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空间:我囤了十亿物资(裴月崇迟暮)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团子,把你的简化版空间拿出来。”【好的】迟溪已经把一切来龙去脉告诉了团子。虽然搞得它很懵逼。但奉行着宿主说得都对原则。多说话,多做事。刹那间,迟溪的手里出现一个银镯子。它拥有小型灵泉和无限空间。只能……

末世空间:我囤了十亿物资(裴月崇迟暮)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末世空间:我囤了十亿物资》免费试读

“团子,把你的简化版空间拿出来。”

【好的】

迟溪已经把一切来龙去脉告诉了团子。

虽然搞得它很懵逼。

但奉行着宿主说得都对原则。

多说话,多做事。

刹那间,迟溪的手里出现一个银镯子。

它拥有小型灵泉和无限空间。

只能装死物。

但时间是静止的。

可以用来储存物资。

后面她一定要把迟暮的女主空间拿到手。

那个才是大头。

迟溪闭上眼睛。

很快和镯子建立了联结。

一眨眼,眼前景物一变,由简陋的卧室变成了一片草地。

不远处有一眼泉水。

有浴盆那么大。

“团子,你躲开。”

【为肾么】

“因为我要脱衣服了呀!”

说完,迟溪开始解扣子。

坏笑看着眼前的白团子。

【啊?这!】

团子用不存在的手捂上不存在的眼。

光速消失。

迟溪笑了笑,走进灵泉。

在泉水里泡了一会儿。

身体轻飘飘的。

泉水变脏了。

不过这泉水是有自净能力的,不用担心。

等上现实世界的一天就行。

“迟暮?女主?”

“凭什么所有的好处都是她的?”

“就因为她是什么女主?”

迟溪一边泡,一边冷笑。

“呵呵,女主在女配逆袭以后,都是炮灰!”

一会儿后。

迟溪从泉水中走出来,伸开双臂看了看自己。

皮肤光滑白嫩。

如脱胎换骨。

改变自己!

秦博什么的,配不上她!

穿上衣服,走出空间,照了照镜子。

简直大变样。

柳眉杏眼,樱桃小嘴。

都没有。

这只是改善了,为什么还没变成真正的美女?

就连迟悦迟媛这样的货色,也差很远。

拿什么把她们比下去?

还是得想办法把迟暮的空间搞到手。

“团子,把我的漂亮衣服拿出来。”

【好滴!】

迟溪的嘴角得意地上扬。

君逸,我来了!

……

浓黑的夜色覆盖着火光冲天的城市。

浓烟,笼罩着视野内的地方。

哭喊声,惨叫声,被黑压压的身影碾压埋没。

昔日繁华的城市变成一片地狱。

“暮暮,坚持住!”

“月……小心墨君逸,他,他要杀你……”

“什……什么?”

迟暮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呼呼,整个人都被冷汗湿透了。

怎么回事,那个梦?

墨君逸是谁?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裴月崇打来的。

“暮暮,起没起床,上午十点钟啦!”

“啊?”

迟暮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尴尬就两个字。

她脑子快乱成浆糊了,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搅合。

揉了揉惺忪的眼,迟暮迷迷糊糊地说:

“这几天总是做噩梦,睡眠特别不好。”

“嗯?什么梦呀,你失眠啦?”

迟暮把自己的梦给裴月崇讲了一遍。

电话那头忽地陷入了沉默。

这人怎么不说话啦?迟暮“喂”了两声。

“月?你在听吗?”

“哦,在。”裴月崇才反应过来似的。

迟暮有点无奈,对于感情她从不含糊,单刀直入地说:

“月,你什么时候跟我求婚啊?”

“啊?”裴月崇懵了。

“这,我在忙呀,公司的新产品忙着投入市场呢,我得先干点什么让你爸爸满意呀。”

俩人在一起相伴怎么也有五六年了。

那层纸好不容易捅破了,裴月崇居然开始鸽了。

迟暮不自觉地撅起了嘴。

“我很生气。”

“别啊暮暮,我会安排好一切的,你等着我求婚吧。”

“要多久?”

“两三个月就好了。”

“……”

等就等吧,也不差这个把月了。

裴月崇温柔含情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郑重地叮嘱:

“暮暮,你要记得,一定要远离迟溪和那个墨君逸。”

“墨君逸?”

“他是M市有名的少年总裁,你忘啦?”

哦,是那个总跟爸爸作对的家伙。

他对男人脸盲。

觉得他们都是锥子脸,张一样。

裴月崇……是偏圆脸。

算是有点不一样吧。

“好吧,那我等着。”

“记住,我很生气!”

迟暮握着拳头,咬着牙,故作愤怒的样子。

电话那头传来裴月崇清亮的笑声。

“好啦,这周末陪你去亭心湖划船。”

“哼。”

两人叽歪一番,终于挂了电话。

迟暮放下手机,躺到床上。

望着天花板。

思绪开始飘远。

话说她也不是很喜欢迟溪。

妈妈被绿的产物。

虽然她这个爹本人就不咋地。

但起码是生她养她的人。

这个迟溪,要是安安分分地呆着也就算了。

也不知道有什么病。

自从她空降这个家。

平日里看自己的眼神,仿佛自己欠了她五百万。

言语之间更是酸溜溜的怨毒。

就像自己夺走了她的一切似的。

你不平不愤,去找爸爸理论啊。

对我使什么劲,我又没欠你的。

你妈就是个小三。

虽然蛮可怜的。

但我妈也是受害者好吧。

迟暮不喜欢和动不动发病的野丫头一般计较。

平日躲着她就是了。

只是迟媛和迟悦这俩闲人,没事就去招惹人家。

害,关她什么事呢。

墨君逸和迟溪又有什么关系呢?

……

迟溪穿着自己攒钱买的漂亮裙子。

光鲜亮丽地出现在墨君逸的公司附近。

等那张刀削般的精致面庞,出现在公司门口的时候。

她端起手上的热水。

“哗……”

来人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被泼了个落汤鸡。

场面一度陷入死寂。

女人却自信地看着男人。

仿佛捏准了对方不会拿她怎么样。

因为上一世,他们就是这样认识的!

被泼的人,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

高挑颀长的黄金身材。

他缓缓睁开长睫湿漉漉的双眼。

锁骨在敞开的领口里,被水淋湿。

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他眉宇间略有怒意。

博唇轻启:

“女人,你在玩火。”

不对。

“把这个女人带下去,扯烂她的衣服。”

“?!”

迟溪脸上的笑容消失。

男人身边的保镖一哄而上。

却被迟溪一个个推开。

她像一个坚韧的小百合明站在那里。

逐渐走进。

双眼喷火。

直视着男人。

“墨君逸。”

男人一丝不苟的表情终于出现了裂痕。

双眼充满不可置信。

她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就在这时,迟溪走到他面前。

没有一丝怯意。

对上他狭长的眼眸。

红唇轻启,带着威胁和恐吓:

“墨君逸,你敢?”

“你敢待我不好,我让你追妻追到火葬场!”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