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阳消失之前陈逸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走到一处山冈,萧峰查看了个人终端,发现自己已经处在05规划区边缘,不禁面露喜色。只要能跑到02规划区范围找到临时协防部的人,就可以了。据这两天观察现在这里应该已经没有协防部的人了。这里正规道路估计已经……

书评专区

在太阳消失之前陈逸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在太阳消失之前》免费试读

走到一处山冈,萧峰查看了个人终端,发现自己已经处在05规划区边缘,不禁面露喜色。

只要能跑到02规划区范围找到临时协防部的人,就可以了。

据这两天观察现在这里应该已经没有协防部的人了。

这里正规道路估计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包的密不透风了,只能从山区走了,而且…

萧峰提了提后背干瘪的背包,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得进山找点吃的了。

与此同时,一个个帐篷以蜂窝状严密排布,西侧停放着极多的军式越野,外侧一个个小队谨慎的巡逻着。

忽然远处一架飞行器迅速飞来,转眼从芝麻大小变成浑然巨物停在基地上空。

有的巡逻兵正谨慎的想发出警报,可在看到终端上高级访问权限通知便恢复平静再一次巡逻起来。

他们心里都明白,是有大人物来了。

飞行器四角都配有高速螺旋桨,悬停在基地上空卷起一阵阵猛烈的阵风。

它四周没有窗户,通体白色一幅高端神秘之派。

轮胎放下,舱门缓缓打开。

走出一个面容儒雅的中年男子,缓缓整理了下衣领,看着基地带着淡淡的笑意,淡定沉稳的气质很容易让人产生信服的感觉,其身后是两个面容严肃的保镖。

有的年轻的士兵忍不住好奇停下张望而被年老士兵一脸不耐的拽走。

生瓜蛋子真是什么都敢看,被监察系统判定为越级探秘,今年的行为考核就等着吃土吧。

而中年男子目不斜视,利索的向基地中心走去。

走到中心最大的帐篷口,男子回头对身后挥了挥手,身后两人会意,默默走到帐篷两侧安静的站着。

男人看着帐篷紧闭的门,摇头无奈轻声苦笑了一下。

随即拿出一张卡在旁边验证系统上刷了一下,帐篷虚拟光门应声解除。

帐篷里里面只有一个背影坐于椅子上,专注盯着投影,周身烟雾缭绕,地上是零散的烟头。

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令中年男人皱了皱眉,但他还是走进了帐篷,帐篷的虚拟光门再次关闭将里外隔绝。

儒雅男人站在原地默默注视着那背影,并未说话而是耐心的等着,注视着地上烟头的积累。

”你来了。”不知多久,一道沙哑的嗓音响起。

中年男子苦笑了一下,“你终于舍得理我了。”

“没注意到你来了。”声音不冷不热,毫无情感。

“扑哧。”儒雅男人忍不住笑了一下,又很有礼貌的收了回去。

好笑地盯着那道背影,男人略带揶揄道:“要不是你授意,我来了这里执行官敢不出来迎接?到现在我至于在这基地只看到你一个?你是有多不欢迎我呀。”

“我要是真不欢迎你,早就安排人把你拦下了,行了既然来了就聊一聊,不过我这可没给你准备帐篷。”

话尾男人站了起来,转身俯视着儒雅男子。这男人脸上有着淡淡的刀疤,身躯壮如猛虎,很有压迫感。

而此时男人一双眸子冷漠的看着儒雅男子,而儒雅男子浑然不惧,闲庭信步地拉过一个凳子优雅地坐下,翘起二郎腿,期间男人都在冷眼旁观。

儒雅男子一只手杵着下巴,轻轻摇了摇头,“我来可不是跟你聊什么的,你应该也明白这次我不是以私人的身份来的,额,是以联合协会特派员身份,来要求联合部队总指挥回归自己工作岗位的。”

壮硕男人冷冷的看了儒雅男子,冷漠开口道:“那可能要让你这个特派员失望了。”

“吴峥!”

儒雅男子叫出了壮硕男人的名字,认真的盯着他道:“以下的话是我从咱俩私交的角度说的,你知道这么多年你稳固的坐在这位置,不只是你的能力,也是因为你让他们省心,但是现在你不太让他们省心了。”

说完见吴峥笔直地杵在那里,仍不说话。

儒雅男子无奈叹了口气,有心头疼地揉着太阳穴。

“你应该明白,手握重兵的总指挥,离开了政治中心数周,意味着什么,联合协会那帮人对你的耐心已经快消耗殆尽了,我希望你能理智地认清你自己的处境。”

吴峥嘴唇哆嗦起来,眼睛变得猩红,突然他狠狠的握拳锤击了下智能战术指挥桌,发出了沉闷而压抑的闷响。

他狠狠的盯着儒雅男子,从牙缝中挤出,“那是我的徒弟,算是我的孩子。”

儒雅男子摘下眼镜,站了起来与吴峥对视,即便矮了吴峥一个头但气势竟并不输于吴峥。

儒雅男子淡淡开口:“你现在应该明白你自身难保,你这次失控的影响你应该明白,现在联合协会那面对你的声音很危险,联合协会能容忍你到现在除了必然因素已经有一些运气成分了,你应该明白你在这里不是因为你是唯一的选择,而是因为你是最优解,但你现在在抹杀这个最优解的条件,我给你时间,你自己想想吧。不管你怎么选择,我两小时后回去复命。”

儒雅男子戴上眼镜,准备离开指挥中心,在与吴峥擦肩而过时儒雅男子目光变得幽远:“别辜负了你的付出,你已经走到现在了,别把自己往绝路上逼,你没得选。”

听到这句话吴峥身躯剧震,双拳紧紧的握紧,发出嘎嘣的响声。

……

另一边,四人组停下车,激动地盯着老大终端上的追踪系统。

老三带着兴奋的语气问道:“老大是他吗?”

老大也盯着终端,摇摇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是,信号值没有那么激烈,估计是和他密切接触过的人。”

老四冷笑道:“就算不是他也是突破口,找到他问问比咱们跟这个跟踪系统要靠谱。”

老二也跟着点点头,又皱着眉不确定道:“就是不知道这人嘴硬不硬。”

老三笑着把捏拳头捏的嘎嘣响:“就看看他识不识抬举了。”

老大点点头,吩咐道:“走上车,截他!”

一处茂密的树林前一处土坡,陈逸皱着眉望着眼前不远处军车上以各样姿势靠着的四人,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陈逸抿了下嘴角,他本想去前面树林把大叔送他的罐头藏起来,但没想到会在这遇上“军爷”。

为了不惹麻烦,他并未走上土坡,他决定绕开这几位“军爷”从其他方向进入树林。

可没想到那几人竟向他招手,起初他想装作没看见,可奈何那几位不依不饶开始喊他。

无奈,陈逸只能走过去,毕竟穿上那层皮,他就惹不起…..也躲不起。

老大盯着远处缓缓走来的陈逸,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老三准备准备,这次我来唱红脸,你唱黑脸。”

老三撇撇着抱怨道:“又让我这么温柔的人做这么粗鲁的事。”

“….\”这话召来了周围三人一致的鄙视。

老大直接冲老三脑袋拍了一下子,不耐道:“别扯犊子,一会下手狠点。”

老三揉着脑袋,有些郁闷。

陈逸攥紧手中尼龙袋一角,缓缓走到四人面前。

他明白这里面东西可不能暴露,这罐头绝对算得上A货,拿去换资源省点吃的话,估计都够自己吃一个月了。

打算间已经走到四人面前。

眼前的四人,一个坐在车顶,另外两个靠在车门上,还有一个坐在地上捣鼓着一堆奇怪的东西。

陈逸心里的不好的感觉又差了几分,他察言观色的能力并不差,他已经从白净的面容看出来这几位不是普通当兵的,应该级别不低。

即便他们现在都笑眯眯看着他,但他明白这帮人很难相与。

陈逸支起讨好的笑容,并尽力显得更自然些:“四位军爷,有什么要小弟帮忙的吗?”

“扑哧,小子就你还帮我们,你不看看你自己,你配吗。”

靠在驾驶室车门上的一个眼眶略微下陷,脸色带着几分苍白的军人好像听到好笑的笑话般,喷笑出来,眼里有着深深的鄙夷与嘲弄。

靠在车门上的另一人也面露笑意,坐在地上捣鼓什么的人则毫无反应仍然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而坐在车顶的军人则压着笑意训斥道:“老三怎么跟小孩子说话的。”是四人中的老大。

陈逸握着尼龙袋的手隐晦的用了用力,随即又放松下来,再次陪着笑脸。

“是小弟不自量力,的确帮不上几位军爷那几位爷是因为什么拦下小弟呢?”

老三一脸怒意,“老子想拦你就拦你?还需要给你理由吗?”说着上前扬手狠狠给了陈逸一巴掌。

清脆巴掌声在空气中格外清脆,显然老三没有收力,陈逸感觉炮仗在耳朵里炸了一般,嗡嗡作响。

这一掌不光打在了他脸上更打在了他心里。

嘴唇被咬出点点血迹,陈逸捂着脸低着头一动不动,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的石头,手里攥着的带子也死死用着力。

感觉脑袋被拍了拍,一道满是上位者语气的话传进耳朵。

“老子就算要你们这群人的烂命都不需要任何理由,更何况其他?记住,叫住你就乖乖站好,等我们命令,明白吗。”

理智告诉陈逸不能和眼前的人起冲突,这群人惹不起,深深吸了口气,陈逸低着头从嘴里生生挤出明白了三个字。

老三很享受这种绝对的统治感,又有些意犹未尽,接着拍了拍陈逸的脸:“今天老子心情好饶你小子一条狗命,还教了你规矩是不是该道声谢啊?”

陈逸彻底不说话了,以沉默应对着男人。

老三绝对面上有些挂不住,从腿上拔出手枪,顶着陈逸脑门吼道:“聋了吗?老子让你说谢谢!”

陈逸浑身颤抖着,不光是因为害怕,更多浓浓的屈辱感与汹涌如潮的愤怒。

“卡擦。”是保险被打开的声音。

“谢…谢谢。”

“什么,大点声!”

“谢谢军爷!”陈逸以极大的声音吼道。

“老三够了。”

车顶上坐着的老大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顶跳了下来,把驾在陈逸头顶的枪从陈逸脑门拿开,关掉保险还给了老三。

老大本想揉下陈逸的头,表示友善,但看到脏乱粘在一块的头发,便停下了动作。

再闻到陈逸身上隐约传来的哄臭味,男人眼底闪过深深的厌恶。

强忍着恶心感,老大温声对陈逸说道:

“刚才那位哥哥只是跟你闹一下,别害怕,哥哥们正在抓坏人,所以想跟你打听点东西,回答完你就能走了,你看看你见过这个人吗?。”

陈逸在这过程中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平静外表下,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怕自己受不了这屈辱,控制不住和他们拼命,所以他拼命克制着,嘴唇被咬出猩红血迹。

对于眼前惺惺作态的军人问他的问题,他抬起头,看向照片。

在一番极为矛盾的挣扎后,他决定配合眼前男人,然后抓紧离开这让他感到万分屈辱的地方,他一刻也不想与他们纠缠!

只是一切思绪都在看到照片的时候停止了。

看到照片上的人陈逸差点惊叫出声。

大叔!为什么是大叔,这帮人在抓大叔!

看来…大叔惹的人是他们。

虽然心绪激荡但陈逸面色平静,没有流露一丝破绽。

陈逸慢慢抬头望向四人中的老大,一脸迷茫的摇着头“我没见过他。”

老大有些意外陈逸的回答,眼神逐渐从惊讶变得危险,冷冷地看着陈逸“你真的不知道。”

陈逸被他看的有些发毛,他明白必须瞒住这事,为大叔也为自己。

没有犹豫陈逸再次摇摇头,“军爷小弟真没见过这个人。”语气十分肯定。

老大紧紧的盯着陈逸无辜的样子,有些感叹于眼前男孩的演技,若不是有追踪系统恐怕真被他骗了。

四人组老大没有说话又打量一遍陈逸,发现了那个大大的破旧尼龙袋,感觉这是突破口便盘问道:“这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陈逸淡定回道:“军爷,是小人用捡来矿石碎片换的糠饼。”

说完又故作殷切的问道:“军爷要尝尝吗?”

老大知道那种东西,那是这里大部分人的口粮,也是一种打死他都不会吃的食物。

但他可不会相信袋子里面是糠饼,以他对那人的了解,估计里面装的是给眼前这脏货留的吃的之类的。

是的话就没必要费力气盘问什么了,不是的话就不是呗,换种方式炮制这脏货而已。

老大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好啊,正好我们几个也饿了。”

陈逸身体僵硬起来,气氛开始微妙起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