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顾依忻魅世厉冥《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在线全文阅读

“不管怎么说,你明天给我乖乖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等我和你舅舅上山请了灵符回来,顺便给你一个惊喜的大礼物。”外婆凶巴巴地说完,然后转身走出了院子。我皱着眉,看她有些步履蹒跚的背影,说实话,外婆不让我……

书评专区

小说顾依忻魅世厉冥《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在线全文阅读

《红婚轿,妖夫非要娶克夫的我》免费试读

“不管怎么说,你明天给我乖乖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等我和你舅舅上山请了灵符回来,顺便给你一个惊喜的大礼物。”

外婆凶巴巴地说完,然后转身走出了院子。

我皱着眉,看她有些步履蹒跚的背影,说实话,外婆不让我上狮子山,是担心我在那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大山里撞邪。

而我,却担心她年纪大了,万一不小心摔着,我的内心如何能安?

可……

那座狮子山里,真的有山神和山妖吗?

这我虽然听说过,但身为新时代的年轻人,我怎么会相信这种荒唐而迷信的事情呢?

可是为了不惹外婆生气,我只好对着她的背影说道,“好好,外婆。明天我乖乖听你的话,待在家里,给你和舅舅做好吃的晚饭等你们回来。”

“这还差不多。”外婆虽已经离开院子,但她的声音还很清晰传进厨房内。

我系好围裙,从冰箱里拿出今晚晚餐要用到的食材。

把它们各放到水盆里解冻,脑海里,突然又想起午休时,做的那个噩梦。

——“顾依忻,为了庆祝咱们重逢,我今晚得回去好好准备一番,明晚这个时候,再来接你。”——

明晚这个时候,再来接你?

我一想起这句话,耳边,竟莫名其妙地回荡着,这个令我熟悉的性感嗓音。

紧接着,“咚”一声,我拿着冻骨头的手一抖,一根冰冻的猪骨头掉到了地上。

“呃~”我又自己吓自己?

晃了晃脑袋,弯腰将那根猪骨头捡起来。

“叮铃叮铃叮铃——”这时候,手机铃声作响。

我忙将猪骨头放进盆子里,抓起毛巾擦了擦手,才掏出口袋里的手机。

看到手机的屏幕,竟然是未知号码?

我迟疑一下,要不要接听,万一是带毒的诈骗电话,让我手机中毒怎么办啊!

况且我又是个穷人,手机一旦中毒,也没多余的闲钱换新的!

于是没有去接,挂掉了。

刚挂掉,就有一串短信发送到我信息里。

我很不耐烦的低头查看,短信里写着,有个快递邮寄到我家的院子外,让我现在就去取。

这就郁闷了,我都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网购了,究竟是谁恶作剧,乱发短信过来骗我?

下一秒,隔壁王婶怀里抱着一个大纸箱,屁颠屁颠地走进我外婆家的院子里头。

看到正在厨房的我,她抱着纸箱笑着走来。

“依忻啊,你说,这是谁给你寄的快递呢?快递员连电话都不打一下,也不喊一声让你出门取,就这么不负责任的把箱子往你家大院的门口一丢,直接开车走了。要不是我正巧出门见着,说不准被哪个贪心的顺手牵羊了呢。”

王婶说完,替我将纸箱抱进了屋里,然后抬手擦了把汗。

我见状,急忙跑出来,看着箱子狐疑地说,“王婶,这似乎不是我的快递!我已经好久都没有网购了……”

话刚说完,只见纸箱上方,贴着一张收件人的地址和电话号码,上面还印刷着一个黑色的名字。

“顾依忻!!!看,上面都写着你的姓名,还有你家地址,这不是你的,还是谁的?”王婶笑着翻了我一眼。

“……”我越发感到郁闷,该不会是,哪个朋友寄给我的生日礼物?

可是仔细想想,我长这么大,并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根本不存在有朋友给我寄生日礼物这种事。

“唉,别墨迹了,依忻,你赶快打开看看,里面都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是很多好吃的特产。”

王婶平时就是个吃货。

每次看到我有快递送到,都会殷勤的往我屋里送。

我知道她贪吃,买吃的东西,都会多买一点,回到后,都会分给她一些。

这次,她看着我干发呆不拆快递,她有些嘴馋急了,就径自拿起桌上的一把小刀,替我把那纸箱给拆了。

纸箱被打开,里面吃的东西倒是没有,只有一只洗得干净的布鞋,还有一个装满草药的背篓。

这不是梦里,我走丢的那只布鞋?还有在我逃跑时,被我丢弃山上的背篓?

我猛地倒抽一口冷气,两脚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唉,这是谁啊?竟然给你寄这些?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呢?”王婶一脸嫌弃地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屋子。

我看她离开,转身跑回厨房拿手机,翻看那些短信。

可令我感到更加惊讶的是,刚刚发来的短信,竟然奇迹般地不见了。

还有那个未知号码,也被删除得干干净净。

谁干的?

我脑袋此刻,嗡嗡作响,怎么也想不通,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还能远程操控我的手机?

就算我的手机中毒,被人恶意操控,那么,给我寄来的布鞋和背篓呢,又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刚刚那个噩梦,是真的?我想到这些,心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要是真的,我跟梦里叫历冥大人的男子,又是什么关系?

困惑间,我抓起那只布鞋,走回房间。

当打开鞋柜,里面本来放得好好的一双布鞋,真的不见了一只。

而它,就在我手里。

“叮。”手机短信提醒。

我低头,看着又是条匿名的短信。

“今晚子时,穿着它们,来老地方等我,如若不来,后果自负。”

我念完那条短信,恨恨地咬了咬牙,“都什么鬼病毒啊?还敢往我手机乱发短信?小心我诅咒你吃shi去si。”

我很生气地咒骂,然后将短信删除掉。

丢下手里的布鞋,气冲冲回厨房准备晚餐去了。

傍晚时分,我已煮好晚餐,外婆和舅舅从城里开车回来,还买了很多吃的和用的东西。

我小跑出门,给他们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回屋里。

“妈,依忻,今晚我就不在家里陪你们吃饭了,我今晚有场饭局,来了位非常重要的人物,邀请我们公司的主管一起共餐。”

舅舅放下手里的大包小包,转身说道。

我点点头,“舅舅,你要开车去的话,记得别喝酒。”

舅舅冲我一笑,伸手拍了拍我的肩头,“没事,那大人物是我老板的侄子,他叫历冥,我怎么也要给他面子,陪他喝几杯,喝醉了,请个代价替我开车回来就好。”

“哦。”我听着他的话,淡淡地回应一句。

似乎想起什么来,一把拽住舅舅。

“等等,舅舅,你刚刚说,你上司的那个侄子,他叫什么来着?”

“历冥。”舅舅淡淡地回答,然后又补了句,“他叫历冥。但别人都称呼他历冥大人。”

历冥大人?!

我惊得下巴差点掉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