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我成了偏执霸总的软肋厉彦江晚月,替嫁后,我成了偏执霸总的软肋小说免费阅读

“爪子?”厉齐心里咯噔一下,完全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厉彦板着巨帅的脸,发话:“撒开!”好反常!这是命令的口吻吗?厉齐一愣一愣的。直面来自霸总的死亡凝视,江晚月有种要被浸猪笼的感觉,赶紧抠掉肩膀上的手指……

书评专区

替嫁后,我成了偏执霸总的软肋厉彦江晚月,替嫁后,我成了偏执霸总的软肋小说免费阅读

《替嫁后,我成了偏执霸总的软肋》免费试读

“爪子?”厉齐心里咯噔一下,完全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厉彦板着巨帅的脸,发话:“撒开!”

好反常!这是命令的口吻吗?厉齐一愣一愣的。

直面来自霸总的死亡凝视,江晚月有种要被浸猪笼的感觉,赶紧抠掉肩膀上的手指,垂着脑袋,乖乖朝旁边挪动几步。

没错儿,这个帅到掉渣的男人可是霸总啊,自然是有着万能强力胶一样的占有欲,毕竟自己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跟我过来!”

收到指令,江晚月缓慢抬起下巴,如同柔弱的猫咪一样,无力地点点头。

“快点!”厉彦挺直腰板,抬起右手,朝着她勾了勾食指,进而转身,跨开逆天的大长腿。

幸好这个男人不是竖中指,尚有转机,江晚月小跑跟在他的身后。

一米八六和一米六一的身高相比,在走路这件事情上,腿体现出了明显的优势。

这个男人走得这么快,是赶着去投胎吗,不对,很可能是赶着送自己去投胎,江晚月越想越头大。

书房的门合上。

厉彦背靠着转椅,微微闭眼,手指敲击着光滑的桌面。

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吧?江晚月站在桌前,炯炯有神的大眼,时不时瞟向他,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知道骗婚是违法行为吗?”

咦,怎么回事,这个男人的语调温柔得不像话,江晚月眨了眨充满困惑的眼睛。

厉彦睁开明眸,两条手臂靠近桌面,胳膊肘进而抵在桌上,两手交叉。

这个男人虽是冰山脸,可目光平静,捉摸不透他的心思,江晚月抿唇苦恼中。

“小呆瓜,我在问你话呢。”

小呆瓜,哇塞,这是什么可爱到爆表的称呼啊,这个男人真是绝了,江晚月压制着内心的狂喜,一脸歉意地说:“我知道,对不起。”

“我弟刚才说,你在孤儿院生活过?”

“我是江家的私生女。”

从未见过如此坦白的女人,还真是特别,厉彦的嘴角略微一翘,浅浅的笑意转瞬消失。

“对不起,我这就离开。”

厉彦冲口而出:“等一下!”

江晚月注视着他一步步来到自己的眼前,如果帅也有道理的话,那这个男人就是天大的道理。

“反正你也是江家人,那我就把你留下,继续折磨你。”言罢,厉彦提起右手的大拇指,对着她的前额,用力一摁。

以退为进的法子,果然奏效了,江晚月暗自得意,还是保持着可怜巴巴的怂样。

“江晚月,你被我盖章了,以后就是我的私有物,听清楚了没?”

这土味情话打满分,江晚月心里狂喜。

“对我来说,你的默认,就是清楚。还有,不准告诉我弟我们结婚的事情,知道吗?”

江晚月轻轻点了下头,眉毛一耸。

呵,男人,还来隐婚这套,是要搞地下情吗?

厉彦走出书房,想着:难怪逆来顺受,一个自幼被抛弃的私生女,过来代替江家人受罪,这个小呆瓜当她自己是观音菩萨吗?

瞅着二人出来,神神秘秘的,厉齐满腹疑问。

“小齐,你的好学妹以后就是这个家的保姆,负责伺候我的生活起居,懂了吗?”

望着那张惹人怜爱的娃娃脸,厉齐探问:“二哥,那林秘书呢?”

“厉总!”

江晚月循声望去。

楼梯口出现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紫色抹胸小短裙,一双笔直的漫画腿,黑色高跟鞋,浑身白到发光。

女人徐步而来,看这身高,至少一米七。

五官立体,是个大美女,这嫩滑的天鹅颈,这锁骨都能放水养鱼了。

江晚月缩了下脖子,想着:哎,可爱在性感面前,算个毛线啊,不如回家种田。

厉彦的脸上却是全无表情,平静地询问:“林秘书,你今天不是休假吗,有事吗?”

“厉总,我刚刚收到一个电话,今晚,盛江集团的顾总邀请您去参加一个舞会。”

这个女人笑得很明媚,和霸总站在一起,俊男美女还挺般配的,江晚月竟然忍不住嗑起CP来。

“顾总之前提过,我今晚会过去的。”

“厉总,那按照以往,我去准备一下。”

“不用你准备,我今晚的舞伴是她,我想,她应该能胜任。”

忽然间成为焦点,江晚月感受到迎面而来的一股杀气。

女人盯着江晚月,犀利如刀片的眼神射过去,问道:“厉总,她是谁?”

“以后住在我们厉家的小保姆。”

“你好,我叫林清清。”

这个女人的笑意还是那么浓,只是笑得很假,江晚月握住她伸出来的手,微笑着应声:“你好,我是江晚月。”

“我先回公司了,你帮她准备一套适合的晚装,或者你带着她,让她自己去挑。”

“好的,厉总。”

厉彦移开视线,只见自己的弟弟正傻笑着,目光全然落在那个小呆瓜上,不觉皱起眉头。

厉齐来到她的身侧,笑眯眯地小声说:“晚月,我上午还有个手术要做,我们今晚聊。”

“好的,学长。”

见状,厉彦摆出严肃的面孔,直起喉咙讲道:“家有家规,以后别老说悄悄话,搞得你们像偷情一样!”

厉齐笑着看向他,开口:“二哥,你别拿我们说笑了,我和晚月目前只是普通朋友。”

厉彦脱口而出:“什么目前?你还想进一步发展吗?”

眼看老虎发威,厉齐拉住他的胳膊,提醒:“二哥,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公司了,顺便送我去医院。”

厉彦的余光瞄向江晚月,紧绷着脸下了楼。

霸总走了之后,感觉好尴尬……

这个女人目前看来也没什么恶意,就是假笑太明显,江晚月稍稍扬起嘴角,说出来:“林小姐,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晚月,或者月月。”

“那你叫我清清吧。等你收拾好,我们就出发,去选晚礼服,好吗?”

“好。我去下面看看,有什么需要我收拾的,然后我们就出发。”

“嗯嗯。”

一段客气的对话结束……

过了半个小时。

江晚月从厨房内出来,对着沙发上的人张嘴:“清清,不好意思,麻烦你再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没关系,你去吧。”林清清的嘴边掠过一丝丝轻蔑的冷笑。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