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祖巫开局,被女娲追婚(苏牧)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大兄,这怎么办?”“如今先天葫芦藤成熟在即,若是我们三人与他们起了争斗,那机缘岂不是要拱手让人了?”原始此时脸色十分难看。原本以为只是个大巫,随手就能拿捏了,怎么就招惹上了祖巫呢?就算招惹一两个也还……

书评专区

洪荒:祖巫开局,被女娲追婚(苏牧)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洪荒:祖巫开局,被女娲追婚》免费试读

“大兄,这怎么办?”

“如今先天葫芦藤成熟在即,若是我们三人与他们起了争斗,那机缘岂不是要拱手让人了?”

原始此时脸色十分难看。

原本以为只是个大巫,随手就能拿捏了,怎么就招惹上了祖巫呢?

就算招惹一两个也还好说,可,问题是现在十二祖巫居然全都赶来了。

别提打不打得过了,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了!

听到原始的话,通天不以为然,心中暗自觉得自己兄长有些丢人。

“大不了我们三人跟其做过一场不就是了?”

说罢通天便要拔剑,却被一旁的老子制止。

老子沉思片刻,缓缓开口道:“诸位,我三人确实没有与你们为敌的意思。”

“之前也是我二弟做的不对,不若我等给那位巫族一些补偿,此事就此揭过如何?”

“哦?补偿,那也不是不行…”听到老子的话,帝江阴沉着脸缓缓说道。

“大哥!”

“兄长,怎可如此轻易放过他们?”

听到帝江居然同意了,其余祖巫皆是面漏怒色。

三清心中则是十分满意。

“不就是祖巫么,哼,我三清愿意出一些补偿,他们也不敢跟我们死磕。”

想到这里,老子面带笑意。

“这里是一瓶七转金丹,就算是巫族服用,也有天大的好处,可省去数万年苦修!”

“不知阁下是否满意?”

帝江闻言缓缓摇头。

老子原本以为这已经足够珍贵了,毕竟不就是走个过场,给巫族一个面子么。

怎么如今这帝江不识好歹还想多讹一笔不成?

“也罢,那再加上贫道前些日子寻得的这枚先天上品灵根如何?”

帝江依然摇头。

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如今看到帝江如此贪得无厌,三清也有些不满了。

“铮!”

通天直接拔剑指向帝江质问:“尔等若是如此得寸进尺,不如你说如何补偿!”

听到这话,帝江反倒一笑。

“你们说的那些补偿,我可看不上。”

“刚才是那原始小儿出的手,本座觉得,留他一条手臂最为合适!”

帝江话音一落,三清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其他祖巫也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兄长在羞辱对方。

于是纷纷大笑道:“没错,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那原始小儿一条手臂!”

“刚才是右手对我们族人出手,那便留下右手再走!”

“兄长所言极是,不要与他们废话,把那原始的手臂留下!”

一时间十二祖巫对视一眼,默契十足的将原始包围在其中。

甚至完全无视了太清、通天以及其他大能的存在。

通天见原始被包围,原本想上前帮忙,可却被老子伸手拦了下来。

“此时身在不周山,我们若是跟巫族打起来,定然会吃亏。”

“只能让二弟做些牺牲了,待此番过后,为兄自会给他炼制丹药助其恢复。”

听到老子这话,虽然通天心中十分不满,但也不再执着。

而这一幕,也落在了原始眼中。

顿时原始便明白了,今日看来是必须出点血了。

若是跟这十二祖巫打起来,别说留下一条手臂了,身陨在此都有可能。

想到利害后,原始也十分果断,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竟直接将自己的一条手臂斩断,丢向站在远处的苏牧。

“切,没意思,你们这些修道的,一个个说话挺跩的,真要打起来了就认怂。”

“不过既然你自断一臂,我巫族也说话算数,此事就此揭过。”

“滚吧!”

十二祖巫见原始自断一臂,也没有选择继续出手,只是嘲讽了一番便回到了苏牧身边。

毕竟若是真的生死相拼的话,虽然能斩杀对方,但三清拼命之下绝对能拉上他们其中几人垫背,没有那个必要。

苏牧此时被十二祖巫牢牢护着,面前还有那原始的一条手臂。

“牧弟,快将那原始老儿的手臂收起来吧。”

“将其中血脉吸收对你也有不小的好处。”

后土看苏牧一脸疑惑,这才出声说道。

“原来如此,那在下就不跟诸位推辞了。”苏牧原本还不知为何要那原始一条手臂,听完后土的解释他也不再推辞。

原始见十二祖巫不再包围着他,狠狠瞪了一眼苏牧,便快速离去。

老子和通天连忙追去。

“你们这些人还在这里干甚?还不快滚!”

祝融脾气暴躁,刚才没有打起来,让他心中的火气无处发泄。

现在发现周围居然还有一群刚才过来看戏的洪荒大能。

如今火气直接发在了他们身上。

不过洪荒大能们却也没有多嘴,此时十二祖巫齐聚,若是动起手来只有吃亏的份。

于是纷纷离去。

待所有人走后,帝江面色凝重的盯着苏牧。

“你究竟是如何成为祖巫血脉的?”

说话时,语气冰冷,压迫感十足,充满着逼问的感觉。

苏牧知道,这是在担心自己的来路。

不过心里却有些发笑。

祖巫血脉?不好意思,我可不是祖巫血脉,我是盘古血脉!

但是此时当然不能说出这些话来。

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疑惑的挠了挠头:“我…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感觉一股力量降临在我身上,便成了如今这样。”

“突然间感受到一股力量?”

“我懂了!”

“一定是父神!刚才我们都感受到了父神的气息!”

“苏牧一定是父神看重的人选,这才将其赋予了祖巫的血脉!”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父神一定还没消失!”

祖巫共工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听完他的话,其余祖巫也是连连点头,都认同了他的说法!

如此,苏牧的身份也再也没人担心了。

“走,苏弟,跟我们回盘古神殿!”

“以后再也没人能欺负你,不论是谁,敢欺负你就是欺负我们整个巫族!”

帝江说罢便带着众人再次声势浩荡的向不周山顶返回。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