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末终曲:与修女老婆踏上旅途最新章节,苏明轩小说免费阅读

江城第五高中下午只有两节课,放学的时候也才三点半钟左右,苏明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没有要走的意思,脑袋贴着窗户望着外边的操场,放学后的时间很充裕,再加上大部分学生都因为十多年前的大型事件失去了家人,自此……

书评专区

世末终曲:与修女老婆踏上旅途最新章节,苏明轩小说免费阅读

《世末终曲:与修女老婆踏上旅途》免费试读

江城第五高中下午只有两节课,放学的时候也才三点半钟左右,苏明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没有要走的意思,脑袋贴着窗户望着外边的操场,放学后的时间很充裕,再加上大部分学生都因为十多年前的大型事件失去了家人,自此孤苦伶仃,只能在学院的宿舍里边住,这时候倒是有很多人跑到操场去打篮球踢足球什么的,很是热闹。

“老苏,还坐着干嘛?”一个和苏明轩玩的还算不错的小胖子招呼着,圆嘟嘟的脸蛋上面洋溢着笑容“不是说好今天一起去新开的小吃街过过瘾吗?”

“等人,你们先走吧。”苏明轩今天有些自己的事情,打算先支走这和自己玩的近的小胖墩,随便找了个借口。

“白哥,你看这?”胖子见苏明轩打算毁约,望向了站在一旁准备请客的小老板白孟泽,咂吧咂吧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白孟泽比胖子精明的多,明显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装模作样地眯起眼睛在教室里面扫了个遍,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打趣道“人家等陈可儿呢,咱俩就别瞎掺和了,走走走。”

“可。”胖子还想说些什么,被白孟泽连环地戳着屁股赶了出去,刚出教室门便和晚些回到教室里面的陈可儿擦肩而过,两个少年礼貌的笑容里面带着一点奇怪的意思,少女则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脑袋,算是打了招呼。

“你不是先回去了吗?”苏明轩见原本都已经先走了的陈可儿忽然折了回来,有些惊讶地问了句。

“钥匙。”陈可儿走到了苏明轩的面前,伸出了白皙的小手,另一只手款着自己用补助费买来的旅行单肩背包,看上去倒是和外面哪些黑帮的小混混们有些气质相仿,如果那像是被冰冻住的五官能够做出一个狠恶的表情的话都快要让人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来找苏明轩要保护费的。

“不是给你了吗?”苏明轩有些奇怪,自己上个星期不是才把新锁的备用钥匙给了陈可儿吗?今天她怎么又来找自己讨钥匙?怕不是又弄丢了?

“不见了。”陈可儿低着脑袋,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依旧流露出一股子愧疚的意味,苏明轩看见这一幕,刚刚准备好的责备的话语也说不出来了,只好伸出手在口袋里面摸索了一会儿,半响才掏出来一个普通小锁的钥匙塞进陈可儿的手里边。

“又得换新锁了,哎…”苏明轩有些懊恼地叹气,苏明轩是个很谨慎的人,虽然说就算有人捡到了陈可儿不小心弄丢的钥匙也不会挨家挨户地去试这到底能开谁家的锁,但凡事都有例外,他可不想自己在家里好好的突然进个人,或者是那天回家发现自家坐着个人,所以每当陈可儿弄丢钥匙之后苏明轩都会去家具城换把新锁,虽然这种造价便宜的手工加机器模具弄出来的锁安全性本来就没什么保障吧。

心理作用,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想起来,自从陈可儿住进自己家他都已经陆陆续续换了十几把锁了,可真是败家的姑娘,苏明轩想着,忽然抬起脑袋,发觉拿到钥匙的陈可儿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张口问了声“怎么?还有其他的事?”

“嗯。”陈可儿点头,姿态不知道怎么的有些扭捏,看上去是在酝酿着什么大招。

“花钱的事情你得去跟白哥说啊,他家做生意的,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娃拿着补助金交交房租买买菜可就没多余的钱了。”苏明轩见陈可儿这副姿态,只觉得是对方想买点什么东西打算找自己借点钱,但事实正如同他说的那样,补助金的数目可是国家精打细算安排下来的,也就是因为他成绩好有多余的奖励才豪横一把在外面租房子住,可真没有富裕的闲钱。

“你什么时候回家?今天。”陈可儿的问题倒是有些出乎意料,苏明轩愣了愣,想起自己今天还有事情要忙,找起了借口“今天陪白哥和胖子逛完小吃街直接去白哥家睡,就不回来了,自己在家里别忘了锁门。”

苏明轩不忘记叮嘱一句。

“好。”陈可儿点点脑袋,也没有多余的话,扭头把钥匙揣进兜里便离开了,苏明轩探出脑袋确定对方真的离开之后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了一个透明的小盒子,那里面装着满满的千纸鹤,苏明轩又从抽屉里面取出一叠方形的彩纸,叠了起来…

陈可儿以前告诉过苏明轩在西方教廷那边的人们有一个小传说,如果有人拿着一千个亲手折叠的千纸鹤许愿的话,主就可以倾听你的愿望,并有概率去帮你实现,只是不知道这西方教廷的东西能不能管到东方九州来就是了。

教室里面忽然变得安静,操场上面活动的学生们也陆续停止了活动,纷纷朝着食堂走去,苏明轩揣起饭卡也下楼融入了队伍,忽然担心起陈可儿今天晚上该吃什么。

“家里倒是有昨天剩下的饭菜,她应该能对付吧?”苏明轩嘀咕了两句,最终还是有些放不下心,拿出手机给白孟泽通了个电话。

苏明轩,陈可儿还有胖子的手机都是白孟泽送的,白家在江城里边的生意做的有模有样,家里还挺富裕,白孟泽这小少爷也是败家的主,喜欢他这几个好朋友的很,为了保证平时的联系便给他们一人配了部手机,平时也能拿着玩玩游戏。当然了,电话卡的缴费事宜也由白少爷全权包办。

大概是因为受了这惠的缘故,苏明轩和胖子也都管白孟泽叫白哥,对方本来就是富人家里边的小少爷,毫不避讳地认了这俩铁哥们兼职小弟,陈可儿当然不这么叫,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她心里却是清楚自己受了恩惠,直接管白孟泽叫什么恩主,当事人最终因为觉得寒颤便特许这脑子不怎么灵光的小丫头直接叫他的名字。

陈可儿毕竟是从西方教廷过来的,习性和这东方九州的人和不来也正常,白大少爷其实也不介意,反倒是觉得这来历不明的小姑娘有趣的很,甚至也曾经想方设法追求过陈可儿,没有恋爱经验的白大少追求女人的方式自然就是砸钱,学着电视剧里那一套又是垂直民用机拉横幅的又是放烟花的,几乎可以说是把乱七八糟的歪门邪道全部使了个遍。

最终满腔的热情如同华丽浪漫的泰坦尼克号一般撞上了陈可儿这座冰山上面,沉了船。

“怎么?还是抵挡不住小吃街的诱惑?”电话那边传来了白孟泽得意的声音“要来的话赶紧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地址,来晚了可不给你留。”

“我晚上有些事情,主要还是担心陈可儿一个人在家里照顾不了自己,白哥你要不花点力气把她叫过去和你们一起?吃点小吃也当是对付晚饭了。”苏明轩先是拒绝了白孟泽友好的邀请,顺带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对方想起自己追求陈可儿那会儿的事情,尴尬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白大少爷追求陈可儿的事情全校都知道,毕竟弄那么大的阵仗想让人不知道都难,好在被陈可儿拒绝之后两人的关系倒是没有什么变化,既没有疏远也没有亲近,毕竟她一直都是一副脸,看不出喜怒哀乐,让人怀疑这孩子是不是面部肌肉瘫痪了。

这事陈可儿是不在意,但是人白大少爷可就不一样了,倒也不是因为自己花钱搞阵仗没泡到姑娘,他本来就不是打算一棵树吊死的人,被拒绝之后虽然郁闷过几天,但这之后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一样陆续找了几个女朋友,可惜没一个坚持下来的,弄得他现在都有些对女人没兴趣了。

白孟泽主要还是觉得自己学电视剧里面霸道总裁的告白方式太幼稚了,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全校面前蹦跶的小猴子,回想起来的感觉丝毫不亚于你站在大街上捂着一只眼睛大声喊大森罗万象狂罪断气眼之后面对群众鄙夷的目光时嘴里还嘟囔着什么现在的愚民竟然连本皇女的威名都未曾听闻了么?真是可悲啊——的感觉。

不过好在后来也没什么人提这茬,白少爷这初恋的黑历史就算是翻了篇,除了苏明轩这个小混蛋偶尔会提一嘴以外也没落下什么影响。

“喂?可儿啊?老苏说担心你回家没饭吃,让我带你去新开的小吃街,你来不来?”白孟泽说着,心中依旧是有些余悸,补了一句“胖子也在。”

陈可儿倒是不会在意这些,白少爷在她面前表演的一切在她看来都有些愚蠢,她也不止一次在白孟泽使出什么特别离谱的招数的时候默念着希望慈爱的主能够让此人快些明悟,不要因这情欲傻掉了才好。

这个面无表情的少女因为一些经历导致心理年纪其实比同龄人得大个十岁左右,白少爷情窦初开的愚昧她从来没有往心里去,但是今天这个邀请她依旧不打算去赴约,简单的拒绝了对方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好嘞,客人,你定做的蛋糕。”店员抱着个长宽高的各有半米的盒子从工作间里面走了出来,轻轻地把东西放在了玻璃展示台上面,笑嘻嘻地看着眼前面瘫一样的女孩儿,问了句。

“自己过生日?”

“嗯。”陈可儿点头,提起包装彩带上面的蝴蝶结便离开了,也没有要和店员聊聊天的打算,她不喜欢和人交流,所以也没有去提醒苏明轩自己今天过生日的事情。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