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医妃,带着王爷去逃荒林晓曼荣景瑞,冲喜医妃,带着王爷去逃荒小说免费阅读

林晓曼不想看见赵老婆子,拉着大饼,跟在队伍最后。突然,前进的队伍停下来。林晓曼叫住一个村民,问道:“前面是咋回事?”村民:“被一伙人拦住了,要什么过路费。”逃荒也会被打劫?真是无语。林晓曼抱着孩子,想……

书评专区

冲喜医妃,带着王爷去逃荒林晓曼荣景瑞,冲喜医妃,带着王爷去逃荒小说免费阅读

《冲喜医妃,带着王爷去逃荒》免费试读

林晓曼不想看见赵老婆子,拉着大饼,跟在队伍最后。

突然,前进的队伍停下来。

林晓曼叫住一个村民,问道:“前面是咋回事?”

村民:“被一伙人拦住了,要什么过路费。”

逃荒也会被打劫?

真是无语。

林晓曼抱着孩子,想过去看看,突然听到耳边一声呲笑。

她扭头见是赵老婆子,听见她阴阳怪调地说:“我看就是收留了个晦气的人,才会遇到这些个糟心的事情。”

哎呦,我去,这是骂谁?

林晓曼也不给她脸,“老太婆,我也没得罪你啊?你说你整天叨逼个没完,你是嫉妒我年轻漂亮,还是我相公英俊?”

赵二瞧见赶紧过来劝架,拉走赵老婆子,“娘,娘,爹叫你哩。”

林晓曼踮起脚尖,望向拦路的人。

大约有十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瘦小的男子,眼睛里闪着精光。

“大叔,这么说是谈不拢了?”

里正看着眼前为首的男子,语气坚定道:“要吃的没有。”

男子眼里闪过一抹凶光,转瞬即逝,快到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

“嗨,咱们都是逃荒出来的穷苦人家,既然没有吃的,咱们就不打扰了,兄弟们走!”

男子一招呼,身后的人都跟着离开。

“大哥,就这么放他们离开?”男子身边的一个小弟问。

男子目露凶光,“他们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你去……”

晚上,林晓曼觉得有些心慌,总觉得这群人不会善罢甘休,她找到赵三说明来意。

赵三沉思片刻,安慰道:“放心吧,晚上我不睡觉守着夜。”

林晓曼交给他一个锣,叮嘱道:“要是发现异常,就敲锣把村民叫醒。”

晚上,林晓曼不敢睡觉,靠着大饼身上,也不让他睡。

大饼才不管,倒头就睡,气的林晓曼伸手掐他。

大饼疼的泪眼汪汪,伸手指指自己的脸,“那你亲亲这里,我就听话不睡觉。”

林晓曼一头黑线,“你想挨打吗?”

大饼头也不抬,掰着手指玩,“那我就睡觉。”

林晓曼眉头直跳,压着脾气说:“听话,好孩子是不能亲亲的。”

大饼立马控诉道:“你骗人,里正媳妇都亲里正了,我都瞧见了。”

林晓曼无奈,四下打量,瞧没人注意他们,飞快的在大饼脸颊亲了一下。

这也太快了吧?他还没感觉出来就没了。

大饼嘟着嘴巴,求亲亲,“还有这里。”

回应他的是林晓曼的一记暴栗。

林晓曼吹吹拳头,以后能动手就不逼逼。

夜色越来越浓,死寂般的夜晚,只有偶尔风吹树林的声音。

突然,远方闪现星星点点的火把。

守夜的赵三觉得不对劲,跑去叫醒里正。

紧接着是一阵敲锣的声音。

“完了,大哥这群人有准备,怎么办?”

来者正是白天拦路的一行人。

男子一咬牙,“死老头,够贼的,一不做二不休,兄弟们给我上,我可看见这里面有不少女人,到时候咱们每个兄弟都能分到。”

此话一出,原本有些退缩的人,立马像是打了鸡血,斗志高昂。

一阵厮杀声响破天际。

好在赵家村的男人也不怂,一阵死斗,双方都挂了彩,算是暂时打退那群人。

赵家三兄弟都受了伤,尤其是赵三,头上挨了一刀,到现在都昏迷不醒。

赵老婆子哭的肝肠寸断,拉着村子里唯一的郎中,“你快救救我儿子吧,快救救他。”

郎中一脸不耐烦,“你儿子不行了,准备后事吧。”

赵老婆子一听没救了,瘫倒在地上,放声大哭:“我的儿啊!”

林晓曼走上前,手指搭在赵三的手上把脉,是失血过多。

郎中见她拿出银针,呲笑一声,“装的还挺像,现在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装大夫了。”

林晓曼稳准狠扎在赵三头上。

赵老婆子吓一跳,推开林晓曼,“你干什么?你个黑心肝的,趁我儿子虚弱要他命,你有什么冲着我来!”

林晓曼没说话,伸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赵三。

赵老婆子看过去,只见赵三眼皮微微颤动,睁开眼,虚弱的喊了声:“渴……”

赵老婆子喜极而泣,“好,好,水。”

突然一罐水递到她面前,她抬头看向林晓曼。

林晓曼:“喝这个吧。”

赵老婆子往里头看了一眼,是红糖水!

赵老婆子嘴唇嚅动,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红糖是个金贵物什,更别说是在逃荒的路上。

赵老婆子终一言不发接过水罐。

郎中觉得打脸,他刚说人没救了,后脚人就被林晓曼救了回来,他以后还怎么在村子里混。

郎中一脸不屑道:“我看就是瞎猫碰见死耗子。”

赵老婆子一口痰啐到他脸上,“我呸,你个王八犊子,咒我儿子死,你个庸医。”

村民围上来看热闹,郎中骂不过赵老婆子,落荒而逃。

林晓曼无视他们的撕逼大战,她瞧赵三没事儿,便去找里正。昨日劫匪没有得逞,还折损了不少人,定是不会善罢甘休。

“里正大叔。”

里正抬头见是赵三带回来的姑娘,问道:“什么事?”

林晓曼直截了当地说:“里正大叔,这个地方不能停,那伙人没有得逞是不会罢手的。”

说到劫匪,里正一脸愁容,叹了口气,“我何尝不想走,可你也见了,昨夜村子里不少人都受伤了,现在想走,怕是心有余力不足啊。”

林晓曼想了想,“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什么!”里正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嘴里说出来的。

林晓曼继续自己的计划,“这伙人一直靠着在这里打劫为生,躲肯定是躲不过去了,昨日他们也伤了不少人,咱们趁机打上去,说不得能杀出一条血路。”

里正眼神微沉,“你让我想想。”

林晓曼言尽于此,晚上要是里正不做出决定的话,她就带着大饼和娃娃离开,继续呆在这里肯定是死路一条。

眼见天色渐晚,里正那边依旧没有动静,林晓曼有些失望,收拾好行李,抱起娃娃打算离开。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