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龙庭太子!天生帝王!最新章节,刘怀小说免费阅读

七天后,洛都依旧风平浪静。大汉龙庭乃是圣域,甚至整座大荒世界的超然势力,更有大帝镇守。终究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他们来到洛都,恐怕也只是想亲眼看看远古时期的无上帝脉是何存在。虽然,也啥都没看到。就这样,……

书评专区

玄幻:我!龙庭太子!天生帝王!最新章节,刘怀小说免费阅读

《玄幻:我!龙庭太子!天生帝王!》免费试读

七天后,洛都依旧风平浪静。

大汉龙庭乃是圣域,甚至整座大荒世界的超然势力,更有大帝镇守。

终究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他们来到洛都,恐怕也只是想亲眼看看远古时期的无上帝脉是何存在。

虽然,也啥都没看到。

就这样,太子刘怀在帝宫中安然茁壮地成长。

叶枯雪落,三年时间眨眼而过。

帝宫,药园。

一个身材瘦小,眉清目秀的三岁男童身穿高贵青龙袍,蹑手蹑脚地走在御药园肥沃的灵土上。

男童的头上还趴着一头神俊的蓝紫色小兽。

帝宫的御药园占地辽阔,里面种着繁盛茂密的灵药和圣药,甚至还有神药的存在。

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郁药香,让人吸上一口都感到精神气爽,体内灵力躁动。

“喂,别乱动,被药爷爷发现咱们又来偷他的灵药,咱们就完了!”刘怀不大的身影躲在高大的灵药下,小声说道。

“呜呜!”

“呜呜”

头顶的小兽向着一个方向使劲地瞅着,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

刘怀也向那个方向望去。

随后他稚嫩空灵的童音响起。

“你还是不是人了。那雷玉灵果,咱们上回都给吃干净了,人家现在才长出小果,都还没成熟你就想祸害?”

“呜呜…”被老大骂,小兽委屈地叫了两声。

随后又望向另个方向,显然那里也有一株灵药深得小兽喜欢。

“那个也吃过了!上回你把那药根都给啃了,药爷爷差点没打死你!”

“那个也吃过了!”

“哎呀,那个前天才吃完。”刘怀捂着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满脸无奈。

一人一兽讨论了半天也没决定吃啥。

原来,他俩已经把这满园的灵药都吃个遍了!

“呜呜。”小兽满脸颓废地看着刘怀,萌萌兽瞳中的意思很明显。

你说,咱们吃啥,总不能白来吧。

刘怀微微思量,随后他小脸轻抬,一双璀璨的黄金瞳望着某个方向。

小兽也望向那个方向。

在那里,有一颗比刘怀还要高出许多的亮紫色植株不断摇摆。

在那亮紫色植株上还挂着两枚成年人拳头大小的紫色果实。

小兽猛然瞪起两个大眼珠子。

那是…圣药?

雷桐圣株下,刘怀仰头看着在阳光下栩栩生辉的晶紫色果实,舔了舔嘴唇。

头顶的小兽更是满脸垂涎,心里充满了佩服。

果然,老大就是老大!

胆子大!圣药都敢吃!

刘怀伸手抓向那两枚雷桐果。

然而,圣药有灵,岂会那么容易被人得到。

雷桐圣株疯狂的摇摆,滔滔雷霆涌动,向刘怀袭来。

然而,头顶的小兽张嘴一吸便将涌来的雷霆尽数吸入口中。

刘怀轻哼一声,有些生气。

他可是大汉龙庭的太子!

长这么大,还没谁敢电他!

额头处的四象莲印陡然亮了起来,刹那间,一股高贵,浩瀚的帝息席卷而出。

充满着无上威严的帝息眨眼间便漫至整座御药园。

无数药株低匐,似在拜见帝王。

那雷桐圣株也低下了身子,周围的雷霆也尽数收敛。

刘怀得意的笑了笑。

他伸手摘下两颗雷桐果,心里美滋滋。

“太子!您又在摘老奴的灵药!”

这时,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远远传来。

刘怀脸色一变。

“糟糕,被发现了!”

“快跑!”

三岁的刘怀宛如一只灵活的猎豹般在灵田中奔跃。

他的动作很敏捷,并没有损坏药园的一草一木。

很快,刘怀逃离了御药园,来到外面一处空地上。

他回过头,不出意外,他跑不过药爷爷!

他将手中的雷桐果一口吃掉,使劲咀嚼,撑得腮帮鼓鼓的。

随后,将另一枚雷桐果向上抛出,头顶的小兽满脸兴奋,大口一张吞入口中。

远处飞来的药雍看到这一幕,不禁脸色大变,一脸惊恐。

那可是雷桐果!

属于圣二品的圣果!

虽然只是圣二品,但也不是一个三岁孩童能够承受的。

即使是侯境强者吃掉恐怕都会爆体而亡!

太子殿下虽然从三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偷吃他的灵药。

但是那也只是灵药啊!

这回可吃的是圣药!

圣药是一个三岁孩童能够随便吃的么!

他落到地面上,刚要施手救援,一道恐怖的气势却冲天而起。

药雍瞪大眼珠子,停止了动作。

只见小太子刘怀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

眨眼间便突破了侯境,随后依旧上升,最后停留在了九等侯境。

侯境分九等,九等为巅峰。

药雍愣在原地良久。

三岁王侯?

世间武道从低到高依次为:后天境,先天境,通天境,宗境,侯境,尊境,皇境以及大帝之境。

小太子天生帝脉,刚出生时就是通天境。

三年来,小太子从未认真修练过,但修为却无时无刻不在精进。

喝口灵泉都能进阶!

一岁半的时候就是武宗了!

这简直都要气死帝宫的老一辈强者,他们都感觉到自己以前怕是活到狗身上了。

药雍站在原地,苍老的容貌上充满着惊喜和苦涩。

三岁的王侯啊

这等修为在大汉都是能够被封侯位了。

刘怀打了个饱嗝,摸了摸自己的身子。

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这就是母后常说的别人很难突破的侯境么,好像也没什么难度。

吃个果子就解决了嘛。

“太子殿下,你可吓死老奴了。”

药雍上前行了一礼,满脸的后怕。

刘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说太子啊,你要出什么事,老奴要怎么活啊…”

听着药爷爷要继续开口,刘怀一脸惊吓。

“药爷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我改日再来找你玩!”

随后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哎!太子殿下,老奴还没说完呢!”

“这臭小子,每次都不让人把话说完。”

药雍无奈地说着,但是苍老的面容上却挂着无法掩饰的宠溺。

太子在,大汉当兴!

刘怀回到芳华宫的庭院里,松了口气。

三年来,他和小兽偷吃药爷爷的灵药无数次。

每次被抓住,药爷爷也不会责怪他。

但是却会语重心长地教育他。

那话一说,可最低就是两个时辰。

面对话痨的药爷爷,他可真是怕了。

小太子拍了拍青龙袍上的灰尘。

突然大叫:“母后,我饿啦!”

芳华宫,红木桌前,三岁的刘怀站在凳子上。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嚷嚷着:“哎呀!母后快一点快一点!我饿死啦!”

“你啊,你怎么总是这么着急。”有温柔的声音传来。

随后,一位身穿华贵长裙的美妇人端着一个宝盒款款走来。

小太子快速接过宝盒,打开,顿时有一股浓郁的奶香味传出。

宝盒装着闪烁七彩光晕的乳白色液体。

这就是小太子的午餐,七彩灵鹿的母乳。

没错,已经三岁的刘怀还没有断奶!

这件事,可是让汉帝和宇文皇后头疼不已。

天生帝脉的小太子,一岁半就成为武宗。

现如今已经三岁了,居然还没有断奶!

这件事要是说出去,可就真的贻笑大方了。

但是汉帝和宇文皇后却又无可奈何。

刘怀两岁那年,被强行断奶。

结果他竟绝食,七天滴米未进,整个人都病恹恹的,这可吓坏了汉帝和宇文皇后。

给刘怀喝了奶了之后,他便又恢复神采奕奕的状态。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给刘怀断奶了,但会控制他喝奶的用量。

芳华宫内,刘桐端起宝盒,大口大口地喝着鹿奶,发出哼唧的声音,凸显出他愉悦的心情。

很快,一盒鹿奶就让他喝光了,随后他将目光投向宇文皇后。

黄金瞳孔里的意思很明显。

母后,我还想要。

宇文皇后玉脸一板。

“没有了!”

“哦。”小太子有些丧气地应了一声。

随后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跳下凳子,拉着宇文皇后的手来到院子?

在宇文皇后疑惑的目光下,刘怀大喝一声。

刹那间,侯境强者的气势冲天而起。

宇文皇后美眸震惊。

九等侯?

“怀儿,你又突破了?”她惊喜问道。

“嗯!母后你开心不,要不要给我些奖励啊!”

皇后眉开眼笑,高兴地说:“我儿真是个天才,说,你想要什么奖励?母后都应你!”

“我想再要一盒鹿奶。”

小太子用力大喊,清脆稚嫩的声音响彻整座芳华宫。

宇文皇后瞬间呆滞。

“不行!”

“我不嘛…”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