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在人间斩妖魔李长风孙以白,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在人间斩妖魔小说免费阅读

北村,大学西路12号。这是孙老头给自己租售的一套小两居室。明明干着门卫保安的工作,却往往给人一种错觉,那是一个非常厉害,也是富有的老头子。可他偏偏却是一个干着安保,一个月拿着微薄工资的落拓老人。道行千……

书评专区

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在人间斩妖魔李长风孙以白,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在人间斩妖魔小说免费阅读

《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在人间斩妖魔》免费试读

北村,大学西路12号。

这是孙老头给自己租售的一套小两居室。

明明干着门卫保安的工作,却往往给人一种错觉,那是一个非常厉害,也是富有的老头子。

可他偏偏却是一个干着安保,一个月拿着微薄工资的落拓老人。

道行千年,李长风竟然还是第一次看不透这么一位老先生。

人看起来憨憨的,可却长着一双睿智的眼睛,叫人没法看透。

能读书,能有房子住着,还能吃饱饭,这对于之前像是流浪狗一样的四处蜗居,李长风为此感觉很满足。

一切的落拓自从遇上了贵人孙老头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噗嗤!

正在盘膝打坐运气的李长风,忽而一口血喷出。

打坐修身养气,最忌讳的事情就是一心二用,一旦岔气入经,轻者经脉堵塞,气息紊乱,乃是气修大忌。

而重者必定会魔火入体,邪气入侵,造成奇经八脉错乱,故而走火入魔,从而引起的气不聚丹田,外泄暴走。

这人算是报废了。

呼!

众生皆烦恼,烦恼皆苦。

烦恼皆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有形者,生于无形,无能生有,有归于无。

心灯起,归于尘埃。

伏魔经起,血玲珑护心脉。

只见李长风的心脉间无端出现了一个金光灿烂的心灯,心灯之上,悬浮着一枚如被血液浸染的锥形玉。

那叫血玲珑!

非常之物,非常人能理解,也需非常之瞳眼才能看得见。

聚气丹田回笼!

收!

无奈……

唉!

本身这一具肉身躯壳,还是太弱了啊,弱鸡的好像一只鸭都宰杀不死。

能汇聚的玄气不到十分之一。

不过总比被报废的好。

李长风下了床,打开了窗户,下面就是大学城。

咦!

第一眼,李长风立马意识到不对劲。

他的视觉好像又增进了不少。

视觉为识海之灯,精之光,光之母,心门的珠目。

主神识七窍。

神之双眼,一眼看透仙与凡;神眼通,通天地,主生死,一眼通天,一眼万年。

意外中的惊喜。

目前,神眼通已经开启了识海,若是再继续开了七窍, 任他世界上的任何魑魅魍魉在如何的霸道厉害,也是注定逃不了开了七窍的神眼通天。

未来日子可期!

不过李长风却有些隐约担心。

缘由无他。

只因他鸠占鹊巢的这凡人之躯,承受的能力有限,没法将他鼎盛的实力给完美传承。

唉!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熬着吧!

等媳妇熬成了婆婆,即可水到渠成。

不过在修道之路上,必须得小心翼翼的循循善诱,人间道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务实,脚踏实地,只求稳稳当当,不求一口吃成个胖子。

李长安视觉一转动,一眼就发现了南职院门口上正在眯眼打盹的孙老头。

不得不说,孙老头可是他李长风的命中贵人。

这是一位可敬又是可爱的老先生。

李长安非常敬重他。

咦?

那人是谁?

身居校长职位竟然跟一个门卫老头子点头哈腰的毕恭毕敬?

李长风一下子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感觉非常的劲爆。

不对劲!

非常的不对劲。

此时此刻。

南职学院的校长方致远,他现在正恭敬的跟孙老头说话。

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资料,双手微微颤抖:“老爷子,这DAN报告检验结果出来了。”

孙老头径直从凳子上一下子蹭的站了起来,一手死死的捂住了心窝上:“结果如何?”

方致远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保持了镇定:“老爷子,这一份的DNA检测报告,李长风的个人DNA跟您的DNA重合率达到了百分之99.999……”

“什么?这这……哈哈,我早就说了,一定是错不了,错不了的,那小子一定就是咱的大孙子啊。”

“哈哈……呜呜!真是老天有眼,老天有眼了啊……”

非常不对劲!

孙老头怎么又哭又笑的?

还一副激动的不得了样子。

李长风的神眼通已经被开了识海,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南职院大门口发现的一幕。

只是不知道校长方致远跟孙老头说了些什么话,怎么会让这么一位老先生又是蹦又是跳,接着又是哭又是笑的?

唉!

若是开了七窍中的顺耳风就好了。

李长风唯有一声唏嘘。

“老爷子,您打算来处理这事情?”方致远恭敬问道。

孙老头一副陷入到了悲痛的往事中:“致远,你知道的,10年前的那个晚上,咱大孙以白下葬白城山下,第二天,棺椁被盗,以白的尸体不翼而飞。”

“那时候,我立马出动了我们孙家的十二影卫,可是一番搜寻下来,哪怕是将这江北给掘地三尺,都无果。”

“那时候,我想,那些该杀千刀的盗墓贼,若是给我找到了他们,我必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他们给千刀万剐了。”

“可是你说吧,我都不惜齐齐出动了我们孙家的十二影卫,至今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咱大孙以白,他明明都已经被宋医生确定诊断死亡了,可是最后怎么会……”

诈尸?

还是借尸还魂?

当初见到李长风那一刻,将他孙伯仲给震惊的五脏六腑距裂。

人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长得相似之人?

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好像是从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一样。

回想起那个浑身上下脏兮兮的样子,那就是个要饭的乞丐啊。

咱大孙啊,可是江北的第一首富嫡长孙啊,怎么会落得那样悲惨又是悲壮的田地?

现在回想起来,孙伯仲还是忍不住掉下眼泪。

咦,孙老头怎么又哭鼻子了?

嘿嘿!

真是个可爱到爆炸的老头子。

等他回来后,好好对他一番羞羞取笑才行。

李长风嘴角微微扬起笑意,陌上公子如玉,温文尔雅。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