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闵执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闵执宜顺利通过复选,需要留宫住宿一个月。但因各位秀女都带上了简单的行李,复选过后,便直接入住宫中,不需再回家中,却让闵执宜十分为难。因今日赵元霜出事,八成是闵清姿做的孽,她在那杯茶水中加了猫薄荷的汁液……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闵执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免费试读

闵执宜顺利通过复选,需要留宫住宿一个月。但因各位秀女都带上了简单的行李,复选过后,便直接入住宫中,不需再回家中,却让闵执宜十分为难。

因今日赵元霜出事,八成是闵清姿做的孽,她在那杯茶水中加了猫薄荷的汁液。猫薄荷与中药荆芥十分相似,别名假荆芥,两者效用不大相同。荆芥可以祛风辟邪,猫薄荷却为芳香剂,可使猫咪兴奋,这点少有人知。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这件事告知家里,让他们不至于面对赵家的诘问而一无所知。只是,闵执宜现下身处宫中,如何才能安全的向家中传递消息了?

正想着,一绿衣宫婢推开门,向闵执宜行礼:\”闵秀女好,奴婢芳儿,今后一个月就由奴婢伺候秀女。\”

\”起来吧。\”闵执宜上前扶起芳儿,悄悄递给了她一锭闵母准备的银子,悄声道:\”今后多劳你照护了。\”

\”不敢当,秀女客气了。\”芳儿默默收起银子,复行一礼,便退下了。

闵执宜心想:要在宫里传消息,还是要靠宫中的人,只是不知谁人可靠。要趁着这两三天,复选的秀女入住时的纷纷乱乱,不然等秀女们都到齐了,就太过瞩目。而且拖的太久,便失了时效,这个消息也就没什么用处了。

闵执宜细细想过,便整理了仪容,在储秀宫逛了起来,正走着,迎面而来一个\”熟人\”南康公主的孙女曾芷柔,她同闵执宜一同入选。

两人相互见礼,便一起逛起园子来。现下五月,春光正好,花红柳绿。

曾芷柔先问:\”闵妹妹住在春秀院何处?\”

闵执宜拂开垂柳,答道:\”在东阁,曾姐姐在何处?\”

\”我在西阁了,竟没个熟悉的人。可惜闵姐姐没有入选,不然你们还可以作个伴。\”

对这句话,闵执宜可不认同,赵元霜和闵清姿素不相识,她的那杯茶多半是给自己准备的。只是她慌慌张张,没有看清路,和赵元霜撞在一起,才导致了今日之事。所以便笑了笑,没有接话。

曾芷柔也不在意,接着道:\”说起来,我也有个妹妹,姓钟,是我姨母之女。我素日不爱出门,没有什么好友,与她却是从小的情谊,此次也要参选,不知能否入选。\”

\”想来那位钟妹妹也是钟灵毓秀之人,曾姐姐不必太担心。\”在这个时代,不管想不想进宫,祝人入选才是常态,说人落选那可是咒人。

\”说句不谦虚的话,她确是聪明伶俐,只是家世……。\”曾芷柔一下子就停下了,似发现不妥,接着说道:\”看我瞎说些什么,妹妹不要见怪,把这些话全都忘了吧。\”

\”姐姐不必在意,我们不过闲话家常,过后便散了。\”闵执宜边走边道:\”说起来,人都是先敬罗衣后敬人,妹妹有一匹金缕芙蓉的蜀锦锦缎,不如送给钟妹妹做件衣裳。\”

曾芷柔十分吃惊:\”这怎么行,无功不受禄,这太过贵重了。\”

闵执宜笑答:\”姐姐怎么忘了,我该多谢姐姐上次的仗义执言啊。\”

曾芷柔再次拒绝:\”妹妹实在是太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不必如此的。\”

\”姐姐,从来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何况,蜀锦虽然难得,却不是不可得。只是一时要找,十分为难罢了。先给钟妹妹用,到时候姐姐如果觉得不好意思,还回来便是。左右在我那里,也没什么用处。\”

曾芷柔沉吟片刻,便道:\”如此,姐姐便厚颜收下啦,我先代钟妹妹谢过闵妹妹。\”

\”太客气了,姐姐。\”闵执宜便回到住处,找来芳儿,让她帮忙带句话\”请母亲将那匹新得的金缕芙蓉的蜀锦,送去给南康公主府钟小姐,是为了感谢曾小姐对大姐姐的帮助。\”

虽是借着送缎子的名义给家里传话,但想来也不会牵连到曾芷柔。一则话是闵执宜传的,二则曾芷柔并不会被认为是赵元霜之事的主谋,她是南康公主的孙女,按理,参加此次选秀必会中选,没必要节外生枝。

给家里传过话后,闵执宜便在宫中安心呆下。两天后,复选全部结束,这几天闵执宜一直呆在房中绣花,偶尔累了才出去逛逛。

正在房里分丝线,芳儿进来说曾秀女到了。

闵执宜便放下丝线,到门口把曾芷柔迎了进来,两人相互问安后,围桌而坐。

闵执宜给曾芷柔倒了杯茶,问道:\”怎的今天到我这来了?可是钟妹妹到了?\”

\”确实了,还没感谢妹妹的金缕芙蓉。\”曾芷柔拉过闵执宜的手,接着道:\”钟妹妹想见一见闵妹妹,我想着大家相聚于此,也算有缘,又邀请了相熟的光禄寺少卿家的杨秀女和翰林院侍读家的魏秀女,明日于泽兰小筑聚一聚。闵妹妹可一定要来啊,钟妹妹还想当面感谢你了。\”

闵执宜客气回道:\”钟妹妹能入选,是她自己秀外慧中,那匹锦缎不过是个外物,姐姐这样再三感谢实在是折煞我了。再说,姐姐之邀不胜荣幸,明日我一定早早的到。\”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曾芷柔便回去了。现在秀女都已入宫,要在这储秀宫住一个月,无招不能随便走动,秀女们之间便相互走动了起来。

次日是个晴好的天气,稍有微风,闵执宜便随着这满院子的花香,慢慢走到了泽兰小筑。来的还早,只有曾芷柔和一着粉衣的小家碧玉在,三人便相互见礼,那位粉衣女子正是曾芷柔姨母之女钟香君,父亲为安华县令。

钟香君向闵执宜郑重行一大礼道:\”多谢闵妹妹大恩!\”

闵执宜不敢受礼,马上上前扶起钟香君,连连拒绝道:\”钟姐姐太客气了,我已经说过了,姐姐能入选都因自身之故,这样郑重的感谢,让我实在受之有愧啊。\”

三人正互相客气,一碧衣女子和一蓝衣女子联袂而来,正是杨秀女和魏秀女。钟香君再不好多说,大家便分坐下来,喝茶,吃点心。一群女子聚在一起,年轻的便聊聊胭脂水粉,时兴料子,年纪大的便说说养儿育女,管理内务。

闵执宜这群人也不能免俗,因大家在京城生活,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多少能说上几句,只有钟香君因常年生活在地方,偶尔才说上几句,有时她一说完,大家便冷场了,曾芷柔便会笑着把话题带过去。有了那么几次,钟香君便不再开口了。

\”说起来,你们知道吗?\”杨秀女一脸神秘,压低声音说到。

闵执宜心想:来了,又到了吃瓜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聊来聊去最后还是会聊到八卦上的,这可是人的天性。

大家都很给面子做倾听状,只听杨秀女接着道:\”陛下在做太子的时候,是与晋中乔家定的亲,最后却娶了于大将军的掌上明珠。\”

魏秀女嗔道:\”这可是京城中公开的秘密了,谁人不知啊?\”又接着道:\”不过乔家却一声不吭也是奇怪。\”

\”可能因为,当时乔家老爷子早已西去,乔家日薄西山,而于大将军却如日中天吧。\”曾芷柔猜测。

闵执宜不大同意:\”乔家可是书香门第,清流世家,临时换亲,乔家岂肯罢休啊?\”

众人讨论了一阵,也没得出什么结论,时间也晚了,便都散了。

就这样,闵执宜五天左右便参加一次秀女的聚会,既不太过热衷,也不显得孤僻不近人情。

至于后宫中,除了太后和皇后召见过一两次,闵执宜碰上了同去的曾芷柔和钟香君,其余嫔妃并没有召见过她们。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