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亡人最新章节,闻吟寒南贺槿全文免费阅读

“缘分未尽,尚不可强求。”闻吟寒细细揣摩着这句话,他有些感触,却不深,或许对于他自己来说,寻求事情的真相也是这样,不可强求。后来小区平静了一段时间,开发商也卖出去还几套房,然而好景总是不长久,时不时出……

书评专区

小鱼干~:目前为止,非常奈斯!

conj.:我不经常看灵异的,还是偶然间刷到了这本书,比较好奇,所以才加到了书架。但是看了之后才发现,越看越上头。淞淞写的应该是一个个事件,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现在淞凇更的字数有点少。
攻就是一个比较厉害的鬼,是煞鬼级别的,比厉鬼的等级还要高,最开始还差点杀了受,但是后来就变成一只大狗狗了,动不动就要抱抱蹭蹭,顺便再牵个手手。受嘛,就是无情无欲的那种,好似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也对谁都不在乎。不喜欢这种人设的,就别勉强自己了,也不用在书评里说受没礼貌怎么怎么的。

曲九酒:很不错的!虽然另一个男主现在还没现身,但感觉处处都有他

已亡人最新章节,闻吟寒南贺槿全文免费阅读

《已亡人》免费试读

“缘分未尽,尚不可强求。”

闻吟寒细细揣摩着这句话,他有些感触,却不深,或许对于他自己来说,寻求事情的真相也是这样,不可强求。

后来小区平静了一段时间,开发商也卖出去还几套房,然而好景总是不长久,时不时出现的鬼影子把新搬进来的住户吓得不轻,住户怨声载道,开发商苦不堪言。

闹到最后,有能力的住户搬出了小区,实在是有些困难的住户,就只能提心吊胆地继续住下去,所以这里的居民不多,且不愿意和别人交流。

男人打开大门,和温吟寒一起走了进去,“这里是顶楼,风景很好,当初我外甥买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小一笔费用,所有装修都有他的参与,所以到现在我们都没动过。”

温吟寒点点头。

整体黑白加蓝的色调,加以部分暖色装饰的调和,整个屋子看起来精致而温馨,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体现了设计者的良苦用心。虽然许久没有人住,但还是保持着干净整洁,据说是有钟点工来定时打扫。

靠外的一堵墙三分之二的部分被偌大的窗户替代,拉开窗帘,外面的繁华景象尽收眼底,穿城而过的碎银河上,有游轮划过,像一只只纯白的天鹅。

温吟寒回过头,看向始终只站在门口的男人,“林先生,我很满意这里,如果您的价格不变,我希望能尽快签合同。”

男人脸上一喜。

“当然不变!”

估计男人也是卖房心切,竟然随身带着合同,仔细看过房产证和合同细则,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温吟寒也很爽快,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男人拿起合同,狠狠松了一口气,露出迄今为止最真心实意的微笑,他伸出手:“感谢你的信任,这是钥匙,你随时可以搬进来,这里的家具应该都是全新的,每次打扫我们也会进行全方位消毒。”

握着这把代表了他未来的钥匙,闻吟寒神色有些复杂。

“钱我等会儿会打给您。”

男人拍拍他的肩,一张脸忽然变得慈祥起来,说话也端上了长辈的架子:“不着急,你还是学生吧,能一次性拿出来这么多钱也不容易,如果生活太困难,我可以给你私人按揭,放心,咱们签了合同,也不怕谁跑了不是?”

温吟寒婉拒了他的好意。

“感谢您的慷慨,不过我这些年攒下来的积蓄已经足够了。”

话已至此,男人也就不再强求,等收到温吟寒支付的钱,他笑开了花,甚至惬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让之前努力维持的精英人士形象毁于一旦。

但温吟寒已经不在乎了。

他们两人都是第一次进行买卖房交易,对各种程序过程都不太熟悉,从房管局备案出来,已经是傍晚,十二月的天,日落擦黑,送走男人,温吟寒坐上了回学校的车。

自己存了多年的六位数,一下就进了别人的口袋,说实话,他到现在都还觉得有些不真实,没有工作、没有目标,却成了寝室第一个独立买房的人,怕是说出去也没人信。

虽然这个房子,十有八九是个死过人的凶宅。

忽然摸到口袋里的东西,温吟寒拿了出来,一张名片,一张叠好的广告。广告现在是没用了,他正准备收回去,却注意到背后有人写了一行小字。

——别去,里面有鬼!!

温吟寒失笑。

他明天就要住进去了,现在只希望鬼室友能友好一点。

而不同于神棍的简陋穿着,名片倒是雅致非凡,前面写着神棍的名字和他所在的地址。

“唯德真人,清泉寺。”

看来是个有点底蕴的神棍,温吟寒把名片收好,决定之后什么时候得空了,就去清泉寺见见这位唯德真人。

他不动声色地往后看去,错开晚高峰之后,车厢空空荡荡,只有系绳的把手随着车来回摇晃,他离开小区已经快三个小时,强烈的被凝视感再次出现,如芒在背。

没关系,温吟寒卸下腰腹的力,让自己放松地靠着椅背,他很快就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连夜搬去银星花园,最起码那里,不会有一个像偷窥狂一样的鬼跟着他。

寝室亮了灯,陈伟涛和另外两个室友似乎是约着要出去通宵打游戏,所以回来找点衣服,怕夜里过凉感冒,赶巧不巧,就遇上了刚好回来的温吟寒。

欢声笑语戛然而止,温吟寒礼貌性地朝三人打了声招呼,然后自顾自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

虽然关系不怎么样,但他这番动作,还是引起了陈伟涛的好奇。

“……你准备搬出去了?”

温吟寒顿住,沉默地点了点头,气氛一下变得尴尬起来。

在三人的注视下,温吟寒很快就整理好了行装,在出门之前,他把寝室的钥匙搁在了桌上,“很感谢这三年多以来大家对我的照顾,今天终于搬出去,也是皆大欢喜的事,以后有空常联系。”

拖着行李箱,关上寝室大门,他在心里与过去的自己说了声拜拜。

胃已经饿到发疼,温吟寒改道去校外的一家商店,买了点速食和零食,一起塞进了书包里,想着等到了新家,先给自己填填肚子。

这么来回折腾,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城市的夜生活刚刚开始,想着多了行李箱,坐公交也不太方便,闻吟寒索性随手召开一辆出租车,也没麻烦司机开后备箱,他连人带箱子一起挤进了后排座位。

“去哪儿?”

司机的声音有些低沉。

“银星花园。”

车辆平稳起步,驶过川流不息的车道,在喧闹人群中隔出一方平静,手机忽然亮了,闻吟寒看了一眼,屏幕上大大的两个段永二字,故意等到最后一秒,他才接起电话。

都不用开免提,那满含怒意的叫声,简直都能吼破人的耳膜,把手机拿到离自己远点的距离,闻吟寒默默听着对方的喝骂。

好不容易等那边骂够了,他才出声询问:“找我干什么?”

“干什么?你他妈还问我干什么,周末不回家你在外面鬼混什么?是不是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样,在外面有新家了,才看不起你老子修的旧房子?老子当初怎么就生下你怎么个狗东西!”

闻吟寒挂断了电话。

他是疯了才会想去听对方要说什么。

余光中的霓虹灯似乎熄灭了,窗外的景色渐趋陌生,虽然这边不常来,但也不至于会是现在这样,不见车水马龙,越加荒凉的路旁杂草丛生,温吟寒握着手机,上一秒还满格的信号,现在却显示不在服务区。

骤然降下的温度,传递出不妙的气息。

“师傅,这不是去银星花园的路吧。”

车内响起一声阴森的嬉笑,从一上车就沉默寡言的出租车司机终于抬起头,露出了自己一张恶心至极的脸,肿胀的五官像是在水里泡了许久,不看清本来的面貌,而今是刚被打捞出来,还在往下滴着水。

涣散的瞳孔在眼眶中打着转,透过后视镜,一动不动地盯着温吟寒。

那夸张的笑容,再配上它的脸,说不出的诡异。

若是换个心理承受能力弱一点的普通人,看到这副情景,怕是会直接吓晕过去,然而温吟寒却没什么反应,只是草草瞥了一眼,就把视线挪到一旁,那样子,更像是忍受不了这过度丑陋的东西。

他不看鬼,鬼却盯了他许久,虽然并不太明白这个活人为什么表现得一点都不害怕,但它知道,自己即将饱餐一顿,似乎是闻到了人肉的香味,粘稠的唾液从他合不拢的口中流下。

车内阴冷到几乎要将人冻僵。

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指,温吟寒悄悄从背包里摸出法印,左手背在身后掐诀。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

太久不见这阵仗,法印在他手中,都快没了用武之地,如今终于能大显神威,施展起来自然也不含糊。

虚空中渐渐勾勒出法印的符号,一笔一划,缓慢而郑重。那鬼估计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踢到了铁板,一时间慌乱起来,竟然想直接冲向闻吟寒。

彻底撕破伪装,恶臭的水汽扑面而来,车内空间狭小,闻吟寒避无可避,被狠狠掐住了脖子,然而即便是憋红了脖子,他也没有中断口诀的吟诵。

肥胖粘腻的身躯重重压在身上,闻吟寒已经快喘不过气,口鼻中充斥着呛人的臭味,他举起手,终于勾勒完毕的符号融入法印中,法印光芒大作。

被灼伤的鬼发出厉声嘶吼。

法印的镇压快速而有效,不过片刻,闻吟寒就觉得自己身上一轻,钳制脖子的力度也消失不见,他捂着喉咙,低声地咳了起来,脸上似乎还残留着恶心的粘液,那是从对方身下滴落下来的,腥臭无比。

擦干净脸,身下的车恢复了它原本的模样——

一辆停在杂草丛中破旧的废弃车。

缓过劲之后,闻吟寒踹开车门走了下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公墓附近,再走几分钟,应该就有公交站,这个点,最后一班车还没发车。

把法印收回包中,他回头望了一眼。

这个人应该是被淹死的,至于为什么没变成水鬼,而成了一个出租车司机,原因已经不重要了,被法印镇压的鬼,只有魂飞魄散这一个下场。

如果可以,闻吟寒并不想使用,但这鬼一来就奔着吃肉饮血,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他也没有办法。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