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医妃,带着王爷去逃荒最新章节,林晓曼荣景瑞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天,林晓曼顶着一双熊猫眼,看到身旁伸着懒腰,打哈气的某人,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过去。大饼吃痛,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盛满了不解,指了指她踢的地方,“痛。”大饼见她不理自己,有些委屈,跟个小媳妇儿……

书评专区

冲喜医妃,带着王爷去逃荒最新章节,林晓曼荣景瑞全文免费阅读

《冲喜医妃,带着王爷去逃荒》免费试读

第二天,林晓曼顶着一双熊猫眼,看到身旁伸着懒腰,打哈气的某人,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过去。

大饼吃痛,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盛满了不解,指了指她踢的地方,“痛。”

大饼见她不理自己,有些委屈,跟个小媳妇儿一样跟在她身后。

早上林晓曼离开的时候,几双眼睛盯着他们,看得她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

庙门口,她拉住大饼,趴到他耳边悄悄说:“咱们玩个游戏。”说着指了指身后的草垛子,“咱们躲到里面,不能出声,不能被人发现,谁出声,谁就输了,输的晚上没有鸡腿吃,怎么样?”

大饼拍手,乐呵呵的答应,“玩、玩、玩。”

然后,一马当先钻了进去。

还别说,这草垛子里面还挺大的,容纳下三个人都不成问题。

林晓曼选了个舒服的位置,顺手从超市里拿了个奶嘴给孩子咬上,省的孩子等会再哭出声。

还没等她整理好,透过草垛子的缝隙,看到那老头走出来,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不多时那三个年轻人也跟着走出来。

这么巧?

林晓曼心中一惊,拍拍胸口,还好她机灵,提前躲起来。

从天亮等到了天黑,大饼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有些烦躁地动了动身子,“可以出……”

他话还没说完,林晓曼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巴。

她透过草垛的缝隙,看到老汉一脸愤恨地走回来,站在庙门口搓手,嘴里骂道:“什么玩意儿,跑得连个鬼影丢没有,害的老子追了一天。”

老妇听见动静走出来,问道:“就没遇见其他的货?”

老汉脸色狰狞道:“我呸,那三个人一直跟着我,惹急了老子把他们一锅端了。”

两人都进去没多久,那三个年轻男人紧跟着回来,走了进去。

林晓曼看看外面的天色,觉得今晚估计是走不了了。

她从超市里拿出一个馒头递给大饼,伸出食指在嘴边比划,让他不许出声。

林晓曼松开手后,大饼把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娘子身上好好闻,香香的。

林晓曼一把推开他的脑袋,拿着手里馒头啃,用眼神威胁他,要是不吃,今晚就不用吃了。

大饼委屈巴巴地蹲在一边啃馒头,心里委屈,娘子好凶,好凶,呜呜呜……

“砰咚咚咚……”

林晓曼突然被惊醒,手里握紧电棍,眼睛死死盯着外面。

她竖起耳朵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霍霍霍……”

这是磨刀的声音?

紧接着里面出传来说话的声音:“老婆子,你去烧锅热水,洗干净了再宰。”

宰什么?

林晓曼脑袋里发出大大的问号。

接着是熟悉的声音:“看着块头大,都是骨架子,出不了几斤肉。”

林晓曼浑身一震,是那老妇!

“行啦,别废话,我早就看这几个人不爽,多次坏我好事,要不是他们,那带孩子的女人怎么跑的掉?还有那个傻子,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好好的一头肥羊就这么跑了,宰了他们几个过个肥年。”

他们是在宰人?

林晓曼整个人如遭雷劈,我艹!

带孩子的女人、傻子,可不就是他们吗?

真没想到,她一直提防的那三个年轻人,竟然是好人,那对老夫妻才是十足的恶人。

林晓曼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一股真气直冲天灵盖!

她把孩子放到大饼身边,左手辣椒水,右手电棍,压着声音从草垛子里爬出来。

结果还没等她走进去,迎面老妇端着一盆水走出来,两人打了个对脸,脸上皆是惊讶。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火光电石见,林晓曼电棍一甩。

老妇带着水盆一起砸到地上。

老头听着外面动静不对,手里拿着菜刀,悄咪咪地走到门口,看到地上躺着的人,大失惊色,“老婆子,你……”

他话没说完,也被林晓曼电晕,昏倒在地上。

林晓曼从超市里找出绳索,把两人捆成八爪鱼,才抬腿往里走。

啊啊啊!!!

怎么又是三个白花花的身子,林晓曼简直想戳瞎自己的双眼,老天爷是觉得她单身多年,要给她补偿吗?

哎!

林晓曼叹了口气,认命般把散落在一旁的衣服,盖到他们身上,伸手拍他们的脸,“喂,醒醒,醒醒……”

三名男子幽幽转醒,看见林晓曼先是一愣,待看到身上的衣裳,皆是面露惊恐,手忙脚乱地穿衣裳。

他们三兄弟是赵家村的人,逃荒的路上,赵大和他的媳妇孩子走散,他们三人一路寻找,在庙里遇到这对老夫妇,觉得他们很可疑,一跟着他们。

没想到差点变成别人的晚餐。

“大哥,你别着急,说不定嫂子和妞妞没事。”

说话这人是赵三,帮林晓曼把带有迷药茶碗碰碎的人。

林晓曼点点头,安慰道:“对,别着急,一定能找到的。”

但是余光看到一旁的磨刀石,心里嗖嗖进冷风,希望那对母女命大,没有落到这对老夫妇手上。

赵三投来感激的眼神,脸颊浮上可疑的红云。

大饼抱着娃娃往林晓曼身边靠,脑袋枕到她肩膀上,“媳妇儿,我困了。”

林晓曼瞬间石化,伸手把他的狗头移开。

赵三听他叫林晓曼娘子,脸上的笑容有些绷不住,顿时沉默不语。

大饼那得意的小眼神,嗖嗖往赵三身上瞟,像是宣布主权,一个劲儿地往林晓曼身上靠。

林晓曼脑门青筋直跳,忍着暴打他的冲动,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困就去睡觉。”

大饼拉着她的手,不知死活的说:“那一起去睡觉。”

此话一出,赵家三兄弟皆是一惊,脸上露出窘迫的神情。

等林晓曼从石化中回神,吼一声:“大饼!”

大饼身子一抖,“娘、娘子?”

然后,果断脚底抹油,开溜,他虽然傻可是不蠢啊!

让你乱说话,让你胡说,林晓曼手上使劲,揪着他的耳朵转了一圈。

大饼半蹲着身子,捂住耳朵,“娘子,娘子,疼……”

林晓曼感觉身上有数道视线,抬头一看,赵家兄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当触及林晓曼的目光,三人皆是躲闪。

林晓曼:“???”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