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爷的小祖宗好蠢萌俞冰菡云若竹,云爷的小祖宗好蠢萌小说免费阅读

华京云家。俞冰菡用专用纸袋将李雪寒泡脚用的药包放好,背着与古代相应的挎包,与俞德唯一同来到远离喧嚣环境的云家。刚到云家的附近,她的WeChat不断响着信息到达的声音,她眼里翻滚着不可思议的疑惑,这个时……

书评专区

晚婉汐:很好看,但是前世,女主是否比男主强大?

舍已为人,无私奉献:希望不要有虐文

云爷的小祖宗好蠢萌俞冰菡云若竹,云爷的小祖宗好蠢萌小说免费阅读

《云爷的小祖宗好蠢萌》免费试读

华京云家。

俞冰菡用专用纸袋将李雪寒泡脚用的药包放好,背着与古代相应的挎包,与俞德唯一同来到远离喧嚣环境的云家。

刚到云家的附近,她的WeChat不断响着信息到达的声音,她眼里翻滚着不可思议的疑惑,这个时候有谁给她发信息?

俞德唯在她的身边自是听见手机铃声,很是意外她用的是新手机,“咦,冰儿,你什么时候买的新手机,这手机多好,比你常用的老古董好多了。”

她眨了眨眼,脸上没出现任何情绪,呆萌得让人忍俊不禁,“爷爷,是云若竹送的回礼。”

“回礼?”

“嗯呐,他说感谢我昨日送的百年人参,手机是他回送的小小心意。”

俞德唯眼里闪过一抹戏谑,他怎么可能相信云若竹亲自回礼,无非是找个借口与俞冰菡保持联系。

毕竟她刚满五岁时,萌萌哒的奶团子引得云若竹两兄弟对她的喜爱,曾带过她一起去游乐场,与她相处过一段时间,后来云若竹出国读书,云若溪的贪玩性子很快忘记,与俞冰菡没再见过面。

这次回国,昨日算是他们两兄弟与俞冰菡第一次见面,但没想到云若溪一如从前一样爱逗俞冰菡,反观云若竹与她保持可有可无的距离。

云若竹肯赠她一部全球限量发售的手机,对俞德唯来说是非常稀奇的事。

“别对手机上瘾,听你师傅的话,多练习他教的东西,哪怕华京突然停电,至少我们有保持联系的古老方法。”

“放心吧,爷爷,我已将师傅的符箓学会十成,想要多少符箓都可以。”

“那就好。”

俞德唯的话停在这里,诺大的前院正门已悄然打开,管家现身在他们面前,面带着笑容迎接两爷孙进来。

两爷孙随着管家踏进客厅时,除了云若溪,他们全都在等着。

俞德唯看着李雪寒的气色比起昨日好多了,至少眉眼不再堆积愁意,“雪寒的气色不错,看来昨晚睡得挺好。”

李雪寒带着微笑看着坐在俞德唯旁边的俞冰菡,心里满是感激之情,“多亏冰菡送我一个香包,让我睡前放在床头,没想到能解决我的严重失眠。”

云旗点头认同她说的话,“俞叔,正如雪寒说的,俞丫头的香包非常不错,昨晚她睡得很好,一觉到天亮的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舒适,俞丫头,一个月后再给云伯母做一个香包可行?”

俞冰菡没觉得有问题,点头道,“可以,以后每月给云伯母做一个香包。”

“听者有份。”

云若竹的话刚出,云旗带着戏谑的目光看着他,俞德唯更是闪烁了然的睿智。

俞冰菡不解的歪歪头,“你也失眠?”

云若竹笑笑而摇头,忽略周围调侃的目光,淡定说道,“不是,我看你能做解失眠的香包,一定能做除味的香包,放车里用的。”

俞冰菡想了想,没觉得为难,想着家里的玉盘观音原材料多,很是爽快地点头道,“好的,我过两天做好就带给你。”

云若竹弯着不易被察觉的笑意,“多谢。”

俞德唯回头看着云旗和李雪寒,将来意说得清楚,“阿旗,让冰儿给雪寒针灸,让人先找膝盖高的木桶泡脚用。”

……

管家安排拿到能泡膝盖位置的木桶,俞冰菡将纸袋一包已打磨的药粉倒在温水,肉眼可见药粉的加速扩散融化,散发可有可无的药材清香,让人好闻得很。

云旗赶紧将李雪寒抱到木桶的面前,小心翼翼将她的双腿直接浸泡在水里。

李雪寒带着隐隐的期待看着自己的双腿泡在水里,可惜没有感到双腿有何感觉。

云若竹站在李雪寒的身后,打算看着她后面可能发生的一切,他相信俞冰菡的针灸,能够让李雪寒有了可喜的知觉。

俞冰菡见着李雪寒已做好心理准备,她将挎包卸下来,打开包里取出两个针包来,分别平摊在临时桌,一个满是银针,另一个空的。

她挑的银针是不算是普通的长度,是姬启恩专门打造的特殊银针,对李雪寒的针灸,只需落下半针有余。

她提着带银针的药包,搬着矮个子的椅子坐在木桶的旁边,眉目严肃认真,“云伯母,我要施针了,要是有痛感一定要忍,别颤抖哦。”

真的会有知觉?

李雪寒眼里满是惊喜的光泽,点头却抓着旁侧云旗的手臂说道,“冰菡,你放心,就算痛也不会动。”

云若竹很是紧张地搭着李雪寒的肩上,给予她鼓励的支持,目光直直盯着俞冰菡的认真表情。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俞冰菡已下一针,间隔一秒就来一针,速度快得惊人,让他们看得眼花,却没看清楚下了几针,很快地,透过水里的波澜,能看到李雪寒的膝盖以下的重要穴位已有半入的银针。

半分钟后,李雪寒感觉到两腿开始叫嚣着疼痛感,多年没感到疼痛的滋味让她红了眼眶,她不敢相信这么多的中医办不到,坐在面前的俞冰菡真的做到了。

她真的结拜一个医术精湛的师傅,会使一手超出意外的神针灸。

李雪寒慢慢忍受着,但旁侧的云旗和身后的云若竹察觉到她的异常,云旗先开口问道,“雪寒,你现在感觉如何?”

“疼,非常疼。”

她的双腿果然有知觉!

他们眼前一亮地看着她的双腿,如果不仔细看,透过水里微渺的震荡出层层波澜,还真没发现她的双腿竟会疼得颤抖,那是医界的奇迹。

云若竹很激动地收回目光,转到俞冰菡的身上时,仿佛看见她身上散发着圣光。

是错觉吧?

俞冰菡察觉到云若竹直白的目光,稍微收回在李雪寒双腿冲撞阻碍的灵力,借用随身空间的掩饰倒一点儿磨好的神奇药粉。

“云伯母,请忍一忍,再等半刻就好,拔针后再泡十五分钟,明天第二次泡药,要是没今日那么疼时,证明你的双腿慢慢恢复康复。”

“没事,我能忍。”

俞冰菡抬头看着李雪寒疼得脸色都变了,心里叹息着她的坚强,果然是不与旁的病患比较,终究是她的骨子弱了些。

针灸的时间已到,俞冰菡拿着空的针包,快速地拔回双腿的银针,慢慢放回属于它的位置。

她透过桶里的药水,左右瞧着她的双腿,启用神眼便能看到她已废掉的经脉慢慢活起来。

为了不让旁人觉得太过逆天,她只打算施一次银针,剩下的用药粉泡脚,不足七天,她的双腿已恢复正常,不再是不痛不痒的废脚。

“云伯母,再泡十多分钟就好了,我已拔了针,你的双腿还有感觉吗?”

李雪寒眼里满是激动,“有的,它现在还有疼痛感,冰菡,我不知道如何感谢你,云伯母好久没感到双腿的痛感了。”

云旗他们一听,满心都是复杂的感慨,看着李雪寒的激动,他们心情何尝不激动?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