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瑜思顾渊驰瑜顾渊,驰瑜思顾渊小说免费阅读

顾渊看着白霜交在手中那个有年代感的本子,拿在手中就像烫手的山药,心里很是纠结。正人君子怎能偷看人女孩的日记呢?嗯,正人君子也是需要媳妇的,做好心理建树后,顾渊果然整个人都轻松了,道别白霜后去做了一件大……

书评专区

驰瑜思顾渊驰瑜顾渊,驰瑜思顾渊小说免费阅读

《驰瑜思顾渊》免费试读

顾渊看着白霜交在手中那个有年代感的本子,拿在手中就像烫手的山药,心里很是纠结。正人君子怎能偷看人女孩的日记呢?

嗯,正人君子也是需要媳妇的,做好心理建树后,顾渊果然整个人都轻松了,道别白霜后去做了一件大事。

撬开本子上的锁,翻开扉页,上面一行清秀的字:池鱼思故渊。池鱼和故渊这四个字旁边都有两颗粉色小桃心。右下角: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顾渊看到这:“这家伙啥时候这么….啧啧啧,真是有点不适应,这家伙还真是肉麻到让人起鸡皮疙瘩,啧啧…….”

嘴上很嫌弃,可是嘴角却始终扬起,快要咧到耳朵根儿了。翻得速度非常慢,一边翻一边吐槽。

第二页抄了一首小诗

从前慢 木心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诗的下方还有这样一段话:(好希望日子能慢一点,我们就能多点时间。不知道你是否也这样想,唉,一个人的兵荒马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秘密,没有人知道。)

看着看着,顾渊摸了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心里酸酸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为什么自己没有在主动一点呢。每一次向前一点,她就在退后。

顾渊拿起笔,在这段后面加了一句:顾渊知道,顾渊喜欢驰瑜,所有人都知道。

第二篇写着:2010年11月20日,天气晴,心情阴

今天文理分班了,好难受呀!

又要换新环境了,当老师念完名字,看着昔日的同学们开开心心,三五成群的结伴去找新班级了,一个人的寂寞,只有我自己。

为什么关系不错的同学没有一个和我在一个班的,一直坐在原位慢腾腾的收拾东西,哪有可收拾的,毕竟学霸是没有课外辅导书的,只有桌上那一沓。学霸的世界从来没有刷题一说,学霸有脑子就行。

顾渊摇了摇头,还真是骄傲呢!不过,这家伙有底气骄傲,小脑袋确实聪明,虽说给她讲题,都是小打小闹,每次都是为了逗她,一逗就上头的那种。

还记得上次不知道什么原因,从来没见哭过的人红了眼眶,就和齐昊那家伙故意说讲磁场,给她跳了段手指舞。结果还被她嫌弃了,每次这家伙见到齐昊比见到自己高兴多了。

明明两人才是同桌,中间却像楚魏之界似的,她好像是过道那边人的同桌,踩了一下她的凳子,整个人就蹭的跳出了座位。

顾渊一边感慨一边往下看,越来越理解不了这家伙的脑回路,女生都这么别扭吗?

下面一段:果然世界给你打开了一扇窗,必然会封死你出去的门。

学霸的孤独没人懂,我站在冷风中,仰望芸芸众生,无敌是多么寂寞。

好了,属于这个班的孩子都来了,学霸也该灰溜溜的退场了。

一个人慢悠悠的抱着书去了属于自己的理科世界,往里面一望,太可怕了。这些人叽叽喳喳的,难道孤独只属于我吗?果然新班级很热闹,而与我无关,陌生的面孔,怎么办?

就这样看着老师来了,抱着书进去了,怎么没有空位呀?放眼望去,站着的就我一个人。

“同学,你坐我这吧!”

转头发现,是个眼睛不大的男生,笑呵呵的。

“是说我吗?”不太敢确定,最近眼睛近视了,又不想戴眼镜,问一下,避免尴尬。

“嗯,坐吧,你还抱了那么多的书。”

“谢谢,还好,不多,其他的都扔了。我还是站着吧,一会就排座位了。”

“哦,好吧,你要是抱不动可以放我这。”

还真是个好孩子,乐于助人。唉,有杀气,这眼神是啥意思。

旁边那个男生怎么那么高,坐那和我站着都一样高了,好想问问他吃了什么,为啥我就像吃了生长抑制剂,一直不长个。不过,刚和他视线对上的一刹那,还是算了,有点冷漠。

果然,浓缩的都是精华,就如本学霸。

脚快麻了,好在老师终于念完了名字。

毫无疑问,按名次排座位,又是学霸专区,果然后排从未属于过我。好想坐后面,前面待得我脖子疼。

咦,同桌怎么是他,冷冰冰的家伙,刚刚那个眼睛小小的男生多好呀,这样就不用我去想话题了,沟通太方便了,要不本学霸还得费脑子沟通。

今天心情不会好了,没有话题的同桌是不会开心的。我好不容易记住的那几个朋友离我而去,独留我一人分到这个班。

顾渊终于明白了,初见印象不好呀。明明自己才是关注到她的人,小小的一只,走路慢吞吞的,在楼道里就见过,只是她没记住,看着这家伙面无表情的抱着书,小胳膊小腿的,没想到是一个班,自己让齐昊去问她,到头来她只记住了齐昊,竟然还希望和齐昊那二愣子坐同桌,切,遇到的躲不掉,最终只能是我。

还眼睛小小的那个男生好,唉,自己的媳妇,不生气。又自恋又臭屁的家伙,之前怎么没发现。

顾渊再次提笔。

写下:呵呵,只能是我。还有你眼神好像劈叉了,我才是那个关注到你的人,怎么就能是那个二愣子。

接着往后看,背面却又写了一段话: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就是初见,虽然不美好,却成了同桌,从未想过会让我这样偷偷记了十年。

2020年6月25日,天气阴。

初见就是结束呀,这个天气依然乌云密布。

果真,古人成不欺我,一定得看天象,这不就是前后呼应,开头就暗示了结局。

顾渊真的不知道说啥好了,这个戏精本精,不配合还能咋样。

回复了一句:拨开云雾还你一片艳阳天。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