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家的风雨二十年冯莱睇冯建国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冯家的小院建在半山腰上,去东边的邻居家需要爬一道坡,坡上覆盖着一层细细的薄沙。去西边的邻居家却需要下一道坡,每回走的时候都会沾上满鞋子的土。院子出去,底下是深十几米的鸿沟,他家的垃圾一般都倒进这个沟里……

书评专区

冯家的风雨二十年冯莱睇冯建国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冯家的风雨二十年》免费试读

冯家的小院建在半山腰上,去东边的邻居家需要爬一道坡,坡上覆盖着一层细细的薄沙。

去西边的邻居家却需要下一道坡,每回走的时候都会沾上满鞋子的土。

院子出去,底下是深十几米的鸿沟,他家的垃圾一般都倒进这个沟里。

沟里有条小河,细细的,缓缓地流淌着,水很清,也很欢快。

对面是座大山,绵延不绝,笼罩着整个村子,山的那边是什么,没人知道。

走出这座大山,是很多人的梦想。

包括冯建国和不怎么识字的淑慧。

就连建国妈,一个一辈子在深山里熬着的老太婆,也经常说,有机会就走吧。

结果,后半年,机会就真的来了。

在外面打工的冯三妹回来了,她是冯建国最小的妹妹,是孩子们的姑姑。

她一个人走的,却是两个人回来的,确切的说,是三个人。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才多大,就找男人?还……你不要脸,我跟你爹这张老脸得要啊。”

建国娘边哭,边指着冯三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建国爹倒是还算镇定,抽着旱烟,一句话也不说。

建国看着眼前岁数比自己还大的男人,心里有些愤愤,又不好发作,妹妹的事还轮不到他插手。

这在当时可是大事,哪有不经过媒人,自己带男人回家的,左邻右舍唾沫星子也得把他们淹死。

而且这男人还比冯三妹足足大了十几岁,是退伍回来的,也没什么正当职业。

建国娘越想越气,竟破口大骂起来,骂女儿,骂那男人,气极了,连三妹肚子里的小东西也连着骂。

可无论她怎么骂,骂够了,也巧言令色,声泪俱下的好言相劝,可三妹始终铁青着脸,拗着劲,定要跟那男人结婚。

建国娘一辈子处处算计,哪一方面都不甘落于人后,好面子,爱争强好胜。

可要强了一辈子,却败在了这个不争气的女儿手里。

村里那么多踏实能干的男孩子,选谁不好。

村长家小儿子,早就眼巴巴等着三妹回家了,登了她家好几回门槛,每次来都不空手。

村长早就说过,要两家亲事能成,镇上给买一套房,还给配辆自行车,彩礼一千一,再给买台熊猫黑白电视机。

敢问这十里八乡,哪有这么好条件的。这么好的日子不会享,非要跟着什么都没有的男人去吃苦。

要是三妹嫁进他们家,以后冯家可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要面有面,要里有里,她以后出去跟人吵架都能自胜三分了。

可这傻闺女,就是不开窍啊。一个闷葫芦,怎么撬,都不出气。

建国娘气的病倒了,呕了好几天,最后还是摆摆手妥协了。

倒是有一个好处,这男人是外地的,他们那里远离大山,一马平川,土地肥沃,交通也便利。

所以,他们当时就提了条件,非要结婚也可以,必须把建国一家也带过去。

帮忙在那落户,分土地,建房子,让他们在那落地生根。

钱不需要出,但力必须得尽到位。

那个男人听了,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事,连连点头同意了。

他的亲哥哥是村里的支书,这些都好办。

很多年以后,冯建国回想起来觉得,当年母亲这个决定真是作对了。

虽然当时也并不知道让他们一家走出去是对还是错,但好歹是出了一步险棋,最后稳中求胜了。

第二年开春,也就是一九九六年,冯三妹顺利结婚了。

半年后,冯建国一家,带着铺盖卷,也在那个村落安家落户了。

那个村叫扈家庄,他们一住就是二十年,直到三个孩子都念了大学,才搬走。

从此,再不是抬头是山,低头是沟的世界了。

那个叫瓦尔窑的地方,他们几乎再没回去过。

新的世界,新的环境,新的生活,自然也会有新的挑战和磨难。

去了扈家庄的头一年,冯建国一家都是借房住的,那家主人在北京做生意,挣了钱,便在那边买了房。

村里的房子自然空下了,倒也不白借,他们也出一部分租金,好让别人觉得他们不是白占便宜。

这个院子里有颗枣树,长得不好,矮矮的,也不茂盛,但每年秋天都会结出很多红彤彤的枣,很是喜人。

以前在山沟里时,院子里没枣树,孩子们也都没怎么吃过枣,来了这,都稀罕的不行。

一到树上开始结枣,还是小黄豆大小的时候,三个孩子就开始齐刷刷的站在树根底下,伸长脖子,等着,盼着。

好不容易等枣红了,淑慧也从不上他们从树上摘枣吃,那是别人家的,他们不能私自拿,大人不行,孩子们更不行。

她会等枣全红时,拿个长长的棍子都打下来,一颗一颗塞到一个大纸箱子里,再让上北京去的人,给那户人家捎过去。

剩下树上那些高处的,棍子也够不着的,才是大丫她们可以吃的。

棍子够不着,小鸟儿可以啊,每当有小鸟飞过,二丫就抢着跑过去,掂着小脚丫,等小鸟把枣啄下来。

她把那些枣都捡起来,拍拍上面的土,也不洗,直接就塞到了嘴里,鸟比人挑食,他们啄下来的枣都是甜甜的,脆脆的,还没虫子。

大丫拉着小崽崽捡那些风吹下来的枣,也很好吃。

有了这些枣充饥,他们一段时间是不需要再挨饿了。

日子越过越穷了,以前在山里时,还可以靠山吃山,谷子,小麦,土豆,白菜,大南瓜都是自家种的,一年四季都不用花钱买粮食买蔬菜。

可他们刚来了这个地方,还没分到土地,一应吃食,什么都得花钱去买,即使再怎么扣扣搜搜,还是经常揭不开锅。

大丫穿过的衣服,二丫穿,二丫穿完小崽崽穿。有的已经很破很旧了,可总比光着屁股强。

村里人有时看他们可怜,也会送他们一些衣服穿。

和村里人熟惯后,淑慧开始接一些缝缝补补的活,贴补家用。

冯建国到底是长大了,也不再黑天白夜的打扑克了,离开了老人,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

眼看孩子们总饿肚子,他也开始干一些杂活,挣钱养家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