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裕丰小说网1。

每日推荐 当前位置:产品展示 > 最新小说 > 每日推荐 >  

商途大业最新章节,宋开明董心蕊小说免费阅读

来源:admin   发表时间:2022-01-15   


宋开明生在鼎安省星沙市远郊县的一个山沟沟里。星沙市虽然是省会,但宋开明的村,离城里还有两百多公里。交通不便,山路崎岖。中湾村历史上就没富过。宋开明的家里,更是穷得叮当响。这样的穷困,在进入千禧年后的0......

书评专区

《商途大业》免费试读

宋开明生在鼎安省星沙市远郊县的一个山沟沟里。

星沙市虽然是省会,但宋开明的村,离城里还有两百多公里。

交通不便,山路崎岖。

中湾村历史上就没富过。

宋开明的家里,更是穷得叮当响。

这样的穷困,在进入千禧年后的02年,已经不多见。

宋开明自出生十八年来,主题词就是苦,各种苦。

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

他高考完那年暑假,父亲去世。

全家的重担落到宋开明母亲身上,一个老实淳朴的农村女人。

家里还有一个马上要进高中的弟弟,和一个马上就要读初三的妹妹。

他是家中长子,父亲没了,他咬着牙发誓:撑起这个家。

处理完父亲丧事,几周后宋开明就拿到了“鼎安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宋开明看着通知书,抽着廉价香烟,他以前不抽烟,但父亲过世后,面对来帮衬的亲戚朋友,宋开明总得散散烟。

烟与酒,历来是华夏人交际的法宝。

在农村里,不抽烟,不喝酒,永远都是小孩子。

自然而然,宋开明抽烟抽得娴熟。

这一晚,宋开明抽了不知多少烟,他一直坐到天明。

录取通知书来了,但完全没法凭中湾村历史上第一个重点本科生而高兴,反而是,为弟弟的高一马上要交学费,妹妹进初三也马上要交学费,而挠破了脑袋!

如果自己执意要去读大学,那弟弟妹妹他们必须马上停学了。将来,他们就永远是个初中生。

宋开明点燃火机,抽完最后一根烟。把录取通知书,轻轻地放在打火机的火苗上。

那张薄薄的通知书,和他的未来,在火光里燃尽。

这一刻,日出的阳光从窗口洒落,光明与黑暗在此刻交织。

面对家里,宋开明只淡淡说了句“没考上。”

这一刻,他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发誓要把弟弟妹妹送出这大山,一定要赚很多很多钱。

钱或许买不到幸福,但有钱可以避免很多不幸!

……

宋开明醒来,发现这不是自己打工的饭店宿舍,是个宾馆的房间。

窗边上站着个人,是个很熟悉的背影。宋开明的表哥,陈领。

说是说表哥,其实就大了几个月。

陈领家在省城星沙的郊区,父母都是电子厂的工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

陈领学渣一个,没考上大学。

哥俩自小感情就好,自己两个月前到星沙饭店打工,陈领就总喊他出来玩。

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知道,这是表哥为了给自己疏解心情。

宋开明打算喊声表哥,还没喊出口,头痛得快要炸开。

昨晚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陈领听到身后的动静,快步走到床边坐下,对宋开明说:“可算醒啦,这都下午4点了。

开明,我发现个商机。”

“啥商机?”宋开明点了根烟,递了根给陈领。

陈领将宋开明拉到窗边:“你看,对面就是鼎安商学院,咱楼下就是商学院的后街。现在还没到下课的时候,一下课,这里乌央乌央全是人,有人就有商机!你那破班,别上了,咱自己干吧?”

“鼎安商学院?自己干?干啥?”宋开明还一脸迷糊。

宋开明一说是鼎安商学院,心情瞬间变得复杂。

自己烧掉的录取通知书,不就是这吗?

陈领说:“摆摊!卖小吃!等下你看,摆摊的就全来了,抢摊位就跟抢钱似的,拼得都是手速!

你那个蛋炒饭的手艺堪称一绝,我吃过的夜宵摊子不说千家,百家总有了,但蛋炒饭的味道能超过你的屈指可数。你去卖蛋炒饭、炒河粉绝对能火。

我再捣腾个臭豆腐啥的,这小吃摊就可以支起来了。”

宋开明从窗外看去,清醒了不少,的确是鼎安商学院。

还没到饭点,已经能闻到楼下饭馆和路边摊上飘来的各种香味了。

在学校边上的商业街摆摊,心想肯定错不了。

陈领说宋开明蛋炒饭是一绝,能不绝吗?

从自己能拿动锅铲开始,就生着柴火,踩着板凳,在土灶前学着给弟妹们做蛋炒饭了。炒饭工龄已经有十三四载。

这对他来说只是生存的基本技能而已!

饭店的老板愿意把他留下,也是看中了他吃得苦,啥活都愿意干,人也够机灵。

在后厨帮忙两个月,一个蛋炒饭而已,根本不是问题。

宋开明问道:“那,咱启动的钱,从哪来呢?”

陈领掏出一片摩托钥匙,在宋开明眼前晃了晃:“放心吧,没打算叫你出钱。我想好了,这个,把这个卖了!”

宋开明惊讶地看着陈领:“你舍得?你刚买一个月,有没有?”

陈领道:“有什么舍不得,万一亏了就亏了!再说,买摩托的钱本也不是向家里要的,那可是我自己的血汗钱。”

宋开明到处摸到处找,找到自己的小灵通,这是他第一个月发工资后咬牙买下的二手小灵通,担心家里有什么事情联系不上自己。

他打开通讯录,说道:“表哥,只要你想好了,那咱就一起干!鼎安商学院,嗯,我有几个同学考这里的,我联系联系,看有没有人能帮忙。”

陈领道:“好。走,我们去打印店,贴传单去!也别把希望全寄在人家身上!”

两人下楼,陈领先一步去结了账,领着宋开明走出了宾馆。

秋天的风已经凉飕飕的了,迎面吹来,宋开明身上浸染的油烟味都随风散走了。

酒也全醒了。

此刻,两个怀揣着摆摊致富梦的少年,心情激动地走进了打印店。

传单上,赫然几个大字:二手摩托出售。九九成新。

陈领说:“我们把这些全贴了。”

陈领对摆摊这个事,并不是脑子发热,实际已经做了不少准备。

了解了不少的行情:推车要花多少钱,要准备多少钱材料,早了解得清清楚楚。算起来,得要两千多。

这是自己能承受的小本买卖。

可是手上两个人都没一分钱,那就意味着,唯一的家当——这台花了五千多的女式鬼火摩托,最少要卖到三千块,才能把摊支起来。

要卖三千块不容易,不是这摩托不值三千,是没人出得起这么高的价,有价无市。

要么卖给学生,要么卖给后街的老板。后街的老板要买,他们会买男式摩托,可以载重货。

贴完广告,两天下来,电话接到了不少。

一报价格,电话秒挂。

大多数,最多能出两千,两千以内还是可以。

两千块,一个普通学生两三个月的生活费。

省吃俭用外加做点兼职,勉强可以。

毕竟鼎安商学院可是全市有名的山多坡陡的高校,那么大,占地大几千亩。东校区到西校区的中间,挖了个大湖,挖出的土又堆起了座樱花山!

走得走半个小时。

买台摩托,把时间省下,再找个对象,接送起来都要方便好多。

但不能两千卖了呀,两千卖了,摊儿还是支不起来。

眼看商途大业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关键时刻,宋开明一个高中校友回了电话,说他们辅导员愿意买,叫他们骑过去看货。

辅导员对摩托非常满意。

对陈领说自己早就想买摩托了,自己东西校区男生宿舍女生宿舍两头跑,一天要跑两三趟,坡那么多,又陡,腿都要跑断。新的太贵,下不了决心,二手的又买不到。

还了价,两千八。

陈领把证件,购买发票啥的从尾箱取出来,一咬牙:“卖了!成交!”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宋开明只听到了“二手的又买不到”这一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Copyright © 2021 裕丰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