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逆天宠妃不能惹白钰祺,嫡女重生:逆天宠妃不能惹小说免费阅读

白钰祺站在门边看见一个小师傅和王氏说了几句话,王氏的脸色担忧的嘀咕了几句就朝着自己走来。“采花啊,赶紧收拾收拾,我们现在就去天元寺。”王氏急急忙忙拿了一篮香火催促着就上了山。天元寺在庆和山上,这日上香……

书评专区

嫡女重生:逆天宠妃不能惹白钰祺,嫡女重生:逆天宠妃不能惹小说免费阅读

《嫡女重生:逆天宠妃不能惹》免费试读

白钰祺站在门边看见一个小师傅和王氏说了几句话,王氏的脸色担忧的嘀咕了几句就朝着自己走来。

“采花啊,赶紧收拾收拾,我们现在就去天元寺。”

王氏急急忙忙拿了一篮香火催促着就上了山。

天元寺在庆和山上,这日上香的人不多,来来往往也不过数十人。

白钰祺跟在王氏后面,提着竹编篮里面放着香火,一步一步踏在雪里。

积在台阶上的雪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碴子,脚下一打滑白钰祺轻飘飘的小身板就不由得晃悠两下,她急忙稳住身子。

好险!

白钰祺松了一口气,回头望了眼身后,百八十高的台阶,这要是摔下去估计小命就交代在这了。

上一世她也是这样跟随陆家母子来到天元寺,因为大雪封掉了上下山的路,所以她们逗留了三天。

那个小师傅,也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不知道如果提前找到他,是否能够改变他变成痴傻儿的命运。

没记错的话,今天会是他的一劫,落水高烧不退,整整一个月最后烧成痴傻儿。

上一世她和他相遇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半痴傻的状态了,可怜的很。

不过他也是在那时候自己唯一的朋友,如果可以,她希望这次能帮他渡过这一劫。

不求他大富大贵,只求他这一世能平平安安便好。也算是弥补了上一世的遗憾。

“采花,东西给我吧。”

陆虎子见白钰祺脚下总是容易生滑,想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却被王氏一个眼神瞪了回去,“这点事都做不好,以后怎么照顾你。”

在王氏眼中,白钰祺已然是陆虎子未来的娘子,这点事情只是一点磨练,他们家可不是什么富甲商贾之家,可没得给她当个富太太般的待遇。

寒冽的冷风呼呼的刮着,头发上顶着飘下的雪花,白钰祺的小手被冻的通红,可是依然紧紧的握着竹篮,“没事,虎子哥,我可以的。”

陆家的男人常年务工在外挣钱,家里只剩王氏和陆虎子,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

王氏见她还算识相,便收回目光没再说,外面的风雪大,得抓紧点,见到三无师傅的面,向他要了能证明身份的东西才好呀。

这老师傅当年可是藏了采花的东西,以为自己不知道呢。

绿色的棉鞋踩在雪里,一步一个脚印,很快鞋子旁边的雪渣融化,浸湿了鞋帮,脚下寒意加重,白钰祺冻的身子一颤,脸色更加惨白了些。

“喂,你这个小师傅到底什么人,不知道我是邵家的公子哥儿吗?”

路旁的树林中传出断断续续的怒斥,听的不真切,白钰祺好奇的撇了一眼,脚下一愣怔。

这是……那个小师傅?

不巧的是陆虎子走在她身后,没料想她突然停下,敦实的身体撞得白钰祺一个前扑,半跪在雪中,篮子的香火洒了一半。

“哎哟,老天爷,佛祖莫怪佛祖莫怪!”王氏回头大惊,立刻赶来抢走篮子和其余完好的香火,眼里藏不住的嫌弃怒意:“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当自己是小姐命呢!”

“娘,是我……”

陆虎子想替白钰祺说几句,王氏现下在气头上哪里肯听,抓着儿子的手就往上走,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将雪里的香火都拾干净了,再上来找我们。”

“娘!”

“闭嘴!”

陆虎子毕竟还是个孩子,力气虽比同龄的孩子大上不少,却也抵抗不了农活粗活做惯的妇人,他虽频频回头但也被拉着渐渐远离。

挺好!

白钰祺看着她们远去的身影,从雪里爬起身来,淡淡一笑。

这样她就可以放心去看看小师傅了。

林子里的吵闹还在继续,白钰祺拍拍身上的雪,探着头慢慢过去。

确实是那个小师傅无疑,他还是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衣,腰间系了一根藏青色的腰带,别着一根白色通透的玉箫。

林中还有其他人,都是年纪相仿的几个富家子弟。

“喂,你是哑巴吗?”一个身着白色小貂绒披风的男子伸手推了推小师傅,眼里满是不屑。

这人是邵家独子邵温明,自小被宠着捧着,嚣张跋扈的事情那是数不清的,外面知道的人也都躲着他,毕竟人家身世背景是一等一的硬气。

他可是有一个当宫里当宠妃的姨母呢,谁能惹得起?

邵温明此时心情有些烦躁,家里娘亲和几个姨母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上山看三无师傅,这几天可是无聊的要死。

刚巧前些日子看到小和尚每日都给一间房间送东西吃,就跟过去看了一眼,没想到这寺庙还藏着人呢。

“不会真的是哑巴吧?”一旁的堂兄弟拽了拽邵温明,小声道:“要不算了?姨母们估计要找我们了,要是被知道偷偷溜出来……”

邵温明盯着眼前这个一身黑的人看了看,越看越是恼火,本来就是想逗逗他,哪知道这家伙脾气大的很,根本不搭理哥几个,从小打到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呢。

气急间,邵温明低眼看见他腰间的玉箫,快步上前伸手便要去抢。

“放手!”冰冷而没有温度的嗓音出腔,寒冷的像是冬天胸口捂着一片雪,他的眼神锐利中带着些许的杀意。

邵温明长这么大都是众星捧月,哪里感受过这样的强烈的杀气,吓得他后退一步,下一刻又懊恼自己竟然在众兄弟面前丢脸了,被这小乞丐吓到!

为了找回面子,这回邵温明脑子一热,上去就是一拳。

刚走到众人身边的白钰祺忍不住惊呼一声,小师傅没有还手,被揍倒在雪里,手里护着腰间的玉箫,嘴角渗出一丝殷红。

白钰祺心中燃起怒火,竟然敢霸凌小师傅!

“喂!你们是在欺负人吗?”

众人回身,白雪皑皑之际,只见一姑娘踏雪而来,身上穿着倒是朴实无华甚至有些寒酸,可这姑娘一双眼睛倒是生的极好,像是藏了一泊湖水,水灵水灵的像小鹿一般机灵。

“你是哪家的姑娘,竟然一个人在外面,不怕坏人吗?”

邵温明已然忘记刚刚白钰祺的话藏着三分讥讽。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白玉祺。

其他人也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姑娘真好看!

“坏人?你是说你们吗?”白钰祺状似天真无辜的扫了一眼众人。

“休要胡说,我们怎得是坏人?你可是他是谁?”

还没等邵温明说话,他的堂兄弟们就有人开始叫嚣了。

\”就是,你个小丫鬟不要乱说话,小心挨主子责罚哦。\”

哼!果然是刁蛮子弟。

白钰祺歪头一笑看着说话的人,“哦?他是谁?”

“他可是……”

周元生刚想说出来吓吓这个不开眼的丫头,就被邵温明打断。

“我是邵家的公子哥邵温明,敢问姑娘芳名?”

邵家?

白钰祺思索了一圈,没有听过,不过看起来应该来头不小,心里一边骂着脸上却扬起了笑容,“原来你就是邵家的公子哥呀,你家里人在找你呢,急得很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你快回去罢!”

果然,她就算不认识自己也应该知道邵家的名声,邵温明现下的心情才好了少许。

周元生听了白钰祺的话有些紧张:“温明哥,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姨母若是知道我们偷偷溜出来……”怕少不了要关禁闭几天了。

他可不想在黑黑的屋子里被关紧闭。

邵温明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还是没按捺住心里所想,撇头看向白钰祺,“喂,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毛病,第一次见面就要问姑娘家的名字,白钰祺心里白了他一眼。

“采花!”

她的声音极其清脆,就像山间的清泉,荡漾在邵温明的心间泛起一圈圈涟漪。

待她们走后,白钰祺急忙上前检查小师傅的伤势:“你没事吧?”

“没事,刚刚多谢姑娘。”

白钰祺感觉到他的警惕和疏远,心中有些失落,可也明白现在的他不认识自己。

“你好,我叫白钰祺,可以跟你认识一下吗?”

她伸出被冻红的小手,长长的睫毛接住了细细碎碎的雪花,一眨一眨的像飞舞蝴蝶好看极了。

“你刚刚不是说你叫采花吗?”

看着他好像更警惕了,白钰祺圆溜溜的眼睛转起来,可爱又狡黠道:“说真名万一他后面找我麻烦怎么办?你不会介意我撒谎了吧?”

他警惕的表情微微一滞,随后轻轻摇头,表示没有介意。

想要好好的生活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要学会生存之道,会保护自己,她很聪明,更何况她撒不撒谎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吗?”白钰祺虽然知道一直逼问陌生人可能不合适,可她对于旧友重逢还是会有些激动。

“墨……子安”对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但并没有去握她的手。

男女授受不亲,她或许是小户人家出身,家里并未管教这些,所以不知道罢。

白钰祺嘴角扬起。原来叫子安呀。

一辈子平安?她心想。

上一世都没有来得及问他,这一世要不留遗憾的活着呀!

墨子安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同一般的女子有些不一样,但是具体是哪里不同暂时还说不上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