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好榴莲,追妻狂魔陆总来啦陆贺南何夕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次日。何夕前往医院,却被告知是不允许一次性抽那么多血的。何夕咬咬牙只好自己买来工具,自己抽血。幽暗的房间内。何夕把针头插进自己的血管,身高168,体重只有90斤的她何尝不知道成年人一次性抽血一升是有生……

书评专区

准备好榴莲,追妻狂魔陆总来啦陆贺南何夕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准备好榴莲,追妻狂魔陆总来啦》免费试读

次日。

何夕前往医院,却被告知是不允许一次性抽那么多血的。何夕咬咬牙只好自己买来工具,自己抽血。

幽暗的房间内。

何夕把针头插进自己的血管,身高168,体重只有90斤的她何尝不知道成年人一次性抽血一升是有生命危险的。

但是何夕只有这么做,因为陆贺南不会轻易放过她,何夕只能缴械投降。

随着容器内血液一点一点的增加,何夕的脸也愈发苍白,但是她感觉不到疼,她早就被伤的失去痛觉,只剩下一具躯壳。

最后一毫升血液完成融合后,何夕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不欠了。

拖着虚弱的身躯,何夕把血液包装冷藏好寄去了那个熟悉的地址。

陆贺南住宅这边,徐管家打开何夕用生命危险弄来的血,一个不小心把它打翻在地。血在地上晕开,映出他令人憎恶的嘴脸。

徐管家立马找来家里的阿姨把地上搞干净,威胁她不许说出去半个字。

他已经在心里盘算好说辞,让陆贺南没有办法怪罪于他,徐管家知道陆贺南想要和林怡通灵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天方夜谭,只是徐管家自己为了折磨何夕的小把戏罢了。

徐管家当初想要把自己的孩子送给林夕父母做养子,这样自己也能跟着沾点光,没想到让何夕抢了先,因此怀恨在心。

如果何夕知道自己的结果是这样的,应该宁愿永远留在孤儿院。

“陆总,血液在运输途中不慎打破,送到这边都干了,这何小姐也真是有些不小心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说不定都不是她的血,买的鸡血鸭血来冒充的吧。”徐管家目光狡黠,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

“什么!”陆贺南眼神阴郁,差点把眼前盯出一个洞来。

“徐管家,把安迪叫过来,立刻!”显然陆贺南已经盘算好要怎么做了,手中的香烟被用力掐灭。

“是。”徐管家奸计得逞,心里舒服死了,屁颠屁颠的就去找安迪了。

书房里。

“晚上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之前休停三个月的消息作废,光影集团即刻复工,同时为了向何女士道歉,重用她为我的助理,以表明我之前误会她的歉意。”里贺南摩挲着手中的笔,淡淡的和眼前人说道。

“好的,那我们是真的用她吗陆总?”安迪疑惑,不理解地看着眼前的陆贺南。

“哼,自然是重用!”陆贺南狠狠地说道,敢耍陆贺南,他定会千倍百倍还回来,让她痛不欲生!

何夕坐在床上看着新闻,随即打电话给陆贺南。

“陆总,您的要求我已经完成,发布会上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请您明说!”显然何夕被陆贺南的操作气到。

“呵呵,何夕,耍我很好玩吗!你寄回来的东西根本用不了,少装无辜,限你明天之内到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陆贺南嘴角勾起愤恨的冷笑,他这是吃定了何夕。

次日。

站在陆贺南家门楼下,不知何缘故,心口生疼,何夕不断用掌根摩擦胸口,才缓过来一些。

很快徐管家下来请何夕上楼,边走边打量着身边消瘦的女人。何夕遭受的委屈没有换来徐管家半点良心不安,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但其实何夕心里大概都知道,只是懒得与他相斗,没有他,自己也一样难逃陆贺南的手心。

“进来。”陆贺南慵懒地靠在旋转椅上,“请”外面的女人进来。

何夕走进去,暖暖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在她的身上,但是她的脸上却毫无血色。

“何助理,这份工作我安排的还算妥当么?”陆贺南冷笑凉薄的看着她,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只见笑样却不见笑意。

他一步一步地靠近何夕,捏住她的下巴,灼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脸上,一米九的高个俯视着她,压迫感向何夕全身袭来。

身体尚未好全的何夕,本能的向后退。

她一步一步后退,

他步步紧逼,

在他身边,她无处可逃!

身后就是墙,何夕僵视着眼前的男人。阳光不偏不倚的照射在她柔软的发丝上,何夕耳根通红,身体未愈导致她声音听起了软糯,“陆总要我做什么?”

“你脸红什么?前两天耍我耍的不是很开心吗?嗯?何小姐?”陆贺南忿忿地说,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手腕稍一用力,何夕就顺势被他甩在地上,没有半点怜惜。

“何助理,正好有一份工作要你帮我完成。”陆贺南回到椅子上,铁青着脸,眼里是不屑和怨恨,他要她偿还!

暗夜会所门前。

陆贺南把何夕拽下车,他要把何夕的尊严践踏在脚下,看别人羞辱她。

“陆总,好久没来啦!”会所的“妈妈”上前谄媚到。

“我给你带来一个人,你看看怎么样?”说完把何夕拽到那个老女人面前,阴气扑人的眼神,骇人的语气,拽着何夕的粗糙的大手无一不让何夕感到恐惧。

“模样长得真好,就是瘦了点!也好也好~陆总带来的妞长得就是俊俏,哈哈哈~”说完发出尖细的笑声,肥胖的身躯伴随笑声上下窜动。

何夕撒腿就跑,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再苦再累也不怕,但是她绝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她的初吻还在,更别提其他。

还没跑出门口,就被陆贺南抓回来,“别白费力气了,何大小姐!乖乖和她进去吧!”他不耐烦地冷笑道,拽着何夕的头发,把她送到那个老女人面前。

何夕闭着双眼,下巴、嘴唇轻轻颤动,咚地一下跪在陆贺南面前,“求你了,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进去,求求你,求求你!”声音凄楚可怜,哪怕是不认识的陌生人看了都不忍如此待她。

何夕心底里还是期待陆贺南不会绝情至此,看见她这幅可怜模样,应该会有所动容改变决定。

而陆贺南却视若无睹,双手放松的摆在身后,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手的手腕,安静的观赏着猎物向自己求救。

这副模样还不够可怜,他不满意!

“带走吧!”陆贺南说罢挥挥手,抬腿扬长而去,身后一群人也紧跟上去。

何夕垂下眸,眼里的希望终于破灭,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原地,手脚冰凉,耳朵嗡嗡响,什么也看不见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