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瑶陆启轩小说《替婚新娘~前男友夺妻成功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烟雾缭绕的吸烟区里,张立一边吸着烟,一边叹着气,“咳咳咳!”一口烟吸得急了,不小心被呛到,忍不住地咳嗽,一杯水出现在了他的手边。他抬眼一看是陆启轩,继续狠狠地吸了口烟,有些讽刺地开口:“陆律师,我老婆……

书评专区

苏瑶陆启轩小说《替婚新娘~前男友夺妻成功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替婚新娘~前男友夺妻成功了吗》免费试读

烟雾缭绕的吸烟区里,张立一边吸着烟,一边叹着气,“咳咳咳!”一口烟吸得急了,不小心被呛到,忍不住地咳嗽,一杯水出现在了他的手边。

他抬眼一看是陆启轩,继续狠狠地吸了口烟,有些讽刺地开口:“陆律师,我老婆给你多少钱,我都可以出双倍,我坚决不会离婚。”

“钱,不是我所看重的。”

张立冷笑:“哼,我听说你还是个挺有名的律师?我老婆为了跟我离婚,一定出了不少钱,你不必跟我这儿道貌岸然地演戏。”

陆启轩收了温和的笑容,一脸冷然道:“黄然女士是我客户澄宇公司的股东,澄宇的董事长不希望黄然女士的家务事,影响到公司,所以私下委托我来代理黄然女士的案子。”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总之,不管你是什么名律师,我都不会买账,我绝不同意离婚。”

陆启轩看了看张立,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手里一个文件袋递给他。

张立疑惑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

张立顿了顿,灭了烟,疑惑地接过文件袋,拆开,从里面抽出的是一份病历,才看了几眼,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满脸的震惊:“这,这是我老婆的?!她,她她,她得了脑瘤?!”

陆启轩轻轻地点了点,对于深爱的女人得了重病,他非常的理解且同情面前的这个男人:“一个月前检查出来的。”

“不不,不,我,我不相信!”张立痛苦地蹲了下身子,双手抱住了头,身体微微颤抖着。

“她去了不少医院,看了很多医生,最后的结果都是瘤在颅腔比较特殊的位置,不宜手术开刀。”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她,她难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相信!我要去问她,当面向她问清楚……”张立有些失态地站了起来,要冲进病房。

陆启轩一把拉住了张立:“张先生,你妻子就是不希望你有现在的反应,才瞒着你。”

张立目光惶然地瞪向陆启轩,顿了下:“你,你刚才说她是一个月前检查出来的,所以……她就在那时向我提出了离婚?!”

陆启轩将张立失手掉落在地上的文件捡起来,重新装回文件袋,看了眼深受刺激的张立。

“你妻子说她哥哥吸毒打架,不走正道,现在就隔三差五到你们家要钱,她怕就算她不在了,她哥哥还是会纠缠你,你的公司刚刚起步,她不想你被这些困扰,不想你继续有负担。”

“她,她怎么这么傻?!她怎么会是我的负担呢!”

陆启轩直视着他道:“她知道你很爱她,所以她更不想你因为她的死而消沉,她希望你能尽快开始新的生活。”

“她真傻,没有了她,我就没有了奋斗的动力,我拿什么开始新的生活?!她忘了十几年来我们一起风风雨雨走过的路了?!”张立心里悲痛交加。

“黄然女士一心为你着想,所以才会故意给你传递一些有外遇的假象。”

张立忍不住懊悔地捶了下脑袋:“是我的错,我被嫉妒冲昏了头,她这年来我患难与共,感情深厚,怎么会出轨呢?我不该请律师调查她,我要向她赔罪!”

陆启轩伸出右手拦住了第二次要冲进病房里的男人:“你别冲动,苏律师正在劝解黄然女士,相信你的妻子最终会想明白的!”

而另一边的病房里,苏瑶坐在床边,看着依旧还有些生气的黄然,无奈地微叹了口气,向站在身旁的猴子伸手。

猴子抱紧了怀中的文件,看着苏瑶伸过来的手,直皱眉。

苏瑶回头瞪他:“给我!”猴子看了眼黄然,一脸的为难,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对苏瑶碎碎念:“Boss,客户资料是要保密的,未经客户许可,不能……”苏瑶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瞪他:“我们谁是Boss?!”

猴子撇嘴,恋恋不舍地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苏瑶。

苏瑶拿过来看了一眼,又伸手递给了黄然。意外的,她没接:“你是他的代理律师,如果是他要让你保密的资料,我不看。”

“黄然女士,这份文件,你迟早会看到的。”

黄然犹豫了下,接过文件翻看,发现是一份财产分割书,不由得蹙眉:“这……”

“我知道,你提出离婚的时候,向你先生说了,你净身出户,但你先生认为那样对你不公平,所以委托我,拟定了这份夫妻财产分割书,后面还附有一份财产赠予,是你先生将属于他名下的一处房产无偿赠予你和孩子。”

黄然张了张口,震惊地说不出话来。捏着文件的手也微微的颤抖。

苏瑶继续陈述着事件过程:“你说你爱上了别人,要和你先生离婚,是骗他的吧,可即使是这样,他又气又恨,让我们跟踪你,偷拍你,并不是要捉奸,用他的话说,他就是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个人让你移情别恋,到底那个人值不值得你托付你的下半辈子。”

黄然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苏瑶看着这个精致的女人,忍不住心生了一丝怜惜:“张太太,不,黄女士,或许你更希望我这样称呼你,抛开律师的身份不谈,同为女人,我真的想多说一句,这样的男人,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碰上,既然你幸运遇到了,就应该想方设法地留住,而不是费尽心思地将他推开。”

黄然捂住心口,哭得直摇头:“你不懂的,苏律师,我,我又何尝不想和他走完这一辈子!可,可……”随即又痛苦地闭上了眼,“这都是命啊!”

***

医院的玻璃天桥栏杆边,苏瑶和陆启轩两个人,同时望着对面的住院大楼,心思各异。

片刻,苏瑶回眸望着身边的男人:“你说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陆启轩也收回目光,望着她:“误会解释清楚,当然是团圆的结局。”

苏瑶感叹道:“团圆?你不是说那个黄然得了脑瘤,不久于人世,还团什么圆?!”

陆启轩有些感慨:“能够有心爱的人陪着,即使很快走完生命剩下的旅程,每一分每一秒也是幸福的。”

这一瞬间,苏瑶想起了那个穿着婚纱和他照相的女孩,她想,这个男人应该很爱他的未婚妻吧,又莫名的想到了自己,她微微收了下有些低落的情绪,感慨万千:“陆律师雄才善辨,想不到也有如此感性的一面!可是他们两个的感情注定虐心。”

陆启轩的眼眸像有星星:“有句话说,若无相欠,怎能相遇呢!”

“陆律师好像话里有话?”苏瑶抬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忽然有些羡慕他的未婚妻了。

陆启轩低头笑了笑:“你别多想,我其实想夸你,能够不计私利,促成他们夫妻和好。”

苏瑶轻咳一声,“陆律师,我要声明一点,我是看在委托人深情一片的情况下,才答应跟你一起调解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所以,这次案子能够和解,我并不欠你的。”

陆启轩挑眉:“你当然欠我的。”

苏瑶微微一愣:“我……我欠你什么了?”

陆启轩好笑的看着她:“苏律师不会这么健忘吧,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有你的名片?

苏瑶极力掩饰:“我的名片没少往外发。”心想,当时场面那么混乱,他应该不会认出我来吧。

陆启轩看着女孩有些尴尬的小脸,忍不住调侃:“我明白了,比如骑着电动单车,破坏掉别人的婚纱照拍摄,你也习惯发一张名片就解决问题?”

苏瑶大窘,不自觉地抿了抿自己的嘴唇,:“我那会儿赶时间,并没有注意到……你的样子,我说了,我会赔偿损失,让那个摄影师联系我就行。”

陆启轩眉眼弯弯,一脸笑意:“我以为,你应该先跟我说一声对不起!”

“我说了啊!”苏瑶一脸的尴尬。

可惜陆启轩并没有打算就那么放过她:“那你打算怎么负责任呢?”

“我应该赔你多少钱?”苏瑶认真地问,她以为只要有钱就可以搞定,虽然现在她的兜比脸都干净。

陆启轩失笑:“看来,你回国赚了不少钱啊!”

苏瑶有些窘迫:“那是我的事。”

“钱,我不在乎。你要怎么负责,我想好了,通知你。”说完,看了她一眼,眼底带笑,转身离开了。

苏瑶有些摸不着头脑,追了上去:“喂,你……你把话说清楚啊。”

可惜人家并不理她,径直走了。

黄然的病房里,张立推开了病房门,神色紧绷,双目赤红。

黄然看到张立的样子,微微皱眉:“你……”

她才刚一开口,张立就一下子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她,黄然一惊,脸色一红:“你做什么?放开我!放……”

“老婆!”张立带有哭腔的声音低沉地响起。

她推张立的动作一顿。心里酸楚。

张立更紧地抱住黄然:“老婆,不要离开我!你忘了我们结婚的时候,发过的誓言了吗,生老病死,我们都要在一起!”

黄然神情凄然:“你……你是不是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张立就抬起了头,双手扶着黄然的肩,目光灼灼,语气中带着一丝怜惜:“对,我都知道了!”

黄然的神色一下子软了,眼眶跟着也红了:“老公,我真的不想……”

张立抬手轻轻按住黄然的嘴唇:“老婆,你先听我说,我已经安排人去联系国内权威的脑科专家,如果不行,咱们就去国外,肯定能治好你的病!相信我!”

黄然眼泪直淌:“可,可如果,如果还是不行呢?!”

张立目光坚定地望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我也要一直陪着你!咱现在先不考虑那么多,现在医学很发达,咱们相信,好不好?!更不要去想其他无关紧要的事,咱们专心治病,好不好?”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