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厄乐园:物理超度最为致命王运,极厄乐园: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小说免费阅读

听着对方如同死志一般的话,王运又是一阵头疼。他们两个本名分别叫无左和无右,是八岁的王运从一对人贩子手里救来的。当年的他被王伟美其名曰保护着,其实是软禁,他坐在保姆车上,没有任何目的的看着周围人的所思所……

书评专区

极厄乐园:物理超度最为致命王运,极厄乐园: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小说免费阅读

《极厄乐园:物理超度最为致命》免费试读

听着对方如同死志一般的话,王运又是一阵头疼。

他们两个本名分别叫无左和无右,是八岁的王运从一对人贩子手里救来的。

当年的他被王伟美其名曰保护着,其实是软禁,他坐在保姆车上,没有任何目的的看着周围人的所思所想,这也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了。

“嘿嘿,这么两个可爱的孩子,带去打断腿要饭,一定能让不少人心疼吧,等长大了没有利用价值了,器官也还年轻,还能赚不少钱。”

两个不同于众的声音传到了王运的脑海,他定睛一看,一对中年夫妇各自背着一个长相极为相似的男孩且非常俊美的少年,两个男孩如同睡着了一般,趴在背上一动不动,看起来都不到十二岁。

“王爷爷,那两个人好古怪啊,像是拐卖儿童的,你能帮我拦住他们吗?”王运面色不改的朝坐在他旁边的一位白须老人讲了一句。

老人给车后的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得到肯定的答复便打开了车门。

王伟平时虽然会限制他的自由,但本身他想要做的事情基本上有求必应。

老人下车走到中年夫妇身前,指了指二人身后的孩子没有说话。

中年夫妇见老人是奔着孩子来的,有些慌了。

中年男子一开始还有些慌乱,四周一看似乎只有这一个老头顿时嚣张了起来。

“怎么?我背自己家孩子怎么了?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附近可没有摄像头,我要是打了你也是白打,你这么大年纪了摔倒了还能爬起来吗?”

老人摇了摇头,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有摄像头你们也得死啊…”

“臭老头嘀咕什么呢?再不走我踹…额”

中年男子还没说完老者便一掌拍在了对方的喉咙上。

对方顿时喘不上气,喉结破碎出气进气都没有了,只是费力的发出呻吟,倒在了地上,嘴角流着鲜血,身体还不住颤抖着。

“你…你…杀人啦,救命啊。”那中年女子顿时吓白了脸,扯着嗓子大喊,希望有人能注意到她,如果是警察就更好了,投案自首可比死要好多了

“刮躁!”

老人眉头一皱,又一掌拍在了女人的头顶上。

女子的天灵盖顿时凹陷下去,倒在了地上不住抽搐着。

“啪…啪”

街角顿时涌现出一堆黑衣人,将两人的尸体以及男孩带走了。

“等…等一下,把两个孩子带回来吧。”

王运忍着恶心,对外面喊了一句。

黑衣人看了眼老者,见对方点头,便将男孩放进了车内。

回到家中,私人医生检查结果为被击中神经密集区域侧颈部造成晕眩,将二人放在了十八平米的大床上,开启了按摩模式。

王运已经很久没有和同龄甚至稍微大他一些的孩子玩耍了,他每天都被要求待在王伟的身边,随时待命。

就在他等的快要睡着时,才突然听到一些声音。

“咱们等到什么时候。”

“他快要睡着了,等他睡着了咱们就离开。”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王运刺激清醒了,最让他惊奇的是,二人并没有开口说话,像是用思想交流一般,任何人都听不到。

王运怕对方误会,以为是自己绑架了他们赶快解释道。

“那个,其实我是从人贩子手里把你们救出来的,如果你们想走随时可以跟我说,没必要等我睡着再走的。”小王运一脸单纯的看着二人说。

“糟了,他好像能听到我们交流,怎么办。”

“一不做二不休,噶了他。”

王运听到赶忙摆了摆手。

“别。”

可还是晚了一步,两人瞬间腾起,奔向离他们不过一步之遥的王运。

“滴!检测到有人恶意袭击主银,开启防御模式。”

一嘴东北腔的人工智障突然响起,二人被一个巨大的苍蝇拍,拍在了床上,起都起不来。

“都跟你们说别了,现在好了他们应该知道消息了。”

王运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一脸无奈的看着二人。

“老登,松开他们,如果让王爷爷,知道他们想袭击我,会被打死的,直接将他们送走,只要我不跟着出去就不会触发警报。”

他焦急的开始手动操作,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楼梯出现在大床的中间。

“快走吧,回头再联系,这是我的qq号,爺丶褙殇伱吥嬞就是我了,有缘再见。”

没有给他们拖沓的机会,直接将二人推下了楼梯。

“哒…哒…哒…哒…哒”

无数脚步声从门口响起。

“砰。”

大门被直接推开,无数的黑衣人簇拥着老者进入了房间。

“那俩小子人呢?”老者不怒自威说。

“没有,王爷爷,那俩人刚醒我就把他们送走了。”王运知道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有人企图对他动手,恐怕就不是轻伤这么简单了,那两个孩子肯定会彻底消失。

老者一脸不信“那老登为什么会触发防御警报?”

“其实不瞒王爷爷你说,我在偷偷练习七伤拳,已经打到第六伤了,威力过大,才不小心触发了警报。”

说完还有模有样的拍了自己几下,就是小胳膊小腿显得没什么气势,甚至还有些可爱。

王爷爷本身还是很喜欢王运这个善良的孩子的,只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也只能眼看着王运被囚禁,而不敢多说。

“好了,知道了不用再解释了,以后少把外人往家里带吧,你的身份不允许你像普通孩子一样嬉戏打闹。”说完叹了口气便带着一大群人出去了。

“喂,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王运回过神来,只见左左举着左手不停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没事,只是想到了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话说我为什么一回想就会被打断,这是什么奇怪的设定。”

“回头再想吧,景甜带着那卖狗的老板过来了。”

只见他身前不远处跪着一个被打的浑身是伤的年轻人。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