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赵九徊赵楷《威压北凉:魂穿反派二皇子》在线全文阅读

一天后。关外。距离北凉封地不足一里。“金甲,你在这里等我,一定要隐藏好自己,千万不能让北凉的人发现。”赵九徊一脸郑重的吩咐道。他是第一次来到北凉,但也知晓,朝堂之上和北凉王最不对付的人,除了宰辅,便是……

书评专区

小说赵九徊赵楷《威压北凉:魂穿反派二皇子》在线全文阅读

《威压北凉:魂穿反派二皇子》免费试读

一天后。

关外。

距离北凉封地不足一里。

“金甲,你在这里等我,一定要隐藏好自己,千万不能让北凉的人发现。”赵九徊一脸郑重的吩咐道。

他是第一次来到北凉,但也知晓,朝堂之上和北凉王最不对付的人,除了宰辅,便是韩总管。

五甲便是韩总管的象征质疑。

时机未到,他的身份一定不能现在就暴露。

无论他的实力,还是心性和底气都不足以去撼动,收拢北凉这块硬骨头。

此次前往北凉,主要还是为王妃送行,顺便见见传说中人魔大将军,以及所谓的‘真武大帝’转生的天命之子。

他若是真的想登临那个位置,总有一天会和北凉正面硬碰硬。

……

正午。

北凉,徐家。

以往这个时间,徐家应该是热闹非凡,门若庭市。

在北凉,徐姓便相当于离阳皇室的赵姓,徐字军旗更是所有北凉子民的信仰。

离阳之所以如此忌惮北凉,可是不仅仅因为三十万北凉铁骑。

更重要的是,北凉王收服的北凉人心。

帝王,以民为本,若是失去了民的支撑,王位则危在旦夕。

北凉便是此番局面。

皇室忌惮的很大原因便是,北凉一旦造反,所有的北凉子民都将会成为北凉军最坚实的后盾。

北凉以北,徐家为皇。

这句话,又岂能只是流言而已。

不过,由于王妃离世的原因,此时徐家大门紧闭,悬挂白绫,俩侧各贴着一个哀字。

不同与以往的热闹,如今偌大的北凉王府,却连吹来的风都是冷的。

赵九徊站在王府门前,却久久没有迈步。

不是怕,而是愧疚。

当年,他应该是唯一一个亲眼见证了京城白衣案全过程的人。

近几年,韩总管也曾多次试探过他。

寻常小孩三岁是不记事的。

但他是赵楷,一个同样身负大气运的人。

所以每次韩总管提起,他都形容的朦朦胧胧,不清不楚。

久而久之,韩总管对他便彻底放心了。

可韩总管一定没有想到,王妃的容貌,身姿至今都深深种在了赵楷的脑中。

白衣飘飘,以剑破法,仙人之姿,犹胜万物。

女子持剑,一剑破指玄,败天象,而后离去。

赵九徊对此没有任何办法,就像他抵挡不了赵母的亲近般。

或许正是因为他的穿越,仙女姐姐的形象才能在赵楷心中永远定格。

而也是因为赵九徊穿越到了赵楷之身,潜移默化中,他便也对赵楷脑中的仙女姐姐有了很浓烈的情感。

一切,皆是定数……

但是,他毕竟是穿越而来,并且亲眼目睹了全过程。

所以,他知晓当年害吴素的人到底都有谁?

他刚认的师父人狐韩总管,离阳皇室护道者柳天师,他的父皇当世皇帝赵淳,佛虎杨万生,国公元萧浒,离阳望天监以及各大门派。

这些年,明面上看似北凉王没有动作。

可自从世子出生后,他便一直在暗中调查此事。

但由于王妃对于此事闭口不谈,当年有关的人更是皆被灭口,玖儿也不知所踪。

更何况,皇室手段通天,倒也没有查出什么结果。

不过,赵九徊深知,以北凉王的手段,不可能全然不知。

“仙女姐姐,我到底该怎么办?”赵九徊将吊坠从怀中掏出。

这些年,他曾以给母亲买玉饰为由,拉着韩总管前往离阳城最好的玉店寻找过相同玉质的玉。

但,他看的所有红玉中,没有一块玉能呈现出此坠的鲜艳凄红。

并且在红玉的正中心,还蕴含着一柄龙首之剑,剑身流转着淡淡的光芒。

此吊坠哪怕是赵九徊看过雪中,也全然不知有何用?

不过,此坠既是来自于王妃之身,坠内更是蕴藏玄机,定非凡品。

所以,他才会更纠结。

王妃与他有恩,他理应将京城白衣案的真相告诉北凉王。

可他知道,王妃不说的原因便是因为此事牵连甚广,若是真要复仇,北凉恐将直面离阳皇室。

这也是她最不愿看到的一幕。

在徐家门前踌躇了许久,赵九徊深吸一口气,提步上前。

咚咚咚。

过了几秒,徐家大门从内打开。

“徐家今日不接客,请改日再来!”

“等……”

‘砰’的一声,大门重新关上,赵九徊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咚咚咚。

赵九徊继续敲门道:“劳烦几位通报下北凉王,在下赵九徊,有王妃信物,此次前来是为了报恩,特意为王妃送行。”

“嗯?”大门再次打开,俩个侍卫微微皱眉,然后低头道:“王妃信物,拿出来看看。”

“二位大人,我幼时曾遇见过王妃,这是她赠与我的吊坠。”荆夜亮出了吊坠。

在吊坠出现的一刻,二人霎时脸色齐变。

“小公子不必多礼。”二人慌忙道。

“你在这里好生伺候着小公子,我立马去禀报王爷。”其中一人说完,便急冲冲的离去。

“你们知道它是什么吗?”赵九徊看着留在原地的那人问道。

“不知,可北凉王府上下都知道王妃有一块蕴剑之坠,从不离身。”侍卫回道,语气中明显多了几分恭敬。

“那还真是遗憾……”赵九徊摇了摇头。

看二人神色,本来他还以为能得到些有用的消息。

就在二人谈论时,一位身形魁梧,但不高大,甚至有些驼背的男人匆匆行来。

听到脚步声,赵九徊顿时抬头望去。

刹那间,他感觉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就仿佛面对尸海血山般。

‘人魔徐大将军,果然名不虚传。’赵九徊心中暗道。

据说,徐大将军从十岁便入了军队,凭借着自身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他也是世上唯一一位二品之境,却能让全天下都忌惮的人。

“晚辈赵九徊参见北凉王。”

赵九徊立马躬身道。

“小家伙,这礼行的可不太标准。”北凉王仔细的打量着赵九徊,赞叹道:“好小子,骨骼不错,是块当兵的好料子,有没有兴趣加入北凉?”

“王爷盛赞,晚辈从小便知北凉故事,深知自身还不够从军资格。”赵九徊惶恐,然后立马单膝跪地道:“王爷,晚辈此次前来,主要是想见王妃最后一面,并且将王妃之物归还。”

话音刚落,赵九徊便摘下了吊坠,躬身俯首,双手呈上。

“凤剑之坠。”北凉王望着吊坠,仿佛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中,“我记得,当初我问素素要时,她都不乐意摘下,说这是留给她儿子的。”

“没想到,最后却交给了你,我听素素提及过你,既然是她主动给你的,你就好好收着便是。”北凉王忽然一笑,背手道:“好了,外面这么冷,进来说话吧。”

“不,此物既为王妃的贴身之物,当时也只是交给我保管,理应归还北凉。”赵九徊诚恳道。

不是他不拿,是不敢拿。

从他见到北凉王的那一刻开始,北凉王的视线便一直停留在此玉佩上。

单凭这一个举动,便足以看出,北凉王对王妃的感情之深,绝非是现在这般随意之态。

“你若是真的代为保管,便不会将其贴身戴着,再说了,我让你拿着,你便拿着。”北凉王白了赵九徊一眼,嘀咕道:“人小鬼大的,真不知素素看上了你哪点?”

接着,北凉王高喝道:“来人,赵九徊手持王妃信物,是我北凉王府贵客,有啥需求,无需过问,直接满足。”

“通知下人,以后见到赵小公子如见王妃。”

说完,北凉王转身扬长而去。

赵九徊看着这位让世人震颤的北凉王背影,瞠目结舌。

???

说实话,他甚至都做好了先被关押几天的准备。

毕竟他只是手持北凉王妃的信物,但谁知道这信物怎么来的?

没想到,徐骁就这么轻易的放他进入到了北凉王府。

“小公子,请随我来。”

几位下人立马恭敬道。

……

“出来吧,别跟着了。”走到了一处阁院,北凉王瞥了一眼墙边的角落。

“参见义父。”

看似无人的角落中,一位少年提枪走出,单膝落地。

他神色冷峻,身穿甲胃,白色的披风落于身后,虽是少年,已有大将之姿。

“不明白,我为什么如此放心一个外人?”北凉王望着少年笑道。

“义父的决定,自有义父的道理。”少年立马俯首回道。

“陈白衣!”北凉王语气猛然加重。

“末将在!”少年拱拳道。

“不服,就要说出来,无论你面对的是谁。”北凉王目光凶狠,不断逼迫着少年。

一瞬间,北凉王身上爆发出宛如千军的气势,跪地的少年额上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

“确实,为子,我不明白义父为何如此轻易信了一个外人?”陈白衣目光抬起,咬牙道,“为臣,我不明白大将军为何给予此人王府中这么高的地位?”

“好!”北凉王满意的点点头,转身道:“白衣,你记住,军中是军中,家中是家中,看清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知晓他的来历,看其眼睛便可。”

“他的眼神虽然心思众多,但他所说的话却都是发自内心。”

“更何况,他的眼睛中对于你义母的感情骗不了人的。”

“眼睛……感情……”少年不断重复着。

……

北凉王府门前,赵九徊前脚刚迈进王府大门,系统的声音便冷不丁的响起。

【叮,宿主成功踏入北凉王府,系统任务开启。】

【宿主成功触发主线任务:反派的春天。】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