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吃一点好不好潘希翰陶湛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苏沧海懒洋洋的摊在沙发上,左手一个潘希翰,右手一个白涂,手指不老实的捏着俩人的肩膀。工作人员早已经回家休息了,小狐狸也就不在乎形象了。潘希翰把苏沧海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给他放在沙发上。苏沧海嘿嘿一……

书评专区

少吃一点好不好潘希翰陶湛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少吃一点好不好》免费试读

苏沧海懒洋洋的摊在沙发上,左手一个潘希翰,右手一个白涂,手指不老实的捏着俩人的肩膀。工作人员早已经回家休息了,小狐狸也就不在乎形象了。

潘希翰把苏沧海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给他放在沙发上。

苏沧海嘿嘿一笑,也没说啥,只是另一只手开始搞怪了,一会摸摸白涂的脸,一会拽拽他的头发,白涂甩了几次也没甩脱,还被苏沧海弹了几下脑门。

白涂这战斗力本就比不过苏沧海,无论是原型还是人形状态,都较小狐狸差得远了,所以第一次见面差点被小狐狸吃掉。

闹着闹着,俩人的姿势就变了,苏沧海坐在白涂的身上,挠着白涂的痒痒肉,白涂笑的已经不行了,两条腿扑腾着准备踹苏沧海。

潘希翰看两人已经闹得有些过火了,正打算伸手把俩人给分开。就见一直坐在对面、沉默寡言的顾邦,站起身来把小狐狸从小兔儿那拽了起来。小狐狸还身体前倾着打算继续挠痒痒,被顾邦给拎着放在了侧面的沙发上。

白涂气喘吁吁的坐直了身子,嘴上忿忿不平着:“就看我好欺负,你咋不敢弄小熊或者大鹏呢。”

苏沧海笑道:“咱这叫生物链,我在上游,你在下游,我天生克你。”

白涂嘴硬道:“谁说的,真打架的话,你不一定打过我呢。”

苏沧海的眼尾微微上翘:“那咱俩春节假期回山上试一试?”

潘希翰没管俩人,这种嘴仗在山上的时候每一天都在上演,这山上最宠小兔的就是小狐狸了,每次摘到新鲜的蔬菜都一定给小兔送过去,捡到好玩的也会带过去给小兔玩儿。

他去厨房,切了个精致的果盘,回来后话题已经偏了,只是俩人依旧在吵架。

苏沧海毒舌道:“你那店就应该关门,一天天的也赚不到钱。”

白涂带着小奶音呛声道:“我高兴,卖不出去我自己吃。”

苏沧海眼睛斜睨着:“开那小破店,都进自己肚子里了,还得交着租金,你亏不亏。”

白涂气哼哼道:“不用你操心,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苏沧海反问着:“我怎么了?我的事业可顺利极了。”

白涂眼睛睁得溜圆,一本正经的反驳道:“拜托,你看你要演那个新戏,一官宣是你,多少人在网上骂你啊,这还叫顺利。”

又瞅了旁边存在感极弱的顾邦一眼,见他的手死死的扣在小狐狸的腰上,哼了一声:“你感情上的事情自己上点心,以后少来挠我痒痒。”

苏沧海挠了挠头:“我上心呢,这不是没碰到女狐狸精嘛,碰到后肯定让她见识下哥的魅力。”

“唉,顾邦,你掐我干嘛?”苏沧海边说边把顾邦的手从腰间拍了下去:“疼!”

“对不起。”顾邦的声音没啥温度。

“行吧,没啥大事。”苏沧海随意的挥了挥手,从果盘中拿了块桃子吃了起来。

白涂看着苏沧海那不开窍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潘希翰看了看,不知道聊什么,气氛好像怪怪的,小兔在那恨铁不成钢的摇着头,顾邦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只有小狐狸开开心心的吃着水果。

“对了,顾邦给我们小熊看下,他的店面适合哪天开业?”苏沧海喜滋滋的说道,还舔了下嘴角的桃汁:“小熊,他预测这些特别准。”

顾邦正盯着苏沧海,看到他的动作,愣了一下才抬起头,对着潘希翰说道“我是化州顾家的第26代传人。”

潘希翰点点头,明白小狐狸为啥不避讳顾邦了。顾家是传统的道家传人,对于妖精早已见怪不怪,且有着自家的独特辨别方法;而且顾家传人都极有天赋、风水勘测、运势预测等都非常精通。

俗话说命运两字,命格多为与生俱来、难以有所改变,而运势则可以通过趋吉避凶来进行调节。

顾邦拿到潘希翰的生辰八字和入世日期便开始推测起来了。生辰八字对妖精而言并不是出生的日期,而是开智的那一天。

开智那一天他们不再是自然意义上的存活,而是开发了灵智,跟世界产生更紧密的联系,开始懂得了生活,探索生命的意义。

白涂在旁边说道:“顾邦测算的真的很准。”

“就你那生意,我不用预测都知道不能盈利。”苏沧海说道。

“我说的不是生意,说的是姻缘。”白涂吃着苹果,顺口反驳道,说完又觉得不妥,赶紧闭嘴不谈。哪怕小狐狸在听到这句话后笑话他,他也没理会。

苏沧海哈哈的笑着,笑话他是不是碰到一只母兔子精了。

白涂也只是哼哼两声,小声的说了句不是兔子精,就不再讲话了。

顾邦的预测结果出来了,潘希翰最适合的开业时间是在半个月后。这让潘希翰可犯愁了,他本想整理个三四天就开业,哪怕客人很少,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啊。

苏沧海察觉到了潘希翰的想法,试探的问:“小熊,你觉得直播怎么样?今天你也看到了直播很简单的 ,聊聊天,做做菜就好,直播间的观众们都超级可爱的。”

“直播要露脸吗?”潘希翰疑惑的问。

“如果你不喜欢可以不露脸的,就只是做饭和解说就可以了。起码可以先开半个月的直播啊,等到私房菜馆开业了,不喜欢就不做呗。”苏沧海认真的分析着。

“你今天也提到不知道怎么引流,直播就是目前最流行的引流方式呢。好多人都会在直播平台上展示自己的技能,吸引大众的观看。”

“但我不会操作啊?”潘希翰说道。

“呃,我也不会操作,都是工作人员处理的。”苏沧海弱弱的说道。

一晚上没怎么说话的顾邦发言了:“我们可以跟公司申请,借个摄像团队给你,帮你进行直播的拍摄。”

苏沧海连忙点头:“对对对!”

“要是不添麻烦的话,当然可以啊。”潘希翰微笑着,嘴角上扬。

苏沧海电话跟李哥沟通了一下,李哥很爽快的答应了,毕竟苏沧海和顾邦是公司的金财神,一些无关痛痒的小要求自然是顺着喽。

身为一个经纪人,他真的很可惜潘希翰和白涂那么帅的人,竟然不进娱乐圈,简直暴殄天物啊。

现在有这么个机会,虽然潘希翰不露脸,只是展示厨艺也够了啊,万一哪一天他想通了呢,想做艺人呢,自己肯定要打好关系啊。

李哥坐在回家的车上,胡思乱想着,幻想着有一天能给全世界的帅哥当经纪人就好了。

又想着今晚的美食,那排骨外酥里嫩、凉拌菜清新爽口、三杯鸡咸鲜嫩滑,每道菜都让人回味无穷。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今天这群人好似疯了一般,疯抢着去夹菜,害得自己好多菜只吃到一口。

李哥那边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上午十点会有工作人员来潘希翰开始录制,他不需要担心别的事情了,只要直播厨艺教学即可。

天色很晚了,顾邦和苏沧海告别了潘希翰和白涂,明天他俩要飞到其他的城市去录制节目了。

苏沧海死死的抱住潘希翰,依依不舍的假哭着,哀嚎着才见了一天,又要半个月见不到了。

没看错,就是假哭。

在苏沧海离开山上,进入人类社会的前一个晚上,潘希翰已经体验过他更为炽烈、情绪更加激昂的假哭了,现在这次小意思了。

白涂一旁偷笑:“馋狐狸,你是舍不得小熊,还是舍不得美食啊。”

“我,当然是舍不得小熊啊。”苏沧海把脸埋在小熊肩膀处,哼哼唧唧道:“你以为都像你,打算天天赖在小熊这儿蹭吃蹭喝啊。”

“嘿,我懒得理你。”白涂把苏沧海的头拽了起来,解救下小熊皱巴巴的衣服。

“好了,明早六点到我这儿,我给你带点零食。”潘希翰拍了拍苏沧海。

苏沧海瞬间眉开眼笑了起来:“YES.Sir”看到潘希翰不解的眼神,立刻改口:“没问题”。

送走了苏沧海和顾邦,潘希翰向白涂问出了今天一直萦绕在心中的疑问:“顾邦今天看我的眼神和看你的眼神都怪怪的?他看小狐狸的眼神就更不对劲了?”

“他会不会要把小狐狸抓起来啊?”潘希翰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他接近小狐狸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呢?”

今天一上车,他就觉得气场不太对,顾邦一直若有若无的通过后视镜观察自己,苏沧海跟自己聊天的时候,他总是闷闷不乐。而且眼神总是黏在小狐狸那里,感觉像怕小狐狸跑掉一般。

白涂笑了,两个小梨涡嵌在脸庞,看起来的清纯懵懂少年,开始给潘希翰普及知识了:“你想多了,顾邦对苏沧海可是特别特别的好,顾邦是喜欢苏沧海。”

“小狐狸那么好,招人喜欢也是正常的。可顾邦感觉不太对劲啊?”

“安心啦。”白涂拉着潘希翰坐在沙发上:“因为顾邦不是普通朋友的喜欢啊,顾邦对小狐狸是恋人间的喜欢。”

潘希翰眨眨眼,满脸的疑惑:“怎么会呢,一个是人一个是妖,而且他俩都是公的啊。”

“人妖恋很正常啊。就像许仙和白娘子,现在也生活的挺好啊,他俩去年又开了好几个药店呢。”

“可他俩都是公的啊?”

“小熊,现在时代不同了。同性别之间的爱情已经很正常了,不可以大惊小怪哦,我们要尊重他们。”

白涂的声音虽然柔和,却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语气。“同性恋人在社会上遇到的歧视已经够多了,我们身为朋友要支持他们坚持真爱。”

潘希翰心中虽然有些不解,不理解两个男性该怎么成为恋人,但也没有多言。他本也不是多管闲事的性格,只是担心顾邦对小狐狸不利而已,既然小兔都说没问题,自己也就放心了的点点头。

夜深了,潘希翰躺在床上,回想着进入人类社会的第一天,感觉收获满满。

明天要开直播了,内心还是有点开心的。

他享受做食物给别人吃的结果,也喜欢与别人分享做食物的过程,亲眼看到食物的升华,绽放自己的芳香与美好,这是十分幸福的事情。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