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爷的小祖宗好蠢萌(俞冰菡云若竹)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给李雪寒结束神奇的针灸后,云旗和李雪寒心照不宣地看着俞冰菡那呆萌的认真有多可爱,很是感叹她摊上如此不靠谱的父母,倘若他们知晓自己坚决不想抚养的女儿竟有如此成就,该是有多后悔。李雪寒的脸色稍微好些,感觉……

书评专区

晚婉汐:很好看,但是前世,女主是否比男主强大?

舍已为人,无私奉献:希望不要有虐文

云爷的小祖宗好蠢萌(俞冰菡云若竹)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云爷的小祖宗好蠢萌》免费试读

给李雪寒结束神奇的针灸后,云旗和李雪寒心照不宣地看着俞冰菡那呆萌的认真有多可爱,很是感叹她摊上如此不靠谱的父母,倘若他们知晓自己坚决不想抚养的女儿竟有如此成就,该是有多后悔。

李雪寒的脸色稍微好些,感觉到双腿有知觉的一切并不是作梦,心里多了几分惋惜,伸出手轻轻握着俞冰菡微凉的手心,她脸上闪过惊异,像是想到什么,眼里满满的怜惜之意,“冰菡,有空来陪陪我可好,云伯母在家里大部分的时间就是画画,有你陪着,云伯母一定很高兴。”

俞冰菡在姬启恩的身边养成不知生活的喜愁,偶尔拔掉姬启恩的药草园时会气着他连名带姓地喊着她,倒是没在乎姬启恩他们的喜怒哀乐。

她只是不懂,见到李雪寒如此要求时却意识下不想拒绝她的好意,“好。”

李雪寒先是一怔,在她的眼里没看出任何杂质的情绪,一时恍惚得让她有点怀疑,她怎么这么干净呢?

……

俞冰菡留在云家却发现少了一个人的存在,她眼里带着显眼的疑惑回头看着云若竹,没有开口询问云若溪为何不在,云若竹对她的视线便能看出她脸上写的是什么。

“云若溪回华京大学继续他未完成的学业。”

“他真能学好吗?”

“……”

云若竹想也没想到她突而其来竟是这句,一般人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下一句会是这样,云若竹说不出自己对云若溪的感情是否有嫌弃的成分,“没想到你问的就是这个。”

俞冰菡仔细琢磨着自己之前问出口的那个问题,倒没觉得有可不妥,毕竟她在姬启恩的身边,他时不时都是用这句话‘你能不能学好’来质疑她的坚持,没多久就反应她所表达的意思,“师傅每次在我接受新事物时,问的就是这句话,师傅担心我不能学好呢。”

云若竹深感好笑地看着俞冰菡,一直留意他们互动的云旗他们觉得很有意思,他们以为小时候的相处,长大后可能会有所不一样,结果在俞冰菡的面前,这与小时候的交流并没有什么不同。

俞冰菡一如从前的直白,偏偏她用呆萌的表情说着质疑的话,容易击中他们心里的萌点,仿佛看到小时候的俞冰菡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俞德唯笑而不语地摇摇头,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孙女在姬启恩的身边学到很多厉害的东西,值得骄傲的同时夹带着几分心疼,觉得俞冰菡在学医的这条路付出太多努力和心血。

李雪寒想着俞冰菡的医术精湛,再想着自己的小儿子云若溪在华京大学读书完全是打发时间,根本不是用来比较的,“冰菡,若溪可不像你这么努力,若溪在大学都是打发时间用的,哪里像你这么用心,要是说他有何优点,想来只有他的数学拿得出手。”

云若竹挑挑眉,没想到李雪寒在俞冰菡的面前,把云若溪说得如此不堪,果然是亲妈。

俞冰菡眨眨眼,从李雪寒的表情能看出一点谦虚来,随身空间的白狐不屑地抬高下巴,一副不认同地嘀咕着:小主子,我觉得云若溪也就这样,不像云若竹在国外拿到双博士学历。

她垂眼以意念询问:双博士学历是什么?

白狐发挥自己在书房看过的那些书籍,琢磨着博士与异界的区别:博士相当于我们几万年前皇帝身边的参谋,双博士位的意思是云若竹进修两个专业,学业结束后取到双博士学历,那是证明他学富五车。

“云若竹,你比云若溪厉害吗?”

“在哪个方面?你说的是学位?”

“嗯呐。”

云若竹看着俞冰菡那一本正经地点头,坐在她旁侧的俞德唯笑了,伸手摸着她的头,“傻冰儿,若竹的确比若溪厉害,他出国读书数年,年纪轻轻拿到双博士位,已证明他的学识非常厉害。”

俞冰菡没觉得有多惊诧,她那平静到淡然的气质让云若竹一时之间没看出她是怎样的反应,是故作淡定,还是真的这么蠢萌得不懂很多事?

“那好,云若竹,你教我在WeChat如何设置头像。”

“……”

李雪寒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对俞冰菡和云若竹的交流觉得甚是有趣,没想到语出惊人的俞冰菡成功让不近人情的云若竹差点自闭,这与他的学识厉不厉害是沾不上边儿,俞冰菡竟是让他教她如何在WeChat设置头像,一度让他怀疑人生。

俞德唯从来不曾想过俞冰菡会单纯到如此无邪的地步,一点儿简单的WeChat竟能让她开口向云若竹请教,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难易不分?!

学医是难,但她就是得心应手,设置头像这么容易的事情,她竟是束手无策?!

这真的是蠢萌的女孩。

云若竹嘴角微抽,只见俞冰菡顶着一双求知的目光直瞅着他看,他总觉得眼前的俞冰菡肯定在耍他玩儿,偏偏他从她的目光没找到证据。

真的是不会设置三岁孩童都会的头像?!

那是故意吧?

她想要玩,那就舍命陪“君子”吧,虽然她只是女孩而已。

华京山上的中式四合院别墅门前。

云家的私家车将两爷孙送到家门,直到车渐行渐远时,一个陌生的男人不知从哪个方向走出来,出现在他们看得见的地方突然喊一声,“爸。”

俞德唯先是一怔,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慢慢地走近,他眼里涌出着急,悄悄回头看着身边的俞冰菡,结果她的反应更是淡然得不像话。

那是她的生父俞政漳,口口声声不想抚养俞冰菡的渣父代表,更不用提她的生母也是如此。

“你来这里干什么?”

“爸,你说什么呢,我听说冰儿前几日回来,特意过来看看她过得可好。”

“放心,她过得很好。”

俞政漳得知自己的父亲并不欢迎他,一直阻止他与自己的女儿见面,好不容易能等到俞冰菡回来,他无论如何也要与她维持父女感情,他好不容易打听到自己不要的女儿竟有如此大的成就,他是傻得会放弃她。

俞冰菡在他出现时,随身空间的白狐感应到他的恶意,怒气冲天地嚷嚷道:我呸,他怎能活得这么好,天道不公,竟能让这个渣父留在世上祸害无辜的女人吗?!不行不行,我要出来咬死他!

自从随身空间的白狐成为她的伴生兽后,自然能从她的元神看过她从出生到现在是何等悲剧,她本是天道的宠儿,偏偏带着涅槃前的罪孽,投胎来到这里是必须承担着父不爱母不疼的人生。

好在俞冰菡自小对父母的感情并不深刻,甚至没觉得父母的角色在她的人生上演着怎样的地位,在她的认知里,她唯一的亲人只有俞唯德和姬启恩而已。

就算她现在见到不曾见过几次面的俞政漳,心里倒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波澜,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比普通人还不如的陌生人,眼里的井里无波,衬托着她整个人像极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