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高冷主君今晚又被夫人罚跪伏华池尧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伏华的身上装不下了,就拉了小翠和伏美过来,给她们俩的身上塞了一堆,靴子里,裤裆里能放财物的地方都塞满。这要放在末世,一个空间器就能搞定这屋子里所有的财物,可是放在这儿,就只能人工托运。就在外头抄家的兵……

逃荒:高冷主君今晚又被夫人罚跪伏华池尧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逃荒:高冷主君今晚又被夫人罚跪》免费试读

伏华的身上装不下了,就拉了小翠和伏美过来,给她们俩的身上塞了一堆,靴子里,裤裆里能放财物的地方都塞满。

这要放在末世,一个空间器就能搞定这屋子里所有的财物,可是放在这儿,就只能人工托运。

就在外头抄家的兵撞门进来之际,她连忙拉上一脸惊诧慌张的小翠和伏美,缩到了角落。

“你们还在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快到后院去。”

手中拿着大刀的官兵,冲伏华三人吼着,一边吼,一边将掉落在地上的金块往自个儿怀里塞。

混乱中,伏华冷眼看着这些抄家的男人,将她房里那些零零碎碎的财物藏了个干净,又有穿着轻甲的官兵进来,拿着房里的各种花瓶、木雕往外搬,这种大件儿是为了交差的,因为不好藏在身上,所以交出去清点最好。

其中有个男人从伏华的房中翻出了一大叠的银票,胡乱的往房里一塞,怀里揣的大大的鼓鼓的,毫不掩饰的样子。

他也用不着掩饰什么,因为来抄家的每个人,都是如此。

又有男人没捞着银票,暴躁的喊道:

“这里的东西怎么这么少?”

他拉开伏华的妆匣,里头就一两根不值钱的木簪子,地上的金块也只是零落几块。

于是,他“唰”的抽出刀来,指着要出门的伏华,怒吼道:

“你们是不是私藏首饰了?君父有命,私藏财物可斩!”

伏美和小翠都哭了起来,她俩个吓的话都说不出,两人都躲在了伏华的身后,只能拼命的摇头。

伏华蹙眉看着冲她亮刀的男人,心里头一阵火气涌动,她受够了自己的无能。

“说!首饰都去哪儿了?”

身穿轻甲,却宛若个土匪一般的男人,似乎全无怜香惜玉之情,直接抡着大刀,朝着最前方的伏华一刀劈来。

伏华都来不及回答,只能往后一让,身子撞上身后的伏美与小翠,那两人也是往后一倒,撞上了身后的古董架子。

“哗啦”一声,架子上的花瓶装饰等等倒了一地,伏华的手往后一压,压上了一块碎裂的瓷器,一手的鲜血。

尖锐的疼痛感,让她脸上的神色更冷,她抬起头来,冲那怒气冲冲的官兵吼道:

“之前已经来过两个官爷,把东西都抄走了,我们能有多大的熊心豹子胆,敢藏首饰?”

炸了炸了,她只觉得一股血气往头脑上冲,突然,她的心中闪过一点惊喜,伏华放置在膝头的羸白手腕,那脉搏微不可见的跳动了一下,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异能波动。

老天爷总算待她不薄,一道惊雷把她劈到了这里,给她换了具年轻鲜嫩的身体,还把她的异能也给劈了过来。

虽然她这异能弱的连老鼠都杀不死,但好歹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世,也算是有了点依仗。

面前拿着大刀的男人,骂了一句脏话,气愤都这种时候了,伏华还敢冲他吼,她不知道他要摁死她,就如同摁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威严不容挑衅,男人抡起大刀,就朝着伏华劈头砍去。

伏华闭上眼睛,在伏美和小翠的尖叫声中,调动微弱的异能,一条细弱的绿萝枝叶,从旁边掉落的花盆里蹿出,将男人绊了一下,那官爷直接放下了大刀,踉跄一下,刀尖柱地,好险没让自己跌倒。

绿萝的动作太快,天色太暗,旁人根本就没清发生了什么事。

伏华急忙朝着大门爬去,伏美和小翠同时尖叫着又哭了起来,伏华回身扯过她们俩,顺势就溜出了房门。

一路上都是惊慌失措哭哭啼啼的女眷们,有的衣衫不整……不是被那些抄家的男人怎么样了,而是半夜被惊起,衣服没穿好。

整个伏府里都是鸡飞狗跳的,到处都是呵斥声与哭声,身后要砍伏华的官兵追了她几步,又掉头去别的女眷房中找财物,压根儿没打算追杀伏华到底。

就这样,伏华跌跌撞撞的,左手拉着小翠,右手拉着伏美,一路在这锅粥里穿行。

“快走!快些!!”

屋子里,有凶神恶煞的男人一边收捡着财物,一边跑了出来,有人推了伏华一把,又有几个身穿盔甲的兵上前,推拉着别的女眷,伏华三人终于顺着人流到了后院。

这里已经被拘了一堆的伏府女眷。

路上时,伏华一直在冷静的观察着周围的地形,进了后院,便拉着两个拖油瓶,往假山里头一钻,一屁股坐在了石头洞里。

“二姐,二姐,我们怎么办啊,二姐?”

年仅十岁的伏美又开始焦虑了起来,伏华没什么心情仔细的安慰一个孩子,只对丫鬟小翠说道:

“你照顾一下三妹妹的情绪,我出去看看有没有机会逃走。”

“二小姐……二小姐……”

小翠焦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伏华已经从假山的石洞里钻了出去。

她贴着墙角一路走,一院子披头散发的女人都在哭,没有主意的哭,气恼懊悔的哭,悲伤感怀的哭,凄楚无依的哭……如伏华这样面无表情,安安静静的女人也有,不过都是坐在角落里,寂静无声的落着眼泪。

静静的,伏华无声的叹了口气,又探眼去看四周,这院子里除了四面高墙,就是一道圆形的院门,门外全都是挎着大刀的官兵。

要逃,估计是没有办法逃掉的,但是看这些官兵并未对华府里的女眷怎么样,伏华就觉得,估计事儿不大吧……

她一个在末世里混迹了一辈子的女人,经历过的混乱与黑暗,比现在这情景严重了不知道多少倍,就觉得这阵仗其实仔细想象,当真还行,开局不算特别的差。

至少那些官兵还没明目张胆的冲上来,把她们给先X后X。

如此,就剩下抄完家后,该怎么定罪的问题了。

“喂,前面的,过来!”

一道粗音响起,伏华的脚步一顿,抬头看向身后唤她的男人。

一个身穿轻甲的男人站在院子的后门外,冲她笑的十分猥琐。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