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女帝苏子刘一诺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雪整整下了一夜,往日里这样的早晨是很热闹的,鸟鸣虫叫,偶尔还会有野猪来道观后面的小菜院里偷吃,今天因为这厚厚的雪,整个世界都清静了。苏子推开门,伸了个懒腰,去厨房里熬了一锅小米,切了一盘野猪肉做的香肠……

书评专区

我的女友是女帝苏子刘一诺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我的女友是女帝》免费试读

雪整整下了一夜,往日里这样的早晨是很热闹的,鸟鸣虫叫,偶尔还会有野猪来道观后面的小菜院里偷吃,今天因为这厚厚的雪,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苏子推开门,伸了个懒腰,去厨房里熬了一锅小米,切了一盘野猪肉做的香肠,一碟咸菜,看了看那女孩的房间还没动静,不知道该不该去喊,唉,都已经十九岁了,从来没有和陌生女孩相处过,怕一时不慎出了丑。

一诺其实早醒了,苏子的药效果很好,一诺很清楚地感觉到那药力凝聚在丹田处,温暖,平和,一点点修复着内伤。

配合药力,运行本门心法,一夜时间,一诺已恢复了不少,现在只要不动用丹田真气,已无大碍。

师姐那一掌,当真想废了自已丹田?

看着在厨房门口犹豫不决的那个挺帅气的男孩,“苏子?”一诺忍不住笑了一笑,医术当真不错,体内却没有一点真气波动,只是一个普通人,唉,等伤好了,自己得早点离开,决不能拖累人家。

一诺整了整衣服,理了理头发,推开门,苏子见了,总算不再担心饭凉了怎么办,“熬了点小米粥,喝点吧”。

“嗯”。一诺点点头,走了过来,见擦得干干净净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谢谢。”

“不用。”苏子说。

饭菜很可口,比在宗门里的好吃,特别是那香肠,竟是难得的美味。

“很好吃。”一诺道。

“山里的野猪,有时会来我的菜地偷菜,我也顺便偷一个野猪回来吃。”苏子想开个玩笑,又不确定算不算玩笑,所以有些尴尬地瞄了一眼一诺,一诺却是笑了一笑,“也算公平。”

“你师父呢?”一诺问。

苏子回道:“前年去世了。师父把我从小养大,还教我医术,可是在他临走时,我却无能为力。”

“对不起啊,不过人终究逃不过生死。”

“嗯,我知道,我当医生这么长时间,也见过了很多生死,人嘛,风光也罢,失意也罢,最终的归宿都是一样的。”苏子很有些感慨的说。

看着略显老气横秋的气势,一诺道:“你,多大了?”

“十九。”

“十九?和我一样大?这么巧啊?”一诺惊喜地问。

“是吗?你几月?”苏子说道。

一诺碰上同龄人,还是很高兴的,从小生活在宗门里,那些师兄师姐都比她大很多,“我九月,你呢?”

“嗯,我不确定,师父捡到我的时候,是在八月十五,我后来问他捡我的时候,我大概有多大,他说也就几天的样子,所以我应该是八月。”苏子说。

仿佛一下拉近了距离,人有时候很奇怪,或许几年相处都形同陌路,也或许一句话就能成为知己。

饭吃得很香,苏子终究还是没有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虽然自己从小生活在这个小山沟里,谈不上有多少见识,但拥有一身钢筋铁骨,在这个世界上绝不是普通人。

师父在村民眼里已经是能人异士,得道高人,自己却是知道他几斤几两,除了医术方面确实高明,别的所谓道法,都是些骗人的玩意儿,师父他治病救人时,有时候为了增加患者信心,也会假借道法的名义,行的却是药物医术,效果却是更佳,苏子学不来那些招数,所以村里的老者常常感叹师父驾鹤西去,人间再无高人。

那一诺的一身钢筋铁骨,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世间真的有什么功法可以炼就这超人的体质。

而能够将一诺的丹田震伤的,又会是什么样的人?一诺的功力,自己凭感觉与自己差了不少,却没有一个量度来判断,震伤一诺的人功力如何?自己能不能应付得了?

苏子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但也不是莽撞的人,想想可能因为一诺而面对诸多不确定的麻烦,他有些头痛。

算了吧,我是医生,我在救人,凭感觉一诺是一个很好的女孩,这就够了,遵从自己的内心吧,你们的是非我且不管,只是莫要招惹了我。

看着一诺吃了药,嘱咐她继续休息,不要到乱走,便来到院中,扫起了雪,这时,远远的一个女孩喊:“苏子哥,苏子哥。”

是山下村里的阿倩,慌里慌张地跑过来,差点滑倒。

“阿倩,小心点,怎么这么早啊?”苏子笑道。

阿倩一大早过来,脸冻得通红,却满是兴奋:“昨天大雪,王县令担心咱们山里缺食物,送来好些粮米,还有鸡鸭,你看。”说着,阿倩把藏在身后的用草纸包得厚厚的东西拿出来。

“哈哈,这是啥呀?”苏子笑着问。

“王县令派来的人说,这是县里聚福楼的烧鸡,特别好吃,我爹只有过年才肯给我买一回。”阿倩很高兴,连眼睛仿佛都在笑。

苏子笑道:“就你嘴馋,咦,王县令怎么没有给我送吃的啊,不怕我在这道观里饿死?”

“哪能啊,我听说东西都运到村里了,道观离村里远,我们领完后,村长再派人送来,再说你这个大医生,说不定村长要亲自给你送呢?”

阿倩说着,把草纸一层一层揭开,竟是包了整整六层,揭开后,那烧鸡冒出了热气,阿倩拧下一个大鸡腿递了过来,“我在家热透了的,现在还不凉,苏子哥,快吃。”

苏子无奈地接了过来,他何尝不明白阿倩的心意,在别人看来,他们真的是青梅竹马,但从小到大,苏子一直以哥哥的身份自居,前些日子,苏子想了好久,终究怕误了阿倩,所以给阿倩说了自己的想法,当时,阿倩哭成了泪人,跑回了自己家里,可后来,阿倩像没发生这回事一样,还是整天跟着苏子后头,苏子哥苏子哥喊,苏子心疼,却也没有办法。

苏子的胃口并不介意多填几块烧鸡,自从雷击后,他发现自己即可以几天不吃饭也无妨,也可以一顿吃很多也不觉得撑,半哄半品尝,总算哄着阿倩吃完,下山回去了。

转回头,一诺站在门口,笑道:“多好的女孩。”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