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嫁残疾后,团宠小农女多胎了(傅欣柔薛明池)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傅欣柔架着薛莺莺刚走不远,就看见了跌跌爬爬的薛清致。他一脸一身的泥,一看就是因为着急而慌不择路,摔的不轻。薛清致看见她们,立刻冲了上来。“大姐,大姐,我来救你了,你别怕,你别怕”声音颤抖着。“三弟,大……

书评专区

冲喜嫁残疾后,团宠小农女多胎了(傅欣柔薛明池)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冲喜嫁残疾后,团宠小农女多胎了》免费试读

傅欣柔架着薛莺莺刚走不远,就看见了跌跌爬爬的薛清致。

他一脸一身的泥,一看就是因为着急而慌不择路,摔的不轻。

薛清致看见她们,立刻冲了上来。

“大姐,大姐,我来救你了,你别怕,你别怕”声音颤抖着。

“三弟,大姐没事,是这位姑娘救了我,不然我恐怕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薛莺莺眼泪止不住的流,她确实是吓坏了。

薛清致惊讶的看着傅欣柔,他刚才还以为这嫂嫂是逃跑了,没想到她是来救人了,心中怪自己小人之心了,真不应该。

“居然是嫂嫂救了我大姐,大姐,这位就是娘给二哥娶的嫂嫂,嫂嫂救命之恩,请受清致一拜”薛清致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少年脸上挂着泪,感激的看着傅欣柔。

“你快起来,原来你们是一家人啊,那我更是救对了 ,咱们先不要耽搁了,那几人估计快要要醒了,到时候就麻烦了,咱们快找人把他们抓起来送官”傅欣柔说。

姐弟二人闻言纷纷点头,立刻止住哭泣,跟着傅欣柔快步往外面走。

刚出林子,她们远远看见一个拄着拐杖的妇人跌跌撞撞的往这边来。

“莺儿啊,我的女儿啊,娘来救你了啊”妇人哭喊着。

薛莺莺立刻奔上去:“娘,你怎么下地了,我没事,没事,幸亏刚才是这位姑娘救了我,如果不是她,女儿就要被那姓孙的侮辱了,怕是再也见不到您了”薛莺莺朴到妇人怀里放声大哭。

“是啊,娘,多亏嫂嫂,不然大姐就真的要被害了”薛清致也跑过去扶着她。

“谢谢你丫头,婶子无以为报啊,请受我一拜”说着就要下跪。

傅欣柔敢忙将人拦住 ,这有可能是她未来婆婆,这要跪了还得了?

“大娘,您不用这样,同为女子,自然要救姐姐的”傅欣柔说。

“娘,这就是您让我去接的二嫂,傅欣柔傅姐姐,刚才坏人了抓走大姐,多亏二嫂出手相救”薛清致解释。

薛母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女儿,身体不停的颤抖:“丧尽天良啊!这些个畜牲!幸亏你没事啊!不然娘也不活了啊!”

傅欣柔看见这一幕,仿佛又回到了上辈子,看见那些亲人重逢的画面,这样的美景太值得自己为之一博了。

心中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幸亏一切来得及。

赵氏抹了一把眼泪,对着眼前这个未过门的儿媳妇道:“原来你就是欣柔啊!多亏了你啊丫头,我真的没有办错这件事情,大仙让我请你来,你就是来救我们家的,太好了,太好了!”

傅欣柔真的很想说大娘您买卖人口,您这做的实在不对,可是她不能说啊,这个书中的旧社会就是这样,她不可能一下就改变这些人的思想。

“大娘您不用客气,救了大姐我也很开心的,误打误撞”傅欣柔笑着道。

“哎!真是好孩子,快快快,都跟我回家,你爹你二哥这会都急疯了呢,咱们先回去看看他们,也好让他们放心”赵氏说。

傅欣柔立刻阻止说:“那个,大娘等一等,咱们要先去找村长,然后把那几个混蛋送去县衙”

“对的,姐姐,我这就去找村长,报官”薛清致说着就要跑。

“等一等三儿!”赵氏连忙拦住了儿子。

“丫头,唉……咱们不能找人啊”赵氏说着,原本就不清明的眼睛,开始流泪。

“为什么”在场三人同时惊呼。

“莺莺啊,我可怜的儿啊,一旦宣扬开来,你的名声就毁了啊,别人根本不管歹人如何,只会骂你已经不是清白之身,就算你没有被侮辱,也是有口难辩啊!”薛母泣不成声。

三人一听,立马安静了下来,是啊,她说的对,女子名声尽毁,谁管恶人怎么样?

薛莺莺知道这事恐怕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她恨啊想,又开始哭起来。

“难道让这些畜牲逍遥法外?”薛清致脸憋的青筋暴起,恨不得杀了那些人。

傅欣柔冷静了下来,知道其中厉害,旧社会的制度风气,名声二字比洪水猛兽都可怕。

她开口道:“大娘说的对,是我们年轻考虑不周,不能毁了姐姐名声,既然咱们知道歹人是谁,等回去商量一个万全之计,定要为姐姐报仇雪恨!”

赵氏听着傅欣柔这话,心中越发喜欢这个儿媳妇,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买到了一个如此有勇有谋的女娃,看来她真的是老天派来拯救自己家的。

姐弟俩也觉得傅欣柔说的对有道理,好在解救及时,大姐没事,这会子还是先回去看爹和二哥要紧,其他再从长计议。

薛莺莺上前搀扶着赵氏,而薛清致先跑回去先报信了,不然家里人要急疯了。

傅欣柔想了一下,也学着薛莺莺上前扶着赵氏的另一侧胳膊。

那傅家,就在前面,看着近,却又有点远。

今天这一遭,她救了人,改了剧情,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改变什么,但是她心里特别高兴。

薛母的身体很差,走得很慢,傅欣柔也不着急,心底一块大石头已经落下,这会她很轻松。

几人慢悠悠的走到了薛家大门前,傅欣柔抬头看了一眼院子大门,在左上角悬着一个木牌,上面刻着一个薛字。

她跟着二人走进了院子,四下看了一圈,这院子四周是用木头做桩,竹条为栏,不大,一眼望去有四间屋子,土墙泥瓦,可以看出很穷,但是又透着干净清明。

还没来得及多看,她就听见屋里里面传来猛烈的咳嗽声。

薛父刚才听说薛莺莺被抓,直接从床上掉下来,爬着也要去救女儿,好在薛清致回来报了平安,才将他扶回了床上。

又听说薛莺莺是被那五两买来的冲喜姑娘相救,立刻就要见见救命恩人。

傅欣柔站在院子里面,还在打量着这个农家小院。

就看见薛嫣儿跑了出来,上来就拉她的手:“二嫂,二嫂,你快和我进屋来,爹爹要见你。”

小嫣儿方才听三哥回来报平安,竟然是嫂嫂救了大姐,这会她心里很感激这个嫂子,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生分。

说罢笑盈盈的就拉着她进了右边的一间屋子。

走进去,傅欣柔闻到了一股很浓的中药味,床上斜靠着一位中年男人,气息刚刚稳下来,还有些轻咳,这应该就是薛父。

只见他一副病容,瘦弱显老,一眼就知道长期卧病在床。

赵氏这会儿则斜靠在床的另一头,捂着胸口,也是虚弱的很,夫妇二人都感激的看着傅欣柔。

“快进来,丫头!”薛父开口,声音有些无力。

傅欣柔闻言走了进去,学着电视剧里面的样子,微微低腰道:“见过薛大伯,您可以叫我欣柔。”

薛父见她行礼,心里不由更生几分喜欢,没想到这姑娘如此懂礼节。

“不必多礼,欣柔姑娘,今天多亏你出手救了我儿,你就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啊,快…嫣儿快给你大嫂端个凳子坐”薛星攒激动的说。

“薛大伯,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折煞我了,我与大姐同为女子,必须要救”傅欣柔礼貌的回着。

“嫂嫂,您坐!”小嫣儿搬了一个凳子给她,一张小脸笑嘻嘻的,十分讨喜可爱。

“对,快坐下休息一会”旁边的赵氏也说。

“谢谢小嫣儿”傅欣柔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脸蛋。

这么老半天了,傅欣柔确实是累了,就坐了下来休息。

薛清致从门外走了进来,端了一碗水给傅欣柔:“嫂嫂,您喝点水。”

“嗯,谢谢你”傅欣柔接过去,咕嘟几下就喝完了,薛清致见状立刻接过来水碗,转身出了门。

薛父张了张嘴,但是又没有出声,表情有些微妙。

屋里稍微安静了一会,赵氏突然开口:“柔丫头,今日你救了莺莺,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虽然你来的不算是风光,但是我们绝不是那恶毒磋磨人的人家。”

“其实,买你过门,也是为了我那可怜的儿子,是我这老婆子出的主意,我这里给你陪个不是,希望你千万不要怪我们,只要你愿意留下,我们定会好好待你” 赵氏脸上很有些难为情,更多是感激。

毕竟,是她花钱买这姑娘冲喜,冲喜会夺人姑娘福运命数,而这姑娘却冒死救了她的女儿。

傅欣柔听了这话,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回话。

她心里对于买卖人这个事情,总是很没好感的,可这事在旧社会并不是什么错事,这薛母竟然和她道歉,说明绝对不是恶毒刻薄之人。

薛父脸色红了红,训斥道:“你这个无知妇人,我都说了冲喜一事根本毫无依据,你非要如此,真的是对不住这个丫头了,你就是看我下不了地,自作主张,你………”

薛父确实生气,他不是迂腐守旧之人,根本不信什么冲喜,当时他跟薛母吵了一架,但是薛母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油盐不进,他根本阻止不了。

赵氏听了薛父的话,顿时眼泪流了下来:“柔丫头,你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自然不能欺你瞒你,我今儿就把事儿都告诉你!”

傅欣柔听了这话,事有蹊跷,对着薛母点了点头,认真的听着。

“我会执意要买你来,全是因为我前几日做的梦,梦中那位仙人告诉我,如果要解决家中的困境,就要买你来冲喜,而且必须是买你。”

薛明摸了眼泪,又说:“那位大仙将你姓甚名谁,住哪都说的一清二楚,还说你在家受尽后娘折磨,买你也是救你一命,我原本也是不信,但是那梦如此真实,我就让老三去村里打听,谁知道真有你这么一个人,情形是分毫不差,我才深信不疑!”

“还有这样的事?”傅欣柔惊愕不已 ,直接站了起来。

“是真的丫头,我本来也不是那等迂腐之人,我一直身体不好,在家养病,从未见过你,更加不可能知道你的名字,年纪,是不是!”赵氏几乎是颤抖着说出口。

傅欣柔彻底震惊!

如果赵氏所说都是真的,那么这事情跟自己的穿越过来肯定脱不了关系,那个仙人,难道就是穿越大神?

既然已经救了男主姐姐,而且自己也没有死,改了剧情,那么就脱不了干系了, 如果是这样,不如好好留在这个薛家,弄清楚真相。

傅欣柔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大娘,我是自愿来的,您买了我也等于救了我,既然您说是有仙人指引,那一切就是命中注定的,您不要怪自己了。”

“真是个好孩子,你这样明事理懂事,以后再不提什么买不买的,那份卖身契我等下就让明池拿给你”赵氏开心的说。

“那就谢谢大娘了…………”能把卖身契拿回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欣柔真是懂事明理,我这弟弟好福气”薛莺莺说着话进来了,她手里还抱着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睁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傅欣柔。

薛莺莺刚才回来立刻就去了弟弟那里,报了平安,看见弟弟摔在地上,急的发疯,连忙将他扶到轮椅上,安慰了好一会就过了了。

说完她来到傅欣柔面前,将小五弟放在地上,又是深深的行了一礼,一旁的小男孩也学着姐姐行礼。

“莺莺再次感谢妹妹救命之恩,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将你当做亲妹妹疼爱!”

傅欣柔连忙扶她起来,又把小男孩抱起来,将自己的凳子给他坐。

“大姐快起来,再不要这样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嫂嫂,二哥来看你了,他来谢你救了大姐”薛清致在门外扯着嗓子喊道。

众人都扭头向门口看去。

傅欣柔能听见门外有车轱辘摩擦地面的声音,吱呀吱呀,有些慢,又有些着急。

很好奇,这书中的男主是什么样子的,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

傅欣柔站在薛莺莺身后,薛莺莺的长发有些挡住了傅欣柔的视线,于是傅欣柔微微侧身,向门口探出脑袋。

只见一架轮椅缓缓而入,薛清致在后面用力的推着,轮椅上坐着一个男子,也是探着脑袋看向门里面。

薛明池刚才听薛清致说大姐被抓,急得推车就要去救人,直接摔在了地上,他恨啊!恨那些恶人,更恨自己没用,爬不起来去救大姐。

又得知是那冲喜姑娘救了大姐,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他急着就想来感谢这位救命恩人。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