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君无心墨流觞《悍妃在上:病娇夫君对我图谋不轨》在线全文阅读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然后深深的看向君无心,“今天的事情算了,要是再有一次,直接滚出去!”闻言,君无心垂了垂眼帘掩住了眸中的一丝冷光。滚?在她将原主在这里的账消干净之前,谁也赶不出她去!“老爷…………

书评专区

白一心:女主君无心vs男主墨流觞 1v1
女主穿越成国公千金逆天改命,一朝赐婚,和男主有了交集,男主身娇体软、绝世容颜(实际武力超强因为某些原因身体病弱),看女主和男主如何强强联手,共创美好未来……

小说君无心墨流觞《悍妃在上:病娇夫君对我图谋不轨》在线全文阅读

《悍妃在上:病娇夫君对我图谋不轨》免费试读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然后深深的看向君无心,“今天的事情算了,要是再有一次,直接滚出去!”

闻言,君无心垂了垂眼帘掩住了眸中的一丝冷光。

滚?在她将原主在这里的账消干净之前,谁也赶不出她去!

“老爷……”林氏不甘的说道。

“闭嘴!”

君无心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这显然已经不像是住人的地方了,院中荒草丛生,前面的几间屋子也是破败不堪。

在原主的记忆中,这个就是她从小到大的住处。

君无心原本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生母顾氏出身高高在上的定北王王府,是东楚唯一的异姓亲王府,早些年间驻守北疆,高掌兵权。

然而君无心五岁的那一年,北蛮入侵,定北王府全族殉国。

定北王府没落之后,原本还对顾氏极为敬重的镇国公立刻就换了一副嘴脸,直接立了当时还是妾侍的林氏为平妻。顾氏接受不了接踵而来的打击,病重后不久便撒手人寰。

也就是在那时,年仅五岁的君无心突然高烧不退,最终变成了一个傻子。

就算是现在的君无心,也还能记起当年的顾氏是一位怎样高贵娴雅、美丽的让人不敢攀折的女人。

也同样能够记起,顾氏在死的那一刻,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活下去,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现在,真正的君无心已经死了,现在附身在这具身体里的,是属于鬼狐的灵魂!

她早晚要将这一切,百倍奉还!

“来人!”君无心冷冷的扫视着空旷的院子,然后厉声开口。

过了足足半刻钟时间,才从一边的耳房里走出来一个丫鬟,那丫鬟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不悦的说道:“你鬼吼鬼叫什么?!”

君无心仿佛没有听见那个丫鬟的话,淡淡的说道:“准备水,我要洗漱。”

这个丫鬟名叫春竹,因为被派过来伺候原主没有出头的机会,所以动不动就拿原主出气,平时也是非打即骂。

“你是没事给我找不痛快是吧?要洗你自己去洗……”

话还没有说完,君无心瞬间就到了那丫鬟的身边,冰凉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掐在了丫鬟的脖子上,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给我准备水。”

“咯、咯…”春竹整个人都沉浸在窒息的恐惧当中,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这样会被掐死的时候,君无心却突然松开了手。

春竹捂着喉咙猛的咳嗽起来,目光恐惧的看着君无心。

这个傻子……

“还不去么?”君无心神色冷厉,唇角却是轻轻勾起。

春竹立马心中一寒,迅速的应道:“是,是!”说完连滚带爬的走了。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传来,君无心一惊,瞬间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树上。

只见一个面容极为俊美出尘的男子慵懒的坐在只有手指粗细的树枝上轻轻抚掌,而那树枝却是没有一丝摇晃,只见那衣摆轻轻的随风晃动。

“是你?”君无心的目光猛然一寒。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她昨天晚上在山洞里遇到的那个人。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查到她的身份,还追到这里来了!

“真是精彩啊。”男子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垂着眸子看向君无心,“看来谣言也不能尽信,镇国公府大小姐非但是不痴不傻,而且还手段不凡得很。”

君无心抬头冷淡的看他一眼,“我不喜欢仰着头看别人,你要么下来,要么就滚。”

话音刚刚落下,只是眨眼之间男子就从树上消失了。

“这么凶,难怪嫁不出去。”揶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君无心一转身,就看到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身后不到一丈远的地方,修长的手轻轻的抚平了衣袍上的褶皱。

“关你什么事?”闻言,君无心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知道男子说的是之前赐婚的事情。

原本与当朝六皇子墨明琰有婚约的是镇国公府嫡女,而在当时,君烟玉也不过是个庶女而已。到了后来,顾氏去世,林氏被立为正妻,君烟玉也就从庶女变成了嫡女。

而因为君无心的痴傻,所有人都默认了婚约原本就是君烟玉和墨明琰的。

不过,那样的渣男,她才不稀罕!

“呵,你嫁不嫁的出去当然不关我的事,不过……”男子形状优美的唇边溢出了一丝轻笑,紧接着,从袖口中轻轻的拎出了一个羊脂白玉的坠子。

君无心看到之后,目光一紧,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脖颈间,但是却没有任何东西。

“还给我!”

记忆中,这个坠子是顾氏临死前交给原主的,应该是极为重要的东西,昨天晚上没有注意,竟然被他拿走了!

“昨天晚上你不是还很威风吗?嗯?”男子在君无心面前微微的摇晃了一下之后,收回了自己袖中,眉梢轻轻一扬。

“要想拿回这个坠子,七日后的百花节会让我看到你……还有,这个你应该会需要。”

说完,男子将一个碧玉小瓶向扔到了君无心的手中。

君无心皱着眉,将小瓶打开,顿时一股清新的药香就飘了出来,单单只是闻着,就让她原本火辣辣的胸腔感觉好受了许多。

“这是伤药,毕竟你身上的伤如果没有药的话,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

“你会这么好心?”君无心目光充满怀疑的看着他。

根据昨晚的印象,这个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仁善之辈。

“当然了,不过你不相信我也也没有办法。”

在男子转身离开前,君无心突然开口问道:“你是谁?”

“墨流觞。”

君无心站在原地,看着男子消失的方向,慢慢的攥紧了手中的药瓶。

墨流觞……

在东楚,墨是国姓。

但是翻遍了原主所有的记忆,君无心都没有找到关于这个男子的一丁点信息。

……

四月廿二,百花节会。

百花节会原本是由民间四月廿二敬花神的习俗演变而来的,一般每逢百花盛开之季,女子都会齐聚在一起焚香,以祈祷自己的容颜更加美丽。

后来经过几朝几代的变化,就成为了今天这样少女们聚在一起比试才艺,连续三日,最后选出最出色的女子成为百花魁首。

而在今年之前,君烟玉已经接连当选三年的百花魁首。

“啊,这个傻子怎么会在这里?”

伴随着少女尖锐的叫喊声,一边懒懒的靠在柱子上,身穿浅蓝色衣裙的君无心不耐烦的抬手捂了捂耳朵,像是看到两个跳梁小丑一样别过了眼睛。

百花节会?嗤!

一想到今天一整天都要和这群女人在一起,君无心就在心里默默地问候着墨流觞。

“烟绫。”君烟玉清淡美丽的眼眸看向刚刚说话的少女,“大姐的病好了,这百花节会自然也应该参加。”

君烟绫不满的说道:“去什么百花节会,还不够丢人现眼的!”

镇国公一共四子五女,姑娘中除了君无心和君烟玉之外都是庶出,而说话的是三小姐君烟绫。

府中的庶出小姐大多都靠讨好君烟玉母女在府中立足,所以君烟玉有什么不方便说的话,一般都是君烟绫这些庶女冲在最前面,而君烟玉一直都保持着她那楚京第一美人的形象。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