哭无泪,这都些子什么人?

三叔无奈的摇摇头,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傅五还在努力摇晃竹筒的胳膊:“小五~”宛转悠扬的一句。

傅五抬眸“咦”了一声,看清眼前之人,欣喜若狂,随即放下竹筒一把抓住三叔的手:“三叔,你回来啦?”

我的天,傅五长的稚嫩白皙,身材清瘦高挑竟生了一副稚气嗓音如水击玉石。

“三叔”从他嘴里喊出来,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要多荡漾就有多荡漾。

啊~受医啊,专治腐病!

三叔揉了揉傅五的头,嗔怪道:“都多大了?怎还是这般莽撞?”

傅五嬉笑出声:“这不是当家的伤着了嘛,我一心沉于医书典籍寻求良方终是得一可行之法,我便匆匆来了,也无心顾及周围。”

“好~去看看小玖身上的那些带子能不能取下来?她可要憋坏了。”

傅五如一只听话的小兔子似的,移步到傅玖床前:“当家的对不住啊,其实也不应这般绑着你,我只是怕您乱跑身体会炽痛难忍,毕竟我也没接触过被歃盟兽伤到的患者。”

傅五把带子缠在手上一圈又一圈,嘴里还在不停唠叨:“拆了带子您是能走动的,只是怕炽痛会突然而来,若到时四肢百骸疼痛难忍您也无需忍着,不论您在哪,我都会赶过去。”

不论您在哪,我都会赶过去的。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