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亲后,残暴王爷说我是他小心肝最新章节,沈舒然萧明煊全文免费阅读

沈舒然先是去了沈老夫人那里问安,然后才乘着马车出府。出府后,她先去了附近的一家药铺,买了些药材,又借那里的药房捣鼓了一上午,用过午膳,这才慢悠悠地抵达宁王府。结果人还没下车,宁王府的人一看是沈府的车架……

书评专区

成亲后,残暴王爷说我是他小心肝最新章节,沈舒然萧明煊全文免费阅读

《成亲后,残暴王爷说我是他小心肝》免费试读

沈舒然先是去了沈老夫人那里问安,然后才乘着马车出府。

出府后,她先去了附近的一家药铺,买了些药材,又借那里的药房捣鼓了一上午,用过午膳,这才慢悠悠地抵达宁王府。

结果人还没下车,宁王府的人一看是沈府的车架,直接将她拦了下来。

沈舒然便明白过来,看来原主臭名昭著,宁王府的人也不是很乐见这门亲事。

这就好办了。

沈舒然也懒得在此浪费时间,客客气气的告了辞,转头就拐进王府的后巷,让随从寻了架梯子,提着裙子爬上去,准备翻墙而入。

“小姐,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轻烟在下头扶着梯子,忐忑地劝了一句,说完就后悔了。完了,又要惹小姐不高兴了。

沈舒然很快就爬到了墙头,回头对轻烟摆摆手:“放心吧,出了事我担着,你帮我看好梯子就行。”

本以为又会招来沈舒然的一顿骂,却没想到沈舒然竟这么说,轻烟愣住了。

呜呜,虽说小姐的行事还是荒唐,但小姐突然变得好温柔,她好喜欢啊。

轻烟心中感动,一抬头,就看见变得温柔了的小姐动作娴熟地翻进了王府的院子。

轻烟:“……”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回生二回熟吗?但凡小姐当初私奔的时候有如今一半的熟练度,何至于跌下院墙被老爷逮住?

沈舒然爬上墙头,等下方的巡逻护卫经过,这才蹑手蹑脚地顺着紧靠院墙的树枝爬了过去,准备顺着这棵大树往下爬。

她小时候顽皮,喜欢下水摸鱼、上树掏鸟蛋,这一丈余高的树对她来说不在话下。

只是刚一伸脚,沈舒然才发现下面有个小不点蹲在树底下拿着小树枝专心致志地刨坑,而不远处也似乎有人过来了,她连忙一缩脚,抱着树枝把自己隐藏在树叶中,放轻了呼吸。

这是王府的后花园。

只见一名身穿素色锦衣的男子被一名侍卫扶着从拱门后绕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名侍卫。

男子身材颀长挺拔,只是刚入秋的天气,却披了狐毛薄氅,他走得似乎有些费劲,走几步就忍不住掩唇咳嗽几声。

沈舒然听到男子的侍卫说:“王爷,小世子很乖,只是在花园里玩,眼下风大,王爷还是回屋吧?”

王爷?看来正主出现了,也省的她去找了。

“无妨。”

低沉醇厚的声音,又带着一丝独有的清冽。

沈舒然侧头用肩膀蹭了蹭耳朵,这宁王的声音简直要命啊!光听着就耳朵发麻。

只见男子走进凉亭里坐下,挥手让院中巡逻的护卫们退下,只留了身边的三名侍卫,然后才对蹲在树下的小不点喊道:“辰儿。”

专心刨坑的小不点听到宁王的声音,高兴地丢开树枝,飞奔而去:“哥哥!”

男子似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接住扑来的小东西:“说了多少次了,在人前要喊父王,不能喊哥哥。”

小东西撇撇嘴:“现在没有外人,而且哥哥本来就是哥哥。”

男子低笑了一声:“嗯。”

沈舒然苦不堪言地扒住树干,完了完了,她听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她只是想治个病就走,并不想知道得太多啊!

这下别说走了,不被灭口就不错了!

不过她很快又被接下来的对话吸引了注意力。

“哥哥要娶嫂嫂了吗?”

“辰儿记住,要喊母妃。”

经常听闻沈舒然恶劣事迹的小东西,闻言沮丧地垂着脑袋:“母妃会不会也动不动就打辰儿啊?”

男子低垂的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狠厉,那蠢女人但凡敢动辰儿一下,他定让她见不到第二日的太阳。

只是他面上却依旧温雅如玉,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揉了揉他的脑袋,轻声道:“去玩吧。”

小家伙点点头,似乎已经玩腻了刨坑游戏,跑出了后花园不知玩什么去了。

等小世子离开后,男子身后的侍卫才开口问道:“王爷为何要同意迎娶沈家大小姐?”

另一名侍卫也说道:“就是,她前不久还闹出那样的丑闻,简直不知检点!”但他转念一想,又期待地说,“不过她这么一闹,皇上会不会就取消这次的婚约了?”

男子摇摇头:“不会。”皇兄巴不得他娶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王妃。

“而且于本王而言,她也最合适。”男子继续淡淡道,“本王若不娶沈舒然,皇兄定会再想法子给本王立王妃。那倒不如就娶沈舒然,此人劣迹斑斑,入府后随便寻个理由就能将她禁足。况且娶了她,也就可以不用担心皇兄再送妾室了,直接用王妃蛮横善妒为由拒了就好。”

沈舒然震惊,卧槽,她还没嫁进来呢,就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经过她同意了吗!

沈舒然惊愕之下忘了放轻呼吸,立马被人发现了!

“谁?!”宁王身后的三名侍卫已瞬间飞掠到了沈舒然藏身的树下。

沈舒然扒着树干,往上又窜了窜,这才低头看着树下凶神恶煞的侍卫,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刚刚落了个风筝在这,所以进来找找。”

三个侍卫面无表情。

坐在凉亭里的男子淡淡道:“杀了。”现在的他,倒是真如传闻中一般的残暴冷情。

“等等!别冲动!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多见外啊。”沈舒然做最后的挣扎。

“哦。”男子点点头,深以为然,“确实见外了些。”

沈舒然连忙点头。

“脑袋砍下来后,帮你剖腹塞进去,见见内,如何?”

“……”

沈舒然惊了,这男人用一把温醇清冽的声音,说这么残忍血腥的话?

哎,暴力解决问题,不好,不好。

她翻墙而入,就是想要走和平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只是可惜了。

看来之前的药铺没白走一趟。

她衣袖一挥,树下的三名侍卫顿时全身无力。她在三人瘫软跪地之间,罗裙微扬,飘然跃下,明眸皓齿,巧笑倩兮。

宁王萧明煊看着那一身粉裳的女子步履轻快地走进凉亭,面若桃花,眼带笑意,顾盼间神采飞扬。

沈舒然斯斯文文地冲萧明煊福了福身:“民女沈舒然,见过王爷。”

她轻轻一笑,更是显得乖巧,补充了一句:“正是您‘蛮横善妒’的未过门王妃。”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