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王爷,疯批王妃喊你别装了最新章节,楚芸秀萧潜全文免费阅读

楚芸秀闻言脚下一顿,摸搓着手上因为长期握枪生出的硬茧,叹了口气。明明魂儿都换了,肢体的记忆依旧还在。怕是要让楚皇后失望了。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年代,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女人站在他的头上。所以啊,军营这个地方……

傻子王爷,疯批王妃喊你别装了最新章节,楚芸秀萧潜全文免费阅读

《傻子王爷,疯批王妃喊你别装了》免费试读

楚芸秀闻言脚下一顿,摸搓着手上因为长期握枪生出的硬茧,叹了口气。明明魂儿都换了,肢体的记忆依旧还在。

怕是要让楚皇后失望了。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年代,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女人站在他的头上。所以啊,军营这个地方她楚芸秀再也不会踏入半步,那把亮银长枪,也一并封存了吧。

“我这一觉醒来路都忘了,走走,你带头。”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个路痴。

一个时辰后,楚芸秀立在西市口,无比怀疑让小桃带路的决定,原本半个时辰的路程,硬生生多走了一倍。

“桃儿,我还没去看帅哥,先给自己饿死到街口了。”楚芸秀从醒来滴水未进,肚子早已饿的咕咕叫。

小桃不解道:“看帅哥?不是搞事情么?”

“亲,看帅哥与搞事情并不冲突。”

西市有着全燕京最大的花楼子,没有什么比去烟花柳巷撒疯更带劲儿的。不过撒疯前得先找点吃的,给五脏庙垫吧垫吧。

“我最喜欢吃的百花饼,是这一家吧。”楚芸秀嘴上问着,手上已经拍出了一锭银子,“老板包圆儿。”

“两文就够,剩下最后一个了。”秃头老板叼着烟袋锅吐出一口烟气,边拿油纸打包点心边说,“旁边那位也想要。”

楚芸秀无视老板的话,要去拿包好的饼子,突然,一只胳膊挡住了她伸出的手。

“我家公子先来的。”

“先来没先给钱,不算。”楚芸秀说着想推开碍事儿的胳膊,推了两下纹丝不动。难道也是个练家子?

楚芸秀抬眼瞟了下胳膊的主人,一个黑衣劲装面貌清秀的年轻人,看打扮就知道是个侍卫。

她要去拿,侍卫拦,一呼一吸间两人手上已经过了数招。军营里学来的大开大合的招式,到底不如招数专精的武林门派,楚芸秀隐隐有些败迹。

“你欺负女人!”打不过就耍赖是楚芸秀的一贯作风。

年轻侍卫正惊讶这女子竟如此厉害,忽然听她大喊欺负女人,一时间愣了神。

楚芸秀趁机提走了百花饼,还不忘得意的对着侍卫弹了个花舌。

“你耍赖。”侍卫不服,出拳打在了楚芸秀的手腕上。

楚芸秀手上吃痛,松开了提着的绳子。她没想到这人这么轴,压根不懂得什么叫女士优先。

这小子需要为他的粗鲁付出代价。

横竖都是要撒疯的,楚芸秀不介意现在演一场。“我爹是楚怀安,你竟然敢打我!”她喊完向后倒去。

年轻侍卫被她这一嗓子吓了一跳。

暗暗给自己点个赞,看来我爹是李刚在哪个朝代都好用。

本来未出阁的小姐出现在集市上就已经很惹眼,她这一嗓子引来了更多的吃瓜群众。

“咦?这是楚家大小姐吧?按理说这个点应该在校场啊。”

“什么校场,前些日子坠马一直躺着呢。”

“这是刚醒?”

“脸上脏兮兮的,衣服破破烂烂,怎么感觉有点不正常?”

楚芸秀听见吃瓜群众说到点子上了,开始卖力表演起来。她拿出学生时代,干了一瓶白牛二躺校门口撒泼的劲头,在地上画起圈圈,只打滚还不够手脚也得配合上。

滚了几圈,楚芸秀瞅着时机给小桃使了个眼色,小桃顿时心领神会。

搞事情的真谛不止要搞,还得说。

“大小姐,大小姐,快起来快起来。”小桃装模作样去拉楚芸秀,边拉边说,“小姐坠马,大夫说伤到后脑,不能受丁点刺激,不然要犯疯病的。”小桃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我要那个才能好,要那个。”楚芸秀指着侍卫手里提着的百花饼,踢着腿十分配合地表演起什么叫疯癫。

年轻人哪里见过这架势,直接傻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应三,给她。”墨衣人朝着人群走来。

干净清冷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吸引了楚芸秀的目光,这就是侍卫口中的公子么?

墨衣公子卓卓而立,丹唇皓齿鼻如葱玉,双眉浓秀眼似桃花。打眼看去,是男生女相,仔细瞧之,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中,映着生人勿近得冷漠,合着他挺拔如松的身姿,毫无一丝娘气。

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老色批的春心在荡漾,心中的花儿在怒放,“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交……嘶溜!”

楚芸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赶走脑子里动物世界的配音。理智告诉她,这种冷面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啊?主子,现在已经入五月了。”小桃满脸不解,小姐自打醒来后一直在说一些奇怪的话。

楚芸秀对着小桃摆摆手,“没事没事。”说罢走向年轻侍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下他手中花饼。

“拿来吧你!”

百花饼到手,戏还没演完。

演戏就要演全套,她弯腰抓起地上砂石,抛向群众,一把不够再来一把。

没挨石子的人依旧在看乐子,这让楚芸秀挺无奈,看来吃瓜是刻在基因里的玩意,于是她搬起了路边的大石头。

“哎呦,这个疯子!”

“快走,快走。”

围观群众纷纷逃离。

“搞定,要的就是这效果。”楚芸秀拍拍手,扶着小桃直起腰站稳,发现墨衣公子并没有离开。那双桃花眼正盯着她挂在手腕上晃来晃去的油纸包。

“想吃?”楚芸秀拆开纸包,将百花饼一掰两半,正要递出去她意识到才玩完土,手有点脏,连忙换手把贴着油纸的那一半递了出去。

墨衣公子望着楚芸秀咧到后槽牙的憨笑顿了顿,他接过半个百花饼,油纸上还带着姑娘淡淡的体香。

等他意识到还没说谢谢时,递出饼子的人已经走远。

“楚家,楚芸秀。”

“是的,公子。”

“有趣。”说着墨衣公子将半个百花饼裹好,贴身放在怀里吩咐道:“走。”

百米外躲在摊贩推车后的楚芸秀,啃着四分之一的饼子埋怨道:“好了,这下彻底走了,让你去你不去。”

“主子不敢当面问姓名,奴婢更不敢啊!”小桃嚼着百花饼含糊不清的抗议,大小姐醒来后格外地平易近人,让她胆子变大不少。

“怂!”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