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池雁周景鸿《当逍遥王爷遇上莽小姐》在线全文阅读

“熊天虎!熊天虎!”擂台四周是呼声震天。这擂主熊天虎人高马大,像是猫戏耍老鼠一般,追得漠北狼四处逃窜,惹得看客们笑得直不起腰。熊天虎满面得意,停下身形,冲着擂台四周连连抱拳:“多谢各位捧场,俺这就将这……

书评专区

小说池雁周景鸿《当逍遥王爷遇上莽小姐》在线全文阅读

《当逍遥王爷遇上莽小姐》免费试读

“熊天虎!熊天虎!”

擂台四周是呼声震天。

这擂主熊天虎人高马大,像是猫戏耍老鼠一般,追得漠北狼四处逃窜,惹得看客们笑得直不起腰。

熊天虎满面得意,停下身形,冲着擂台四周连连抱拳:“多谢各位捧场,俺这就将这小子打下台去,好让大家伙早点拿到银子。”

“好!好!”听到银子,看客们来了劲,挥舞起拳头呐喊起来。

熊天虎三步并做两步冲到漠北狼的面前,一个冲拳,将漠北狼捶倒在地,然后翻身做骑马状,骑坐在漠北狼的身上,压得他动弹不得。

熊天虎得意至极,提起沙包大的右拳,对准漠北狼的脑袋,哈哈笑道:“从今后,你也不要叫漠北狼了,就叫黄鼠狼吧!”

话毕,一拳狠狠挥下,人群中响起几声惊呼。这一拳要是砸实了,漠北狼不死也得残废。

眼见着拳头到了面前,千钧一发之际,漠北狼大吼一声,身子使劲一扭,堪堪让过那带着风声的拳头。

“嘭!”沙包大的拳头结结实实砸在地上,连那擂台都砸了个洞出来。

众人正在为熊天虎的拳头如此厉害惊叹不已时,却见那熊天虎抱着右手嚎叫起来:“哎呀妈呀,疼死我了!”

“哈哈哈哈!”看客们大笑起来。不过是险险躲过一拳,以漠北狼那点斤两,根本不可能撼动熊天虎的擂主地位。

谁知此时异变突起。

就见那刚才还在瑟瑟发抖的漠北狼,趁着熊天虎抱着右手,无暇他顾之际,腰间一用力,将熊天虎拱得倒向一边。

又见他身子一侧,双膝一收,结结实实地撞在了熊天虎的后庭之上。

“哈哈哈哈!”这下三滥的无用手段,惹得看客们纷纷指着漠北狼嘲笑起来。

可下一刻,他们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因为他们全部身家押的那位熊天虎,像是受了致命伤一般,捂着后庭撕心裂肺地哭叫起来:“俺的痔瘻!俺的痔瘻!”

这五大三粗的熊天虎左手捂着后庭,痛得在擂台上打起滚来,所过之处,竟留下许多斑驳的血迹。

形势猝不及防,急转之下,惊得看客们登时没了声音,个个张着能塞下个鸡蛋的大嘴望着台上。

那漠北狼一骨碌爬起来,冲到打滚的熊天虎身旁,将他掀翻过去趴在地上,自己伸腿一跨,坐在了熊天虎的背上,冲着熊天虎的痔瘻就是一顿老拳。

屋里除了熊天虎的惨叫声,就只有漠北狼嘴里得意的“嘿嘿”声了。

更有那离得近的看客,为了看得真切,把脑袋凑过去,却被溅了好几滴血花。

熊天虎的痔瘻被一顿猛捶,那血在擂台上流了一大摊,疼得他直接晕了过去。

若不是真真发生在眼前,谁敢相信,膀大腰圆的熊天虎居然会因为痔瘻被打破晕过去。

一屋子的人是呆若木鸡,直勾勾瞪着擂台上的两人。直到裁判冲了过来,提起漠北狼沾着血迹的右手,大声宣布:“胜者,漠北狼!”

众人哗然。

熊天虎居然输了,那自己押的注岂不是泡汤了?

骂娘声此起彼伏,获胜的漠北狼裂开嘴,抱拳施礼:“多谢捧场,多谢捧场!”

“什么狗屁玩意!”赌输的看客们气得纷纷将能扔出去的东西砸向台上。各样物事如雨而下,连熊天虎和裁判也不能幸免。细看之下,有竹制筹码,有烧饼,有烂菜叶子,甚至还有一只臭鞋子。

这擂台结束,胜负已分,赌输的人骂骂咧咧地退了场,一瞬间走了个精光,却是满场都押了熊天虎,竟然没有一个赌赢的人去找庄家要银子。

押了五锭银子输了个光的摇扇男子和他的随从走在最后头,两人出了屋,等到人都散了,悄悄折了回去,在屋外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

“方姜,你怎么看?”摇扇男子悄悄探出半个脑袋,盯着地下擂台的屋门口。

这名叫方姜的随从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想了想,回道:“公子,您脑袋探出去太多了,我啥也看不到了。”

摇扇男子回过头,嫌弃地瞅了瞅方姜,用扇子敲了他脑袋一下:“我是问你这个擂台诈赌的事,不是问你能不能看到。”

方姜揉揉脑袋,苦着脸摇摇头:“我看不出来,不像是听说的那样。”

摇扇男子沉思了一下:“确实,打是真打,也不像是假的。硬要说的话,更像是个大乌龙才是。”

方姜使劲点点头:“小的从未听说过……因为痔瘻被打破输掉比赛的……”

说到这里,方姜忍不住笑出了声,又被摇扇男子用扇子敲了一记。

“声音小点,等会被发现了,今晚你就不用吃饭了。”

这话对方姜来说,比什么都奏效,他立马闭上嘴,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摇扇男子再探头出去,边暗暗观察边自言自语:“虽说是乌龙,今日这局竟然一个赢家都没有,实在是稀奇。”

方姜忍不住悄悄搭话:“谁说没有,那庄家不就是最大的赢家。”

“嘘!”

眼瞅着屋里出来了几个人,摇扇男子赶紧拉着方姜一起蹲下。

这几人小心观察了一圈,见周围没有人,加快脚步,匆匆离去。

待到脚步声离远了,摇扇男子才和方姜悄悄跟了上去。

“一,二,三,四,五。”

两人跟在后面,赫然发现,除了庄家和裁判以外,擂台上打得分外火热,看似势不两立的熊天虎和漠北狼,居然勾着肩膀走在一起,那熊天虎裤子上血迹斑斑,甚是骇人。

五人往那人烟稀少的地方走,走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来到西郊一处破败的废屋。

说是废屋,不过是几根残梁上挂着些许茅草,墙垣已经坍塌得不像样子了。

庄家四处打量一番,没看见有人,便将手中提着的包袱放在地上,包袱散开,露出一大包银钱。

裁判人称胖山,真名叫什么,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看见这一大包银钱,胖山激动得脸上的肉止不住颤抖,伸手就想去抓,却被庄家捡起一根枯枝抽了一下。

胖山回过神来,讪笑着,两只眼笑得成了一条缝:“老大,我被这光闪得人糊涂了,您别介意。”

庄家撇撇嘴,就地坐了下去,挺挺胸脯,大手一挥,朗声说道:“数钱!”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