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妃在上:病娇夫君对我图谋不轨最新章节,君无心墨流觞全文免费阅读

说着,君无心不顾男人眼中的戾气,纤细小巧的手轻轻的扣在男子的脖颈上。却没有用力,指尖轻轻的摩挲着男子的喉结,挑眉说道:“长得不错嘛,就是脾气太臭了一点。你说……我现在能不能捏断你的脖子?”落到她的手里……

书评专区

白一心:女主君无心vs男主墨流觞 1v1
女主穿越成国公千金逆天改命,一朝赐婚,和男主有了交集,男主身娇体软、绝世容颜(实际武力超强因为某些原因身体病弱),看女主和男主如何强强联手,共创美好未来……

悍妃在上:病娇夫君对我图谋不轨最新章节,君无心墨流觞全文免费阅读

《悍妃在上:病娇夫君对我图谋不轨》免费试读

说着,君无心不顾男人眼中的戾气,纤细小巧的手轻轻的扣在男子的脖颈上。

却没有用力,指尖轻轻的摩挲着男子的喉结,挑眉说道:“长得不错嘛,就是脾气太臭了一点。你说……我现在能不能捏断你的脖子?”

落到她的手里竟然还敢这么凶,真是莫名其妙啊。

随着君无心轻佻的动作,男子身上的气息似乎发生了某些改变。

“我猜不能。”清清淡淡的声音中没有一丝起伏,但是那双绛紫色眼眸中,分明带着一丝丝危险的兴味。

男子话音落下的下一秒,君无心面前突然暴起了一片剧烈的水花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几乎只是瞬间,等到水花落下的时候,池中的男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见状,君无心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现在是谁在找死?”

冰冷彻骨的声音在身后缓缓响起,君无心身体僵硬的缓缓转过身,看着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披上了一件白色软袍的男子。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仅仅就是刚才的动作,君无心就已经清楚了自己现在绝对不可能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如果是前世的话或许还有一搏之力,但是现在……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想到这里,君无心默默的看向山洞顶上的钟乳石,眼神无辜状,“额,我刚才说话了么?”

男子神色不变,只有薄薄的唇上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怎么?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说是迟那是快,还没有等君无心有所反应,男子就闪电般的伸手扣住了君无心消瘦的肩膀,一把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修长的手指迅速的抚上了君无心纤细的脖颈,轻轻勾唇,“想起来了么?嗯?”

男子的声音极为沙哑好听,但是命脉被人扣在手里,君无心显然已经没有闲情逸致去注意男子的声音了。

她的衣服已经被刚才溅起的温泉水浸湿,粗糙的棉麻布贴在身上格外的难受,而且最重要的是,那男子几乎是贴在了她的身上,君无心甚至能够感觉到男子身上传来的温凉清和的气息。

君无心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体,试图从男子身上找出一丝破绽。

“你…你的手先松开一点,我跟你说……”

因为后面的话说的模糊不清,男子皱了皱眉,“说什么?”

“我说啊……”声音轻柔的仿佛海妖的呢喃,君无心轻轻的抬手攀上了男人光洁有力的胸膛。

就趁男子转移注意的这一刹那,君无心猛然一掌拍出去,紧接着矮身从男子怀中钻了出去,等到了安全距离之后才得意的笑着看向男子。

“我说,等着我,姑奶奶迟早让你跪下唱征服!”

话说完,君无心急速的后退了两步,纵身跃下了悬崖。

见状,男子神色一变,瞬间就到了悬崖边上,眯着眼看向崖底,黑暗寂静一片,没有丝毫的动静。

半晌,男子唇角轻微的勾起了一抹弧度,那双绛紫色的眸子中却是兴味盎然。

让他跪下?

呵,有意思…

过了不久,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半跪在男子面前,“属下来迟,请主上降罪。”

男子轻轻一扬手,止住了黑影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去查这个玉坠的主人是谁。”

一抬头,黑影就看到男子的手中拎着一个如同水滴状的羊脂玉坠,在月光之下显得如水一般柔和。

“属下遵命。”

翌日,一个一身脏污衣衫褴褛的少女缓缓的走进了楚京中权贵集聚的乌衣巷。

所有人都议论纷纷的看着那少女,但是少女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

跟随着脑中的记忆走到了一处朱红的府门前,门前一对将近两人高的汉白玉石狮子,门上牌匾写着‘敕造世袭镇国公府’几个赤金大字。

那几个大字不仅仅意味着金玉满堂的富贵,还包含了世代功勋的显赫。

就是这里了,君无心轻轻眯起了眼睛。

“哎哎哎,你干什么的?这里是你一个叫花子能来的地方吗?赶紧滚!”门前的守卫看到抬步就往里走的君无心,提起棍子就驱赶起来。

叫花子?

听到这句话君无心神色一凉,漠然的说道:“我姓君。”

“呦呵,原来还是个来打秋风的,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天下姓君的多了去了,难道各个都要上咱们府里来?趁大爷我还没有发火,赶紧滚。”

话音一落,一个体型富态的中年人从府中走了出来,“干什么呢?”

“哎呦,二管家您来了。”听见声音之后守卫立马换了一张嘴脸,连忙迎上去,谄媚的说道:“这里有一个要饭的过来打秋风入不了您的眼,您先歇着,我那里还有些个好东西孝敬您哪。”

李福闻言笑了一声,只是用余光瞥了一眼,随即就打算转身进府。

“李福。”君无心沉声叫道。

君无心慢慢的翻捡着关于这个李福的记忆。

李福是镇国公府的二管家,在府中,因为因为君烟玉母女得势而时常的欺辱原主,就连昨天将原主抬到郊外侮辱,也都是这个二管家给那两个人出的主意。

听到君无心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李福才正眼看过去,一看之下顿时愣了,“大小姐?”

不对啊,大小姐什么时候不傻了?而且那眼神……看的他竟然一阵心寒!

“是我。”

李福脸色怪异的说道:“大小姐你怎么……”

君无心目光凛冽的从两人身上扫过,“李福,今天我不跟你计较,不过这家里看门的狗,你最好给我栓紧了。”

说完,君无心抬步就要往里走,她身上伤的不轻,不能在这么耗下去了。

至于李福,来日方长…

李福从君无心巨大的转变中回过神来,绿豆小眼中突然出现了一抹精光,张口便大声喊道:“大小姐,可教奴才一阵好找啊,您昨晚一夜未归,这是去哪里了?怎么弄成这幅样子……”

这句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眼神就变了。

君家大小姐一夜未归,还弄成这幅样子回来?!

简直是有辱家门啊!

“你给我闭嘴!”

想起之前二小姐的吩咐,李福非但没有住嘴,反而是叫的更大声,“大小姐,大小姐我听刘二说,您昨天跟奎大私奔了……啊!”

话还没有说完,就只见君无心脚下一动,勾起一块石子便踢进了李福的嘴里,

牙齿被击碎的声音极为清晰,不禁让所有人感到心寒。

这是君家大小姐,那个傻子?

“咳咳咳……”李福将石子从嘴里吐出来,混合着大量的鲜血和被击碎的牙齿。先是一怔,紧接着李福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啊!大小姐杀人了!”

君无心冷冷的瞪过去,李福心中一凉,下意识的竟然感觉喉咙发不出声来。

就在这时,一顶八人抬的褐色蟒纹官轿慢慢的行进过来。

等到走到门口时,镇国公从轿子中走了出来。当看到一嘴是血的李福和衣衫褴褛的君无心时,不悦的皱起了眉,“怎么回事?”

说这句话的时候镇国公是瞪着君无心的,这个痴傻的女儿,简直让他丢尽了脸面!

见到镇国公归来,李福像是狗见到了主人一样连忙跑了过去,连哭带喊,“公爷,公爷您可要为奴才做主啊!大小姐,大小姐她……”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