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方宴擎苏亦晚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走出书房,苏亦晚只觉得头痛欲裂。她低着头一步步往前走,浑浑噩噩的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双粉白色的高跟鞋。抬头一看,见挡住自己的人正是苏家的三小姐。苏佳南。四目相对,三小姐笑着先开了口,“姐姐怎么无精打采的……

书评专区

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方宴擎苏亦晚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免费试读

走出书房,苏亦晚只觉得头痛欲裂。

她低着头一步步往前走,浑浑噩噩的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双粉白色的高跟鞋。

抬头一看,见挡住自己的人正是苏家的三小姐。

苏佳南。

四目相对,三小姐笑着先开了口,“姐姐怎么无精打采的?太累了吗?”

苏亦晚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她穿了一件玫红色镶钻长裙,前凸后翘的身材被完美的衬托了出来。

苏家三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被誉为叶城第一美人,才艺多颜值高学历又好。

据说三年前的一场酒会上,方家擎少对她一见倾心,苦追了半年才拿下。

她们有着同样的出身,却也有着云泥之别。

苏佳南是云。

苏亦晚是泥。

苏亦晚轻挽嘴角,看都没看她一眼,目中无人走了过去。

擦肩而过之际,苏佳南看到了她颈间的吻痕。

她握紧手掌,目光里泛出阴狠。

来到书房,走至苏越成身边轻轻开口问,“爸,她答应了吗?”

“有她妈妈做筹码,由不得她不答应。”苏越成冷哼声,但还是不免担忧,“不过佳南,你真的想好了吗?倘若宴擎喜欢上她……”

他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

是一份协议书。

协议书上写得很清楚,苏亦晚嫁给方宴擎,苏佳南可得方氏集团5%的股份。

这5%的股份她要,方宴擎,她也要。

苏佳南笑了下,眉目间充满自信,“爸,她当初缠了宴擎那么久都没能让他动心,放心吧,就算他们真的结了婚,宴擎也只会更讨厌她。”

苏越成眼里情绪复杂,似是想说什么。

但有些话最终还是卡在了喉咙里。

他轻叹气,“佳南,你嫁给了宴擎,那以后整个方家不都是你的吗?这5%的股份对你来说算得上什么?”

“爸爸,方家最后会是宴擎的,但不会是我的。”

有些东西,到底是不如握在自己手中牢固。

方宴擎不喜欢苏亦晚,他厌恶她憎恨她,就算他们结了婚,到最后她也只会沦为弃妇!

半夜。

苏亦晚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出现苏越成说的那些话,睡得很不安稳。

她心气浮躁,实在睡不着,索性睁开了眼。

不睁不知道,一睁吓了一大跳。

只见方宴擎正站在床边,神色冷漠,盯着她的目光满是凶狠。

苏亦晚只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她瞬间清醒过来,慌慌张张的坐起身,“方宴擎,你怎么在这里?”

方宴擎跨步上前,一语未发,直接将她的身子给捞了起来。

然后拖出去,扔上车,车门上锁。

苏亦晚被他一系列的操作整懵了。

男人阴着俊脸坐进驾驶座,关车门的时候,甩出的动静震的人耳膜发疼。

他抿着唇,面容阴冷,发动引擎挂挡踩油门,动作一气呵成。

苏亦晚还没来得及开口,车子就飞了出去。

方宴擎踩着油门用力往下压,黑色威航一路劈开无垠夜色,疾驰向前。

苏亦晚内心慌得一批,难道他想拉着她一起去死?

她拉过安全带扣好,然后才顾得上出声喊,“方宴擎,你疯了吗?你活够了我还没,停车!给我停车!”

他车速不减,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到了路口,才在一辆大车前猛地急刹停了下来。

苏亦晚脸色惨白,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半。

方宴擎侧头盯向她,周身环绕冷冽,“怕了?”

“疯子。”

“你跟佳南说了什么?”

晚上应酬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苏佳南的电话,说要跟他分手。

好好的,为什么在苏亦晚回来之后就要分手?

他想也没想,就认定了是她搞的鬼。

苏亦晚头晕眼花,她扶着额头,身子慢慢坐直,“我能跟她说什么?”

方宴擎摸出烟盒,点了根烟咬在薄唇间。

男人鼻梁高挺,一点红色的火焰又衬得他五官深刻了许多。

“她要跟我分手。”

“所以呢?”苏亦晚不解,“你们小情侣闹矛盾,跟我有什么关系?”

女朋友闹分手不去哄,大半夜的把她抓出来飙车,他脑子多少沾点大病。

方宴擎吸了口烟,一双狭长的凤眸盯紧了她,“苏亦晚,你为什么回来?”

温润磁性的声音诱惑十足,一如从前般让她鬼迷心窍。

苏亦晚笑了笑,撩着头发问,“擎少这话问的……几个意思?”

“你回来,是不是想要破坏我们的订婚?”方宴擎一把视线落向她,眼里几分轻嘲,“怎么,对我还不死心?”

苏亦晚:“……”

她嘴角忍不住轻搐了下。

好一句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质问,听得她都快忍不住笑了。

破坏他们的订婚?对他还不死心?

这男人,哪来的勇气和自信?

“擎少,您这应该就是普信男天花板了吧?”苏亦晚笑眯眯的问,满脸无辜,“你可是我妹妹的未婚夫啊,我为了你们的幸福,连自己被强这种事都忍了,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呢?”

方宴擎目光轻闪。

“擎少把我抓出来,是想警告我不要伤害你的未婚妻?”苏亦晚唇边漾起讽刺,“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没那胆子。”

她这种似笑非笑的嘲讽表情,让他觉得莫名的不舒服。

方宴擎收回视线,冷冷丢出两个字:“下车。”

苏亦晚先是一怔,然后迫不及待的扯开安全带下了车。

他目视前方,一把嗓音落满薄凉,“苏亦晚,别妄想对佳南做什么。你敢动她一下,我有得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苏亦晚本来都已经打算走了,听到他这话,又转过了身。

“如果……”她眯着眼睛,问:“是苏佳南想对我做什么呢?”

方宴擎轻呵声,双眸淡漠的逼近绝情,“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亦晚摇了摇头,果然啊。

不让她伤害苏佳南,却默许苏佳南伤害她,他可真是个双标狗。

“方宴擎。”苏亦晚倒回来,冲他甜甜的笑了下,然后在他略微不解的目光里咬着牙骂了一句:“草泥马,狗东西!祝你一辈子不举,结了婚也被人绿!”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