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残疾大佬被重生白月光宠哭最新章节,岚尽辞裴如琛小说免费阅读

得到回复的司机再一次陷入自我怀疑。见鬼了。真的见鬼。最恨老板的岚尽辞竟然跟老板跑了,现在还要跟老板回家???……是老板又被当成傻子耍了,还是岚尽辞那女人在和裴言硕赌气?他不太敢听岚尽辞的话,保险起见,……

书评专区

退婚!残疾大佬被重生白月光宠哭最新章节,岚尽辞裴如琛小说免费阅读

《退婚!残疾大佬被重生白月光宠哭》免费试读

得到回复的司机再一次陷入自我怀疑。

见鬼了。

真的见鬼。

最恨老板的岚尽辞竟然跟老板跑了,现在还要跟老板回家???

……是老板又被当成傻子耍了,还是岚尽辞那女人在和裴言硕赌气?

他不太敢听岚尽辞的话,保险起见,又问了他老板一句。

裴如琛看向岚尽辞,后者慢悠悠替他扣回被她蹭开的衬衫扣,间或给他个眼神,告诉他自己真的没胡说。

裴如琛看了她几眼,哪怕不知她用意,还是同意了。

“走吧。”他回复司机,司机这才敢再次启动车子。

到了裴如琛的府邸,岚尽辞依旧抱他下车。

这又吓坏府上一群属下和佣人:那是岚尽辞吗???

是恨老板恨到,发誓正眼看他一眼就要被天打雷劈的岚尽辞吗???

是从婚礼跑过来的吗?

抱他们老板的姿势又是认真的吗???

她抱得动他们老板……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

裴如琛的管家出来时,更是差一点摔倒。

有一瞬间,他都想拔枪相对,生怕岚尽辞下一秒就劫持他们老板,或者把老板扔地上摔死。

等确定她没任何过激动作,反而轻柔无比把裴如琛放到轮椅上,管家才颤抖着松开按在枪套上的手。

岚尽辞就当没看见他的小动作,推着裴如琛进门。

一群人眼睁睁看着。他们经过哪里,哪里的佣人就让出一条道,然后继续眼睁睁看着。

到了内宅,岚尽辞也不看里面的样子——她做鬼的时候来过这里,对这个地方不算陌生。

管家再次上前,想接过岚尽辞手中的轮椅,岚尽辞侧身避开他,垂眸淡淡:“我来。”

管家直接被她的眼神吓到,猛然发现:今天的岚小姐是不是比以往要凶?

她是老板最爱的人,他不敢惹她,就又用眼神询问裴如琛。

裴如琛还是不知岚尽辞到底想干嘛,就先由着她去,示意管家不用管。

岚尽辞把裴如琛推到内宅沙发,刚想抱过去让他坐得舒服点,却又发现:“嗯?你是不是该先疗伤换衣服?”

话音方落,管家和佣人们才意识到:他们老板身上带着血!

也才从刚才的震惊中回神:老板本来就是去阻拦人结婚的!

那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裴言硕,竟然为了别的女人,骗婚骗器官!

不仅如此,他们老板明明是那臭小子的大长辈,辈分在整个裴家都很高,还是一手带飞整个家族的人!见大长辈出事,那龟孙子马上翻脸不认人,还想搞垮他长辈的财团!

想到这里,管家就义愤填膺:“爷,那臭——”看到岚尽辞在,怕她翻脸闹事,他才又改口:“裴言硕有刁难您么?您伤势严重么?李医生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您再等等。”

话音未落,岚尽辞淡声:“你刚刚想喊裴言硕什么?”

管家心一颤,心说糟了,被逮住,岚小姐要为爱翻脸了?……老板要被自己拖累了?!

却听岚尽辞继续:“该不会是喊‘臭小子’吧?”

管家差点跪下,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那种意思,你——您别误会!”

裴如琛也怕她生气,替管家解释:“口误而已,没有恶意。”

岚尽辞却垂眸看他一眼,淡声:“你以为我会误会生气啊?”

复又看向管家:“我只是在说,臭小子骂得不够,论辈分,他也不配啊。得换换,比如什么龟孙,鳖孙,断子绝孙男——这些才配得起他。”

管家瞠目结舌。

周遭佣人原地石化,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岚尽辞亲口说出的话。

“那个……岚小姐,”管家战战兢兢,“可您和裴言硕不是——”

岚尽辞:“我现在穿的什么衣服,你看到了么?”

管家往她身上一看,看到破破烂烂的婚纱,再看到那光着白花花的大长腿,连忙收回目光别过眼:“婚、婚纱啊……”

岚尽辞:“那我的婚纱完整么?”

管家:“不完整了……”

“那一个喜欢新郎、一心一意想和新郎结婚的人,会允许自己的婚纱在婚礼上破成这样、脏成这样么?”

“理论上不会允许……”

“那不得了?”岚尽辞收回目光,轻嗤一声:“能成这样,自然表示感情不在了,还需要问么?”

管家心说那你们感情有问题,也别来招惹咱们爷啊???

谁不知道咱家爷对您什么心思,您跟别的男人吵架闹脾气,还来找爷当挡箭牌备胎?您这行为合理么???

但他不敢和岚尽辞说,尤其不敢当着老板的面和岚尽辞说。

眼睛提溜转一圈,落到裴如琛那里,意思在问:这话我们该信不该信?

……裴如琛自然无法回答他该信不该信。

不过岚尽辞的话,让他和管家一样,也联想到在借他和裴言硕赌气。

裴如琛低下头,就当想不到那种问题,问岚尽辞:“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岚尽辞也当看不到他的掩饰,利落回复:“你家有多余的卧室么?”

裴如琛侧着无伤那边侧脸,看她一眼:“有。你要……?”

岚尽辞:“住在这里。”

裴如琛:“……”

管家佣人们:“………………”

岚尽辞:“我不是说暂住、借住、临时住。”

“我的意思是,我想长住,住到天荒地老,到你相信我,到你恢复健康,到你生生世世都离不开我。”

裴如琛:“我已经离不开你。”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紧紧抿起唇。

岚尽辞唇角勾起不易察觉一抹笑。

管家下属们则痛苦扶额:裴爷啊……

您清醒一点!

把自己软肋给人家袒露得明明白白了,您真不怕别人算计您么?!您已经在被利用了啊!

岚尽辞轻笑一声,看到这群下属的反应,她倒是满意。

“嗯,我知道。”

她坦然接受这“表白”,也坦然呈现给大家看。裴家下属都忠诚是她一直都知道的,既然如此,她就要连这群人一起感化了。

裴如琛的佣人们心想:这是明明白白要利用裴爷的意思了???

这女人已经脸皮厚到,要仗着裴爷的厚爱登门入室、把人当工具的程度了么?!

——咱们裴家也还没落魄到任人欺负的程度吧?!

大家都心累得不说话,“心疼裴爷”四个字明晃晃写在脸上。

可惜裴爷显然要为爱牺牲,只见他沉默小半晌,就如同大家所料,回应岚尽辞道:“那好吧,住哪里你说,让老罗去安排。”

罗管家:“爷啊……”

岚尽辞:“我要住在你隔壁。”

“——当然,和你睡一起也行。”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