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我的双生武魂无殇唐昊天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哈哈哈!你们瞧他那是什么东西,砸人玩的吧!”一名武魂是弹弓的小屁孩谩笑道,其他人随声应喝,对无殇的武魂表示不屑。“这……”古乐低吟一声,目光端详地扫视着这本特别的武魂。书面精致丰富,有着九颗星星图案……

书评专区

喜欢黄果柑的庄子平:说实话,没看懂

。:感觉主角有点小菜(各种能力好像都不是主角自己的),不过也还好啦!毕竟主角是个五岁的小孩子嘛,写的很不错哦(≧∇≦*)作者大大继续加油(ง•̀_•́)ง

泽文:这,,厉害了。这是唐三之前啊

觉醒:我的双生武魂无殇唐昊天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觉醒:我的双生武魂》免费试读

“哈哈哈!你们瞧他那是什么东西,砸人玩的吧!”

一名武魂是弹弓的小屁孩谩笑道,其他人随声应喝,对无殇的武魂表示不屑。

“这……”古乐低吟一声,目光端详地扫视着这本特别的武魂。

书面精致丰富,有着九颗星星图案印刻在上面,连成一圈形成星阵模样,里面交织的线条将各个星星顺序的联系在一起,中间留着小圈空白。

封面由暗红色为主,几条紫色纹路沿边配饰,整个星阵图是用金线绘制,但奇怪的是,没有颜色装饰,像特意如此。

“大哥哥,我、我这算是器武魂吗?”无殇并未因武魂的特别而感到难为情,看着上面精美的图画倒是有些欢喜。

“理论上讲也算是吧,但从实际上来说看不出任何用途,当然也只是表面上判断,毕竟这么特别的武魂我也未曾多见。”

古乐说出自己的结论后觉得和废话没啥两样,再瞄了几眼仍无头绪,挠着头皮啧了啧嘴,把魂球递给无殇示意他测试魂力。

不管是什么奇货,先拿魂力来说事,不然一切都是瞎掰。

接过魂球,还不待无殇反应,耀眼的紫光充斥着球体将之照亮,浓缩度极其高,漫溢的仿佛要破裂欲出。

这一现象又让所有人不由目光呆滞,他们不懂魂球这个样子意味着什么,但在村中流传的故事里,托尔村长当年测试魂力时有过魂球发光的事例。

无殇的武魂此刻并不重要,众人懂得和知道的是,村里又将出现一个魂师。

“先…先天满魂力?!”

古乐刹那惊错,张嘴叫道。看得下巴都要掉了,说话结结巴巴的。

他这么失态也在情理当中,先天满魂力的本就罕见,更何况是在这一穷二白的村子里出现,而最关键的还是常识问题。

众所周知,先天满魂力对个人的体质要求还在其次,主要得益于自身武魂,但凡达到先天层次无不是顶尖惊世一流。

那么问题来了,一本书,能和那类并列吗?这书,又将如何妖孽呢?

古乐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要是能让无殇进入学院就读,那对学院又将有怎样的帮助,这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

“托尔村长,我想和你谈谈。”古乐认真说到。

还没回过神的托尔被他这一叫才反应过来,托尔像是猜到了他要谈的事,犹豫了片刻后还是跟古乐走到一旁。

无殇不清楚爷爷和那个哥哥在谈论什么,但见爷爷脸色凝重,觉得跟自己有些干系。

武魂觉醒到这也就告一段落了,村民们领着孩子纷纷散去,托尔村长邀请古乐去议堂交谈,无殇则回家静静等待那关于他的决定。

时间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吹拂的春风更是给人添增了几分睡意。

无殇见爷爷还是未归,百般无聊之下翻起了书来,正是自己的那本武魂。

抚摸着平滑的书面,手指顺着星阵纹路摹画,不由萌生一种熟悉的感觉,而阵中那处圈形空白则让无殇绞尽脑汁,原本是什么图案呢。

翻开一页,书内竟是空白一面,茫茫不见一个字眼。无殇惊疑一声,又翻了几页仍旧雪白,敢情这就是本无字天书。

无殇不信邪的前后翻了个透彻,书的造功是挺精细的呀,还吝啬添几笔不成?无殇这会儿忘却了这是自己的武魂,觉得被奸商欺骗,弱小的心灵很是失落。

最终被这天书所折服,无殇一个意念将书收回右手心,没有任何人指导。小家伙天真的认为,这书是凭意念搜索给蹦出来的,那用意念把它给收了不就行咯。

无聊的打发时间,无殇一个哈欠睡了过去,在睡得昏沉的时候,眉头微微皱着,像是梦到不好的东西。

睡梦中,无殇来到一个灰暗的空间,寒冷与寂静所构造的世界令他彷徨失措。这时他感觉眼前站着个人,熟悉的背影就像觉醒时脑海里所见的那人,不同的是这人背长着一双如蝙蝠一样的暗红翅膀,一把血腥的镰刀竖立在其身旁。

又是一个回头,没有那人那双幽暗如深渊般的眼眸,这人是赤红色的眼睛,没有深邃和冷漠,却有着无尽的杀戮与不休的欲望,给人感觉眼前的世界是红的,唯有血液才能使猩红的世界愈加鲜艳,就好像鲜血才能满足他的欲望一样。

无殇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想要逃跑,但黑暗将他包裹,渐渐吞没。那人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无殇耳旁传来一句话,瘆人又不失亲切。

“你,何时才能醒。”

“啊!”

无殇猛然睁开眼,霍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的惊惧与慌张,冷汗已浸湿了衣裳,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天空已暗,夜色悄然降临,皎月露出云端,洁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映照在他的脸上,柔和与温暖将无殇从梦中拉回现实,虽然那梦是如此的真实。

长呼了口气,右边的亮光引起无殇注意,原来爷爷点着油灯坐在那,又不知在想什么。

“爷爷你再坐会儿,我马上做好饭。”无殇懂事地说着,跳下床就往厨房走去。

“无殇,你过来。”托尔吐出这话时声音明显有些沙哑,或者是好久没说话又或者酝酿了很久。

无殇见爷爷精神不太好,但想来是有什么让他闷心的事,静静站在他身旁。

托尔脸色憔悴,本来身体还算健朗,此刻却显得有些衰老,一双浑浊的老眼看着对他而言如亲孙一样的无殇,思量了一天的他情绪波动很大,有着不舍有着哀愁。

“孩子啊,我送你去上学,当魂师!你认为怎样?”托尔颤抖着嘴唇,没人知道他心中的滋味。

“好啊。”无殇想也没想,嗯着嘴应道,“那我也可以像爷爷那样,顶着个光环,多帅气!还能保护你呢。”

托尔眼睛没由地湿润,长拖着口气,说到:“可外头不像咱这安宁,爷爷去过不骗你!要吃亏的,你到时千万别哭鼻子哦。”

无殇听到爷爷这话,感觉他不希望自己去,但刚才的梦让他产生一个想法,出去,找到自己是谁,哪怕是个梦,也要给自己一个答复。

“爷爷,外面很大,我想出去看看。”

无殇眼中的坚定让这个老人出现刹那间的错觉,眼前不只是那个懂事乖巧的娃娃,更是怀着梦与期待去探索外面缤纷世界的孩子。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

“今天你也够累的,待会早点休息,不用等我。”托尔缓慢地起身,双手支着桌子以便撑着颤巍巍的身子。

无殇去扶他但被他晃手拦下,托尔拍了拍无殇瘦小的肩膀,挪动着脚步走出屋子。

望着爷爷离去的背影,无殇心中有些内疚,认为说错话惹爷爷不高兴了。

无殇不知道爷爷去了哪,听到外头的动静,只清楚村里的大人都被叫去开会,好像要商议什么大事情。

今晚格外安静,夜空中一轮孤月照耀,泻在床头的月光倾撒在无殇的脸庞,心中的事令他辗转难眠,一夜又是如此漫长。

第二天。

同往常一样,天还刚亮,无殇早早便拿着小斧头向一处小山包跑去,劈柴、生火、做饭,清晨必做的三件事,却是他最后一次了。

“嘿哟,嘿哟。”

无殇举起相对他而言笨重的斧头,卖力地砍着面前这棵粗壮结实的槐树,心不在焉的他毫无疑问的挑错了对象,挥砍的双手依旧做着平时同样的动作。

“你果真在这,看不出来你年龄不大干劲倒是十足,基础底子肯定不错,不愧先天满魂力。”

古乐开始听村民说无殇会在这砍柴,他以为是开玩笑,五岁的孩子哪拿得动斧头,乡村的孩子五岁也没那力气才对,但当看到无殇这瘦小的身板架式娴熟地挥动手斧时,这才意识到,今个算是捡到宝了!

“大哥哥是你啊,找我有事?”无殇挠着后脑勺问道,一是不清楚找自己干嘛,二是……奇怪?我没事砍这颗大树干啥?

“接你去上学呀,你爷爷没告诉你吗?”古乐见无殇不知道这事,心想还没跟他说吗?

“真的让我上学当魂师?!”无殇兴奋得斧头都掉了,想了想又问到,“就现在?”

“是啊,大伙都在村口等着呢,我们快去吧。”古乐牵着无殇的手,往村子的路口走去。

此时,全村的人都站在村口排成两道,为了欢送无殇进城,这排场可不小了,想当年村长也没这待遇。

无殇瞧见村里的叔婶们都来为他送别,心里莫名有些难过。

“爷爷!”无殇难以压制的情绪因眼泪的涌动顷刻间喷薄出来,一头埋进了抚养他的老人怀里,失声抽泣。

托尔眼角湿润,泪水在眼框流淌,抱着无殇轻声告诫到:“孩子啊,往后一个人生活,要坚强,别动不动想回家,要学就要学得有出息,别和爷爷一样,听到吗。”

说着说着,托尔声音略有些哽咽。擦拭掉无殇眼边划落的眼泪,托尔从怀中取出一个沉甸甸的包裹,碰撞的铜钱声铛铛作响。

“这是叔叔婶婶们凑给你的生活费,省着点用,但千万别饿着了,答应爷爷,好吗?”

“好的,我会努力学习,等有能力挣钱,一定双倍还给叔婶们。”无殇接过包裹背在身上,啜泣声仍旧不止。

“乖,无殇真懂事。”托尔爱抚着无殇的头,转身对古勒说到,”那这孩子,就麻烦你照料了。”

“请您放心,我会细心照顾他的。”古乐郑重的说到。

“要听哥哥的话,去吧。”托尔将无殇交付到古勒手上,默然别过脸去。

“小无殇,有空回来看看啊,叔叔婶婶们会想你的!”

村民们挥着手臂,不少人也已落下了热泪,无殇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多少有了些感情,这会儿心里实在有点不舍。

无殇每五步回头一次,每一次都是豆大的眼泪滚落,万分的难舍与深深的留恋使他将五年的泪水如注般倾流。

一村子人的激烈反应令古乐不由有种负罪感,就像把人家村里的宝给挖了似的,看这哭得跟爹娘嫁女一样,这娃子究竟谁家的?

身后传来无殇的哭泣声,托尔如揪心样作痛,但他并未回头,现在他正注视着村里的一处小山包,满怀期待的盼着那个熟悉的瘦小身影,那个举着斧头吃力砍着比自个儿还要高上几倍的树,有着不屈韧性的孩子。

想着今后早晨没有准备好的早饭,想着以后没有活泼气氛的日子,想着等不到再看到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的一天。

想到这,托尔那在眼眶中流淌已久的两行老泪,顺着年老的皱纹悄然划落。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