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乔晚意小说《黑暗终局》全文免费阅读

中午短暂休息后,乔晚意继续投身到案子中,检验科侦查科来回跑。许墨将买来的冷饮放到她的办公桌上,也自顾自的开始捋整个案子。“许墨……许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乔晚意异常清脆的声音从楼道内传来。他抬起……

书评专区

许墨乔晚意小说《黑暗终局》全文免费阅读

《黑暗终局》免费试读

中午短暂休息后,乔晚意继续投身到案子中,检验科侦查科来回跑。许墨将买来的冷饮放到她的办公桌上,也自顾自的开始捋整个案子。

“许墨……许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乔晚意异常清脆的声音从楼道内传来。

他抬起头,看着门口。

“浴室里发现的那枚指纹跟马明的不符。”她气喘吁吁的朝着许墨说道,手里拿着他给的冷饮,猛吸一大口。

许墨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头皮,白里透红的脸颊看上去异常可爱。他拿出纸巾,擦拭着她的汗水,气氛暧昧。

乔晚意不自然的接过他手中的纸巾,笑道:“我自己来。”

许是他感觉到了她的不自在,他立马转移了话题:“难道还有另外一个人?”他将记录本翻出,在写有指纹的那页记录纸上,大大的画了一个问号,而后继续陷入沉思。

乔晚意将他的记录本合上,拉着他往外面走:“师父之前安排其他同事去调查死者,有消息了,现在叫我们去看看。”

到达会议室后,其他人已经一切就绪,整齐的在座位上等待着。范建国坐在会议桌上的边边上,看向调查归来的其他同事,示意了一下,那人便开始讲述。

“通过查访,我们得知死者是安和县人,自小丧母,父亲也在三年前去世。据他的姑姑说,死者自小性格孤僻,不善与人交往,但待人和善,温文有礼,几乎不会跟人产生冲突。死者初中文化,毕业之后步入社会。之前一直在快递公司工作,直到三个月之前离职,搬到了这儿。我们也去了快递公司核实情况,基本一致。”

“感情方面呢?”范建国问到。

那人摇摇头,露出十分疑惑的表情:“很奇怪,包括全部调查的人在内,均称几乎没见到过死者跟哪个女生交往过。”

范建国听到此处,将许墨的推测跟疑点一股脑的讲给了在场人员,开始吩咐:“现在,继续监视马明,加大人手调配,日夜兼程,不能漏掉一丝疑点。”而后,又朝向乔晚意:“小意,你去帮忙看监控。”

乔晚意点了点头,收拾完手中的记录本,打个招呼正要走时,许墨走了过来,向范建国请示到:“我跟她一起吧。”

眼看案件又陷入了死胡同,唯一的突破口又只有马明。但如今足不出户的他虽在掌控之中,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与案件有关。乔晚意像泄了气的皮球,左摇右晃的朝外走去。

烈日炎炎,天气热的出奇,她去卫生间简单洗了一把脸后,舒爽多了。轻轻呼出一口气,整理好头发,到外面时,许墨慵懒的靠在卫生间外的墙上等着她,手里拿着一顶防晒帽,见她出来,立马迎上去,将帽子递给她。

“谢谢。”她也毫不客气,道谢之后将帽子扣在头上,然后见许墨又从身后拿出另外一顶,一模一样的帽子,她爽朗的笑道:“情侣款的吗?”

猝不及防的问话让他不知所措,脸瞬间红成一团。

乔晚意大笑:“我还以为你二皮脸呢,居然这么害羞?”

他挠挠后脑勺,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

到了附近街区后,乔晚意仔细将各个拐角的监控负责人联系完,两人兵分两路一一开始查看。一直到傍晚,终于有了眉目。

死者家附近的地形呈现丁字形路口,分为三条巷子,任何人若要到工作的地方,首先要经过其中的一个路口。案发到现在,工作人员来回检查了三个路口的全部监控,发现了唯一奇怪的地方。

时间显示6月19日早上六点,监控里有个包裹严实,身形消瘦的人提着较大的公文包来回往返,而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时,手里空无一物。可惜的是,监控清晰度不高,甚是模糊,再加上监控中的人戴着口罩,根本没法确定来人的样貌。

其中有人提议走访附近居民,看是否有目击证人。许墨却做出了否定的回答:“单单看监控里,就可以确定几乎没有目击证人,再加上当日正好周六,若想找到目击证人,只能看沿路公园里锻炼的人。而且,如果他是凶手,冒着被监控拍到的风险出去外面,无疑是扔掉作案工具。”

乔晚意立刻明白了许墨的意思,一通电话打到范建国那边,立马连夜安排人员在沿路的公园跟树林里寻找作案工具的下落。

看来,今晚上又得继续熬夜了。她叹了口气,语气里更多的是兴奋:“许墨,你有没有发现监控里的人,他的身形有点熟悉?”

他会心一笑,跟监控室的同事道谢后,准备回警局。

夜色已经降临,昔日热闹的街道此刻也变得尤为冷清。皎洁夜色下,伴随着昏暗的灯光,显得极其静谧。许墨首先开口:“饿吗?吃饭去?”

乔晚意摸摸早已空瘪的肚子,嘟囔道:“做这一行的不就这样?哪有按时按顿吃饭的啊?”

他宠溺的看着她,嘴上挂着无尽的笑意:“你这么喜欢这份工作吗?”

她转头看向他,眼里似是闪出一丝泪光,晶莹剔透:“我爸妈牺牲的时候我也这样问过自己,可能谈不上非常喜欢吧,更多的是责任。”她反问:“你呢?”

“我很喜欢,恰好我喜欢的人也在这儿。”他逗笑着说了一句。

乔晚意低下头,再不说话,空气中平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两人沿着灯光一路向外走,路过一间小餐馆时,走了进去。

餐馆内人来人往,甚是红火。他两挑了一个较为偏僻的桌子坐下来,要了两个菜,两碗米饭,甚是无聊的看着旁边桌上浓妆艳抹的几个女人高谈阔论。

三个女人打扮妖艳,清一色的大波浪卷发加上各式各样的超短裙,一人嘴里叼了一根香烟,话语之间粗鄙异常。

“老娘陪他一晚上,给了八十。”其中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人笑道。

乔晚意立马意会,为生活所迫,每个街区旁边几乎都会有这些人。她并不鄙夷,而是露出惋惜的神情。

饭馆上菜比较慢,两人百无聊赖之际,许墨却跟店家要了一瓶酒,朝着那些身着鲜艳衣服的女人走去。

“姐姐们兴致很高啊。”他边说边将酒杯跟酒放到桌上,顺势坐了下来。

乔晚意看着他,满脸布满疑惑,但也没有声张。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她清楚他的所有行为都有据可循。

她不动声色的看着那一桌人。

穿红色短裙的女人首先发话:“呦,姐姐今儿累了,不接工作了。”

乔晚意幸灾乐祸的看着一旁的许墨,又看着上菜伙计的诧异眼神,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再不说话。

许墨自顾自的给三个女人倒满三杯酒,有意无意的提及到最近发生的案子上:“最近这条街区可是不太平,三位姐姐这么晚了一定得当心啊。”说完就向着店家打了个响指,示意再上两个菜。

红色衣服的女人对许墨极为上心,笑着问道:“呦,你这是打哪儿来?”

许墨一脸愁苦的表情:“刚下班,跟女朋友吵架了,出来透透气。”而后看着眼前的那三个女人,询问道:“各位姐姐怎么称呼啊?”

红色衣服的女人立马来了兴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笑道:“叫我燕子姐就好。”然后指向旁边的两人:“这个是兰姐,那个是娜姐。”

许墨一一问好,然后继续提到:“最近这边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自称燕子姐的立即问道:“你不知道?”

许墨故作无辜的表情,摊开两只手,将盘中的菜夹起来放到嘴里,笑道:“我不住这边,今天是过来陪女朋友的。”

“死人了,听说死的还挺惨呢。头都给割下来,放冰箱里冻着呢。”上菜的店家凑到跟前偷偷透露着他打听来的消息。

乔晚意听着没来由的消息,不由得皱皱眉,感慨道:“真是三人成虎啊。”

许墨夹菜的手停在半空中,展示出他毕生的演技,惊讶道:“这么惨?哎,你们知道是谁吗?”

三个女人缄口不言,环顾了一下四周,另一个穿着黑色网格袜的女人凑到许墨跟前:“我前些天路过附近,像是我之前的一个客人呢。”而后,夹起一块肉放到许墨的碗里:“说来奇怪,叫我过去不办事,洗完澡就赶我走了。”

他心下一沉,随即问道:“怎么回事?是不行吗?”

对面的三个女人笑成一团,打趣道:“看你正儿八经的,打听这些做什么?”

他扬扬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就随便瞎聊几句,平时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听这些东西。”

“这些啊就是个饭后谈资。在这世上,哪个人不是努力的活着,去了的就去了吧。”红色衣服的女人扬扬手,往嘴里塞了一大口菜,惋惜的说道。

身穿黑色网格袜的女人睥睨的瞅了一眼,带有几分讥讽意味:“瞧瞧,燕子姐又开始谈论她的哲理人生了。”

四人笑作一团,开始飚起脏话。

休息片刻后,许墨正准备起身离开,却又被叫住:“哎,等等,有个事不得不提,当天晚上,我刚进屋没多久,又进来个男的。我当时以为两人是一起的,寻思着这可得加钱了。谁知那一个头先点了我去作陪的客人一个劲的催着我去洗澡,我就进了浴室。等我洗完出去之后,那人就付款让我离开。”末了还加上一句吐槽:“神经病。”

乔晚意坐在角落里看着桌上堆得小山高的饭菜,又愁眉苦脸的看向许墨那边,正好迎上许墨的眼神,一瞬间的对视,她便了然于胸:“服务员,请你打包一下,谢谢。”

饭菜打包好走到外面,她站在路灯下面等着许墨,不一会儿,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黑暗里,越来越亮,直到全部显露出来:“小意,赶紧把那个穿黑色网格衣服的女人叫到警局采集指纹。”

乔晚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什么也没问,遵照着他的指示做了。

指纹比对结果凌晨时分出来,完全吻合!辛苦多天的努力终于有了一丝结果,整个警局彻夜欢呼,一片祥和。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