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最新章节,方宴擎苏亦晚小说免费阅读

苏亦晚在外面待了两天。两天后,是秦青的生日,苏越成大摆宴席招待宾客,邀请了不少商界的朋友。秦青是苏越成的初恋,两人婚前育有一子,后来苏越成贪图名利与秦青分手,娶了当时税务局局长的女儿,沈言。也就是苏亦……

书评专区

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最新章节,方宴擎苏亦晚小说免费阅读

《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免费试读

苏亦晚在外面待了两天。

两天后,是秦青的生日,苏越成大摆宴席招待宾客,邀请了不少商界的朋友。

秦青是苏越成的初恋,两人婚前育有一子,后来苏越成贪图名利与秦青分手,娶了当时税务局局长的女儿,沈言。

也就是苏亦晚的母亲。

后来沈家出了事,一家子死的死,入狱的入狱,沈言便没了利用价值。

苏越成堂而皇之的将自己的发妻踢出了家门,然后与旧爱重归于好。

秦青进门的时候,不只带了他们的小女儿苏佳南,还带了他们的大儿子,苏远航。

苏远航大学毕业后,苏越成就尝试着让他接触公司里的事,但苏远航的从商天赋不高,没什么实际本事,只会吃喝玩乐,挥霍钱财。

今晚这场宴席,看似是为秦青庆生,但实际上就是为苏远航在商场上牵线搭桥。

事关自己儿子,秦青自然是煞费苦心的亲自布置,苏佳南跟着忙前忙后。

苏亦晚则抱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玩着游戏,对其他的事一概不关心。

天黑时已有不少人到场,苏家门口停满了豪车。

苏越成招呼宾客回来,看到苏亦晚还在玩游戏,不禁冷了脸,“把你的手机收好,等会宴擎就到了,你找机会多跟他说说话,接触接触。”

“没必要,你等下直接把他灌醉送到我房间不就行了?”苏亦晚头也不抬的回道,“这种事对您来说还不是小把戏吗?”

苏越成冷冷盯了她几秒,一语不发的去了别处。

苏家的别墅坐落在市区近郊,四周环山绕水,空气清新环境寂静,是个不错的地段。

客厅内,灯光亮如白昼,来往人群衣着光鲜亮丽,谈笑风生。

苏家在叶城也算数一数二的名门,而苏佳南作为叶城第一美人,毫无疑问是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风景。

只是今晚,喧宾夺主的却另有其人。

“快看啊,那不是季苒吗?”

“真的是,季苒竟然来了?她不是从来不参加这种酒局的吗?”

“听说她刚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得了奖,还拿了一个法国高奢代言。”

“年纪轻轻事业有为,还长得这么漂亮,又是段市长的未婚妻,可真是老天追着赏饭吃。”

季苒一露脸,场内顿时流言四起。

只是无论听到怎样的称赞夸奖,她的眉眼都是冷淡的,看不出半分动容。

苏亦晚站起身,目视着她款款走来,神色与她如出一辙的清冷。

季苒出道的那年,正是她离开叶城的那年。

她起先只是一个小模特,在一部电影里客串了一个配角,而恰恰就是那几分钟的出演,成了她命运的转折点。

倾城的美貌和精湛的演技让她一连获得了几部剧的女主位,她在短短一年内爆红,成了娱乐圈的瑰宝。

不过她为人低调,性子又孤傲,所以不止一次的被传言在片场耍大牌。

无数狗仔没日没夜的蹲点想拍她的黑料,可这么多年过去,却半点黑料都没挖到。

苏亦晚盯了她一会儿,然后目光又落向她身边的男人。

叶城的当今市长,也是季苒的未婚夫,段守恒。

平静的目光下,落满了恨意。

她以为自己能忘了一切,能释怀从前的事,可有些恨渗进了骨子里,怎么泯灭?

段守恒对于那些男人落在季苒身上的目光有些不悦,但也没表现在脸上,“你不是不喜欢这种酒局吗,怎么今天突然来了?”

订婚六年,他了解她,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这种地方。

季苒看了下四周,面容冷淡:“不是。”

段守恒见她不愿多说,也没追着问。

这几年来,他一直在努力走进她的心,但好像不管他怎么做,她都无动于衷。

他们是未婚夫妻,却相敬如宾,形同陌路,她的手上永远都戴着另一个男人送的戒指。

季苒对上苏亦晚的目光时,喉间轻滚了下,敷衍般的跟身边男人说道:“我出去透透气,你去应酬吧。”

“季苒……”

她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苏亦晚站起身,也跟了出去。

客人大多都在大厅里,所以院内的人并不多,只有三两个。

季苒出来后,漫无目的的走了几步,听到有人在后面喊:“季小姐。”

她脚步顿了顿。

死寂了多年的心,也有了点复苏的迹象。

苏亦晚加快脚步追上她,站到她对面。

两人互相盯着彼此,一个张扬,一个闪躲。

半晌,季苒才轻扯了下唇角,“我听说你回来了,还以为是假消息呢。”

苏亦晚挑起眉梢,“我何德何能,还能让季小姐这么个大忙人关注我的消息。”

季苒似是有些紧张,握了下手掌,“亦……亦晚,这些年来,你过得怎……”

苏亦晚听着她磕磕绊绊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躁的扯了扯衣领。

颈间的吻痕露了出来。

季苒神色一怔,“亦晚,你谈恋爱了吗?”

“季小姐,这是我的私生活,还有,我们不熟。”

言外之意,就是不需要她关心过问。

“亦晚,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我没有权利更没有资格过问你的私事。”季苒扯动下嘴角,目光黯淡许多,“你交了男朋友也好,起码这样能证明你放下方宴擎了……”

“我放不放下方宴擎,跟你有关系吗?”苏亦晚笑容怪异的反问,“那如果我说,这就是方宴擎留下的呢?”

“什么?”季苒震惊的唇色发白,许久没回过神来。

苏亦晚一把将自己的领子扯开,颈间那一片密密麻麻的痕迹悉数落入了季苒眼底。

尽管已经淡了,但还是能看出来。

“我说,这就是方宴擎留下的。”苏亦晚一字一句的重复,存心不想让她心里痛快。

季苒眼神僵直的盯着她颈间,只觉得双手双脚发麻,舌头也像是打了结似的说不出话。

过了好半晌,她才稳住情绪。

她双手抓住苏亦晚的手,着急地说:“亦晚,你不能跟他在一起,你不能再喜欢他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