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独宠疯批九千岁最新章节,白玉润余仲辰全文免费阅读

前世,太后不光毒杀了白玉润。后来还杀了当朝将军宋兆军。拿了调令兵符。若不是她这般举动,敌军也不会势如破竹,直捣黄龙,兵临城下。世人都以为兵符丢失。才导致部队群龙无首,混乱中离开皇城。幸亏九千岁力挽狂澜……

书评专区

长公主独宠疯批九千岁最新章节,白玉润余仲辰全文免费阅读

《长公主独宠疯批九千岁》免费试读

前世,太后不光毒杀了白玉润。后来还杀了当朝将军宋兆军。拿了调令兵符。若不是她这般举动,敌军也不会势如破竹,直捣黄龙,兵临城下。

世人都以为兵符丢失。才导致部队群龙无首,混乱中离开皇城。

幸亏九千岁力挽狂澜,唱起了空城计。以一己之力拖延时间,安抚百姓与百官。等到了若宇小将军带领大部队的到来。

调令兵符的事儿,旁人不知,白玉润还不知道吗?

皇宫里新死的,早死的新鬼老鬼。都跟她混熟了。

天天在皇宫飘着无聊,逮到哪只鬼就跟哪只鬼聊天。

皇室密辛那都不算啥。东街李老头他儿子是个断袖,西街刘大妈她女儿未婚先孕生个女儿,被男方嫌弃弃养……

白玉润知道的多了去了。

太后的那点破事儿。白玉润掰着手指都能说出来。不过也不叫一点破事儿了。太后林枝琳的事情还挺多。

红杏出墙,秽乱宫闱,混淆皇室血脉,假孕争宠,毒杀皇妃,残害皇嗣,甚至杀害先皇。冒天下之大不韪幽禁皇帝,垂帘听政成为实际掌权的女皇。

一桩桩一件件……除了毒杀皇妃——贵妃姜茶以外,都跟白玉润没关系。

不过那个贵妃,白玉润从没见过她,也没听谁说起过她。她成了皇宫之中的避讳。没人提起。说白了虽然想复仇,可复仇之心不强。若有机会复仇最好。没机会,白玉润只想好好活着。

只有一件事情,是白玉润最在乎的,也会为此拼命的是:太后命人杖杀了宫女颜媚。——虽然是颜媚刺杀在先……这个大傻子。

想到这儿,白玉润回神看向眼前傻杵着的小丫头。

小脸圆圆肉肉的,眼睛也挺圆。虎头虎脑的可爱。就是怎么冒傻气呢?

白玉润眼神中不自觉流露出一点嫌弃,太后那时候那么牛掰,用把剪刀去刺杀?不就是送死吗?人能不杀她吗?

搁谁谁不杀啊?

颜媚看白玉润一直出神,还有点担心。但是白玉润忽然看着她露出嫌弃的眼神……

行。殿下嫌弃我……肯定是求而不得的安慰自己的心理。颜媚安慰自己。

这肯定就是殿下曾说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好吧,本姑娘大度,体贴殿下暗恋失败,不跟殿下一般见识……

不过殿下好过分!居然嫌弃我!我这么聪明可爱,善良机智,勇敢大度。好吧!并不大度。我就小心眼儿啦。哼!

颜媚一溜烟儿的跑出去:我去找太医给殿下开苦药!哼!让殿下嫌弃我!苦死你!

白玉润见这丫头招呼也不打就跑了。也不生气。左不过是去请太医了。这丫头还是这般关心自己。嘴角勾起弧度,宠溺的笑笑。

白玉润缓缓闭上眼。都活着呢。还有机会。别急,别急……

前世她不知敌人是谁。没有防备。落得一个病死宫中的下场。还连累了忠心护主的丫头颜媚。

老天有眼,重获一世。现在她已经知道所有事情。并且现在还是敬神国的长公主。皇兄还算厚待于她。一切都还有机会翻盘。

“殿下,太医到了。”清丽婉转又有些娇憨的女声传来。打断了白玉润的思绪。“殿下,梅子清梅太医到了。让他给您请个脉。”颜媚腿倒挺快。

一阵药香飘来。令人心旷神怡,头脑清醒。

白玉润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活在知道一切又还来得及的时候真好。活着真好!

“殿下您怎么不说话?”颜媚见白玉润闭上眼睛满脸不解。“殿下?”

“梅太医您快给我们殿下看看,她就跟撞了邪一样。今天怪怪的。醒了之后就也不爱说话,说话也是让人云里雾里的。情绪还特别激动。要么就是根本对别人说话没反应。你说我们殿下不会是……”颜媚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这里出问题了吧……”

还是大问题。要不然怎么突然看上自己了。

梅子清还没说什么。白玉润倒是开了口:“你才脑子有问题呢!”

“殿下!您听得到我说话呀!”颜媚有些尴尬,当着人面说人家脑子有问题,对方还是自己主子。

这种事情也就单蠢可爱的颜媚能干出来了。

“当然,我又不是聋了。”白玉润对小丫头有些无语。

这么可爱(煞笔)的小丫头是怎么隐忍两年多查明真相然后去刺杀太后的?

哦也对,刺杀太后那招也确实是简单粗暴了点。是我家小丫头能干出来的事情。

颜媚吐了吐舌头,娇憨的样子引得一旁的梅子清暗暗发笑。

白玉润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太医。一身青衫,仍是少年。温润如玉的气质,让白玉润脑海中浮现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白玉润离得近,梅子清微微颔首表示尊敬。

可是白玉润是倚在床头。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梅子清的容貌。他生的便是温柔多情的模样。一双眼睛虽然垂下,但是能看见睫毛纤长浓密。鼻梁直挺。五官清丽秀美,一个男子倒有了些女子温柔小意的模样。男生女相。

可是白玉润前世并没见过这位气质卓然的太医。不由得发问:“你是……”

梅子清微微一笑刚要回答。又被抢了话。

“诶呀,殿下。就说您……您还不信。刚刚都说了呀。是梅子清梅太医。”

颜媚皱着眉头,殿下真好坏,醒了以后就一直说这些应该知道的事情,殿下一向聪慧。哎!不过是为了和自己搭话。全了殿下的心思就好了。

白玉润幸好听不见颜媚的心声……幸好!

“多嘴。”白玉润斥责。颜媚这丫头哪都好,只有一点。被宠的有点不知规矩了。也该管管了。

上一世觉得自己不过深宫待着的命运。就算出嫁,也是以公主的名号出嫁。想来也没有谁敢挑公主的贴身侍女的毛病。也就随着这丫头去了。

可这一世不同,经过上一世的惨痛,原来太后那个永远笑眯眯的女人看自己不顺眼。什么小错误都容易被拿捏。她绝不允许再失去一次颜媚!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