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97:不才,我是她爸爸金杰民金贝西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张小斐同志,您能不能详细给我讲讲,有关我的一切。比如,我的工作,家庭和生活,尤其是关于我女儿的事情……呵呵,这要求有点奇怪,是吧?”看到对方满脸问号,杰民不得不主动指出问题的不合常理之处。“呃,这怎……

书评专区

重返1997:不才,我是她爸爸金杰民金贝西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重返1997:不才,我是她爸爸》免费试读

“张小斐同志,您能不能详细给我讲讲,有关我的一切。比如,我的工作,家庭和生活,尤其是关于我女儿的事情……呵呵,这要求有点奇怪,是吧?”

看到对方满脸问号,杰民不得不主动指出问题的不合常理之处。

“呃,这怎么说呢?”小婓支吾着,神色有些慌张,眼神有些漂移。

似有随时一跃而起,大喊救命之势。

“小婓,咳!瞧你把你吓的,其实我跟你开玩笑呢!”杰民赶忙进行策略性的安抚。

“开玩笑?”小婓眼睛瞪得更大了。

“就是呀!呵呵,要不你先忙,我到别的地方溜达一圈。”说着站起身,心想还是赶快溜吧,否则真被人当成神经病处理了。

“哈,小婓,要不临走时候,我再考考你呀?”

“考什么哦?”

“千禧年是几年前……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看到对方露出明显的不可思议的表情,“是几年后?应该这么说。呵呵。”

“还有三年就是2000年啊!”

“答对了!你真棒,你忙。呵呵。”说完赶快逃走,说的话自己都觉得尬。

离开食堂的杰民,找到了一偏僻的所在。

倚着水泥柱子,他的心脏怦怦直跳。

“好险啊!”他抬手擦了擦微汗的额头。

“现在是97年无疑了!”因为就在他拐出食堂大门的时候,他看见了写着香港回归倒计时还有42天的黑板报。

“竟然穿越到了1997年!可我除了知道自己是穿越者这件事之外,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呢?我本来是谁?从哪里来?从哪个年代来?为什么会来?统统不知。”

“哎呀!那我这个穿越者跟失忆者,又有什么区别呢?没有了穿越者对未来事件的先知能力的加持,那我该怎么在这个世界里混下去啊?”

“这也太难了吧!”

想到这里,杰民想死的心都有了。

“更何况还有个素未谋面奶凶奶凶的女儿要养啊!我太惨了吧!”

几乎要用头撞柱。

“喂,金杰民。你跑得好快!”忽然有人叫他。

“谁呀?”赶紧平复了一下心情,歪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张小斐,“是你!”

“不是我是谁呢?”巧笑倩兮。

“你有事吗?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不能哦。”回答倒也干脆。

“为什么?我欠你钱?”

“呵呵,你不欠我钱。”

“那你凭什么骚扰我?”

“呦呦,骚扰?这个词挺时髦呀。哪里学来的?”

“你到底要干嘛呀?张小斐同志。”

“你知道我是咱们科的团支部书记的吧?”

“啊!那又怎样?”

“由于你中午的反常表现,我觉得作为团支书我有责任跟你好好谈一谈。”

“哦。”

张小斐往前又走了两步,两人隔着水泥圆柱,面对面。

“那你打算跟我谈些什么?”杰民问。

“杰民同志,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了,如果是,请你跟组织开诚布公的讲一讲。”

“我的困难是吧?”杰民飞速的思考着,这问题该怎么问才不着痕迹。

“我觉得组织不够了解我!为此我十分苦恼。”

“不够了解你?什么意思?”又是一脸懵。

“就是字面的那个意思啊!我觉得你们只把我当成了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完全没有照顾到我身心的全面发展!”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差点没笑场。

“哦,如果是因为这个,那确实是组织的失察,尤其是我的失职。”态度确是十分诚恳的。

“嗯,也可能是我太敏感了。那这样吧,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我倒要看看,一个团支书对她下面的普通团员究竟有多少了解?”

“嗯,行呀。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看行吗?”

“嗯嗯。”杰民点点头,“我是谁?我指的不是我叫什么名字。我指的是,我的档案里的那些,你要说的尽可能详细一点。”

“哦,好。”张小斐清了清嗓子,“你是享受副科级待遇的八级钳工,进厂十年,去年还被组织列为晋升正科的考察对象呢!只可惜后来因为频繁的迟到和旷工,又被剥夺了资格。”

“我,迟到?旷工?不会吧?”

“怎么不会?你怕是全单位最不着调的几个人之一了吧。”

“啊?我有这么差吗?你不会是故意诋毁我吧?”

“那怎么可能!”

“呃,那我个人生活呢?我住哪里,家庭地址你知道吗?我老婆和孩子的情况呢?”

“你家住庆华三村73栋三号。”

“独栋吗?还是联排?”

“独栋?联排?你想什么呢?”张小斐紧实的小脸上,那一对丹凤眼瞪得溜圆,而里面写满了疑问。

“大家都是单位分的房子啊!你家应该是一室一厅一厨总共40平米不到,另外带前后院的平房吧。”

“啊!条件这么艰苦的吗?”

“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搞得好像第一次听说似的。”

“不是。我是说,我国不是已经改革开放,好多年了吗?怎么人民的住房条件还没跟上来?”

“我国要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发展的初级阶段,100年!难道你不知道吗?到2080年,你再看看吧!”

“呃……我怕是活不了那么久了。”

“哈哈。那你努努力呢!”

“这是努力的事?”

“呵呵。”

“我的家庭呢?尤其是我女儿,你知道她多大了吗?叫什么名字?”

“这个老实说我也不太了解。你爱人,嗯,外号小红帽。后来改了外号,叫……小青。”

“小红帽?……小青?”

“嗯嗯。”

“这两个外号有什么联系吗?”

“这……你品,你细品。”

“卧槽!我懂了。小红帽变成了小青帽是吧?这么说,一定是我被绿了!”虽然本来事不关己,但不知道为什么杰民说话的时候,却是气鼓鼓的。

“你联想能力可真强……”

“我在想,是谁给起的外号?也太TM的损了吧!”

“原来你生气的是这个?”

“当然啦!要不然呢?移情别恋,这是人类很正常的情感需要啊!如果碰到了真爱,那谁也不能以婚姻的名义,去束缚她,你说是不是?”

“你,你这个思想,真,真奇特。”

“好啦!不要提她了。重点是我那个女儿。她不会也不是我的种吧?”

“……那我哪里知道啊!”

“也是。这个你没法知道。”

“感谢理解。”

“她几岁了?叫什么名字?上幼儿园还是?”

“她三岁半,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大名,她叫贝宝。应该是小名吧?她在厂里中心幼儿园上小班。跟我外甥是一个班级。”

“哦。好的。”

这时,厂里铃声大作。

“这是怎么了?”

“到点儿上班啊!怎么?这个你都忘了?”

“没,我逗你一下。”

“……我要走了。”张小斐红着脸转身就走。

“喂,你等我一下啊。”杰民在身后喊,“你能不能再给我画个回家的路线图呢?没别的意思,我就想看看不用圆规的情况下,你画的圆,圆不圆。”

“不圆!”差点气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