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长子当家最新章节,贾珠金九小说免费阅读

随着贾致远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他的身体也一天好似一天,老太太、二太太等人也渐渐放下心来,阖府又开始欢声笑语起来。每逢夜深人静之时,贾致远,不,现在应该称他为贾珠了。他一个人躺在床帐中时,便一边回忆着看……

书评专区

红楼之长子当家最新章节,贾珠金九小说免费阅读

《红楼之长子当家》免费试读

随着贾致远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他的身体也一天好似一天,老太太、二太太等人也渐渐放下心来,阖府又开始欢声笑语起来。

每逢夜深人静之时,贾致远,不,现在应该称他为贾珠了。他一个人躺在床帐中时,便一边回忆着看过的书上和电视剧中的《红楼梦》的情节,一边在心里慢慢筹划自己接下该怎么做才好。

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能让这个身子早夭,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不能健康起来,练出一副好体格,真如书中所说的那样,不上二十岁就一病死了,那其他的就都不用想了。

当务之急是要慢慢改善体质,让身体不这么弱不禁风。贾家不缺好饭、好菜、好补品,物质方面不用担心,有他病这一场的惊吓,就算他现在要吃人脑子,贾家人都能给他弄来。这里面最重要的是要锻炼,他要想办法让贾政同意给他请个武师傅,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的跑步、练功,一点点把身体练出来。

第二是要把书学起来,这个身子的原主什么记忆都没给他留下,他还得把四书五经等古人的学问重新学起来,书法更是得练好,幸好有小时候临帖的基础,但自己原来的字和这些本来就用毛笔写字的古人比起来肯定是惨不忍睹的,他一定要下功夫把书法练出来,文章写得好不好先不说,一笔好字可是能大大提升印象分的。

记得从前在小说里还看过古人科考时,为了能入主考大人的眼,还要特意提前打听主考大人喜欢什么样的字体,答卷的时候特意写成主考大人喜欢的字体,争取印象分。还有诸如下属写上司喜欢的字体,臣子写皇上喜欢的字体,都是说的一个道理:在人家不认识你人的情况下,你的字就代表了你的颜值和气质,是万万不能懈怠的。

第三就是不仅要金榜题名,还要高中头名,最起码也得和林如海一样来个探花郎当当。这样才有机会进入皇上的视线,争取能得到皇上的赏识,将来才能加官进爵。社会地位提高了,在家里的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这样才有话语权决定家族的重要事情,才能在关键时候扭转乾坤,不至于让贾家走上末路。

另外,能得皇上青眼、和皇家打好关系,其他不太对盘的家族才不敢轻易招惹。封建王朝中,固然也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说法,但实际上,生死存亡归根究底是决定于最高统治者的翻云覆雨之间。现代社会还讲究个人脉关系,何况这亲朋故旧盘根错节的古代。

还有就是,他穿来的这个时间段,在《红楼梦》中是没有具体描写的,他又没有原主的记忆,他要多听多看多观察,慢慢摸清现在的情况,才好伺机而动。好在他年龄还小,装作好奇无知多问问也没什么,从时间上来说,还来得及让他一步步施展计划。

至于其他的,目前还不需想的太多,先把前面的做好再说。现在他再不是那个前面有老爹和大哥顶着的贾致远了,而是要一肩担起复兴家族重任的贾珠了。

他现在的贾政爹可没有他亲爹那能屈能伸、敢想敢干又懂得审时度势的能耐,现在的便宜爹除了会读点死书,平时和几个清客相公互相探讨探讨学问,当然了,主要是接受人家的吹捧,然后再遗憾一下当年自己没有来得及参加科举就被皇上提前安排工作的无奈,好像皇上耽误他高中状元了似的。其实真正的本事真没多少,不论是治国还是齐家都没什么建树。

要他来看,贾政这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那么多学子寒窗苦读也不一定能考上,就算是考上了,因为没有人脉或没有钱活动关系,根本就吃不上皇粮。就像那书中的贾雨村,要不是最开始甄士隐帮了他盘缠,他可能一辈子都没钱进京科考,后来要不是林如海把他引荐给了贾政,他也没机会再次当官。所以说贾政动不动提这个话题,除了向人暗示一下自己是真的有学问而不是靠祖荫以外,剩下的就是无病呻吟了。

他现在自己是别人的大哥了,得为弟弟妹妹们遮风挡雨了。从前因为有他哥贾明志挡在前面,即使他再怎么不靠谱,再怎么耍无赖,涎皮涎脸的,他老爹一想到还有大儿子可以倚重,也就不怎么在意他能不能出息了,反而让他有时间和精力去忙活自己喜欢的事。

现在来了这里,一切都要靠自己了,才明白有个靠谱的大哥有多好了。以前他不懂事,动不动还嘲笑他哥不懂得生活,是个油腻的中年大叔。如今,在这异世的星空下,他真的好想念贾明志呀,也不知道他们在那边好不好。

知道他死了,他们一定很伤心吧,不过他不担心,有他大哥在,爸妈都会扛过去的,他大哥真是一个让人能放心依靠的人,难怪家人和亲朋都夸他、信重他。自己小时候还各种嫉妒、生气、不平衡,动不动就质问自己是不是亲生的,现在想想多可笑。

不过,好在还有老太太在,看着那张和奶奶一样的脸,他就不觉得自己在这里是孤身一人了。这几天除了吃喝拉撒,他最喜欢的就是腻在老太太身边,和她说说话,逗逗趣儿,顺带着还问了一些原主小时候的事儿,哄得老太太格外开心,好东西不要钱似的都进了他的箱子。连二太太王夫人都觉得纳罕了,怎么儿子病了一场,学会哄人了?

这个儿子从小就方方正正、一板一眼的,除了念书就是念书,特别是七岁搬到外院之后,见了她这个亲娘也是规规矩矩、有礼有节的,弄得她想和儿子亲近亲近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背地里没少抱怨老爷把儿子管呆了,现在儿子竟开窍了,知道哄人了。

俗话说开口三分利,好听的话谁不爱听,会说话和不会说话可是差得远了。

虽然珠儿和她这个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儿子大了,可能不好意思和自己亲近了,但能哄得老太太高兴也是好的。自己就不是个会说话的人,笨嘴拙舌的,不怎么得老太太的待见。先时,大房家的琏哥儿,小嘴巴巴的,撒娇卖痴的不知占了多少便宜去,自己这房除了养在老太太身边的元姐还能得老太太的亲近,珠儿就没怎么得老太太的好东西,现在好了,看样子老太太越发喜欢珠儿了。想到这些,王夫人也不觉高兴起来,喊了丫头开库房取衣料出来,准备给珠儿做几身衣服出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