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拿不到休书就凑合过吧最新章节,苏幕雨楚沛全文免费阅读

大楚惠帝三年初,新帝登基时日尚短,朝野动荡,内忧外患,人心不安。两年前,秦王楚霖争夺太子位失败,生母先帝淑妃被迫殉葬,母族成年男子流放辽东,女子贬入贱籍。惠帝念及先帝子嗣凋零,手足零落,降秦王楚霖为郡……

穿越之拿不到休书就凑合过吧最新章节,苏幕雨楚沛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之拿不到休书就凑合过吧》免费试读

大楚惠帝三年初,新帝登基时日尚短,朝野动荡,内忧外患,人心不安。

两年前,秦王楚霖争夺太子位失败,生母先帝淑妃被迫殉葬,母族成年男子流放辽东,女子贬入贱籍。惠帝念及先帝子嗣凋零,手足零落,降秦王楚霖为郡王,封地西北卫城,择日就藩。

楚霖被降郡王之后,被禁足于府中,整日醉酒,大骂惠帝不孝不悌。朝中御史进言,请皇叔楚珣前往劝服。惠帝二年初,郡王楚霖才动身前往封地就藩。走时仅有护送侍卫两百余人,家仆二十余人。谁知行至陇西,突遇匪患,楚霖就此下落不明。

元宵佳节刚过,整个京城还弥漫着爆竹气味,花灯尚在,人群熙熙攘攘,一片祥和景象。忽然有一匹快马,自北门飞奔而来,沿路商贩行人纷纷躲避,惊起一路的叫骂和孩童啼哭。细看之下才发现,马鞍上有玄色徽记,这是军中的马。

马上的将士一身染血衣袍,铠甲破裂露出内里单衣,头盔上的红缨都断了一截,在狂风中飘摇。将士一路策马疾驰,行至皇城宣武门前,高声呼喊,“北地军报,八百里加急!”

宣武门守卫听到有奏报声传来,迅速打开城门,将士疾驰而过,刮起一阵狂风。

乾元殿上,惠帝正在和朝臣议事。

“启禀皇上,今年大雪天气甚多,雪灾频发,冻土深埋,流民日渐增多,届时春耕恐怕会受到影响。臣恳请尽快拨款,陈设粥场,修缮善堂,安置灾民,购置良种,以免……”

户部尚书奏报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北地军报,八百里加急!”

惠帝闻言,瞬间变了脸色,底下站着的大臣们也是两股打颤,面露惊慌。这已经是第三日了,连续三日,战报频传,情况不容乐观。

“启禀皇上,北地青崖关外,惊现一只骑兵,现已与鞑靼敌军合围一处。青崖关总兵奏报,骑兵首领疑似一年前,死于匪患的郡王楚霖。”

此言一出,群臣皆惊。楚霖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突然成了叛军首领,还和鞑靼搅合到一起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奏疏呈上来。”惠帝语气平静,听不出喜怒。

细看片刻,将目光投向群臣,“此事,众爱卿以为如何?”

“启禀皇上,青崖关总兵只是说疑似,并未明确叛军首领身份,臣以为,先派遣钦差前往彻查。”御史梁亭最先开口。

“启禀皇上,臣以为,应当即刻调兵前往增援,剿灭叛军,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如若叛军首领真是楚霖,通敌叛国,即可就地诛杀!”兵部尚书徐衡的话,说的杀气腾腾。

“可是朝廷当下,已无兵马可调。现下雪灾频发,流民肆起,尚且需要军队前去维稳镇压。再者,西南苗疆未稳,轻易不可调兵。”宣王楚沛一语道出当下困境,说完咳了几声,从袖子里掏出帕子,捂住口鼻。

惠帝看了看宣王,随即吩咐身边太监搬椅子来。

“宣王风寒未愈,赐座,上茶。”

“臣弟谢过皇上。”

待宣王坐下,惠帝又问他,“那依宣王之见,现下该当如何?”

“咳咳,”宣王咳嗽两声,喝茶润了润喉,再次开口,“当务之急,需派钦差前往,沿途以除叛军为民,就地收编青壮流民入伍,严加训练。此外,朝廷可借平叛之名,要求其他藩王调兵勤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兵,他们不调也得调,这叛军首领,就须得是楚霖。”

宣王一口气说完,又喘了两下,众臣纷纷附和,宣王言之有理。

“宣王所言,确实不错。情势紧急,就依宣王所言。陈大学士,即刻拟旨!”

“臣在!”

“传朕旨意,逆臣楚霖,暗通鞑靼,密谋叛国,罪责当诛!尔等藩王,同为宗室血脉,大楚砥柱,即刻派兵勤王,不得有误!”

“藩王调兵勤王之事,由兵部尚书徐衡负责,待到勤王之师集结完毕,授虎符于徐衡,即刻前往北地增援,不得有误。”

“臣徐衡遵旨。”

“至于钦差,须得即刻动身,沿途就地收编流民,壮大平叛之名,以鼓军民士气。只是钦差的人选,众爱卿以为,该派谁前往。”

“启禀陛下,臣以为,钦差须得是皇室宗亲,再则地位颇显,如此才能齐聚臣民平叛之心,彰显皇室声威。”大学士陈玉章谏言。

“臣等附议!”

“皇室宗亲,皇叔楚珣年事已高,睿王腿脚有疾,不能骑马长途跋涉,庄王尚且年幼,宣王……”

惠帝还没说完,楚沛已经站起身。

“启禀皇上,臣弟虽风寒未愈,但也不是什么大病,带上太医前往即可。当务之急,便是平叛,增援交战地,臣弟身为皇室宗亲,责无旁贷。”

宣王这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

“启禀皇上,眼下看来,宣王是唯一人选,且宣王是您的胞弟,身份显贵,宣王自荐钦差一职,臣等以为乃是上佳之选。”

“如此,便封宣王为平叛钦差,即刻动身!退朝!”

“皇上英明!”众臣山呼,平叛之事,就此一锤定音。

宣王接旨之后,立刻回府,整装待发。

宣王府内宅,王妃苏幕雨正在裁衣,刚刚烧好烫斗,丫鬟白芷便急匆匆跑进来。

“王妃,王妃,王爷下朝了,一回府就让小顺子去收拾行装了,看样子要出远门了。”

“出远门?没说去哪儿吗?”

“没打听到,您也知道,王爷身边的人,嘴都可紧了。”

苏幕雨当然知道,她嫁进来两年了,见自家王爷的面数屈指可数。谁让她是皇上为了拉拢他们苏家,硬指婚给宣王的呢?还是个继室,在宣王心里,估计她就是个摆设。想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看来这料子白裁了。

白芷似是知道自家王妃在想什么,“王妃,要不您这料子,给世子做个披风吧,世子平时喜欢去园子里玩儿,最费外裳和披风了。”

“算了,不做了,以往也没少做,也没见常嬷嬷给世子穿过。”

“要不,您给镇北将军做啊,现在北地天寒,刚好配上前两日做的护膝,到时候一起送到驿站去。”

“给我爹?也行,那就给爹爹做吧,这个颜色也衬得起爹爹。”

主仆俩话还没说完,小顺子就来了。

“王妃,王爷差我来跟您说一声,王爷今日领了皇上给的差事,即刻出发前往北地,您要是有东西带给镇北将军,就交给小的就行。”

原来是领了差事去北地交战地,“你等一下,我做了一副护膝,要带给镇北将军。”

苏幕雨说完,连忙去找出了前两日刚做好的护膝,包好准备给小顺子,想了想又拿起笔,写了“安好勿念”四个字放进去,一起递给小顺子。

“麻烦了,北地严寒,战乱四起,请转告王爷,天寒加衣,注意保暖,王爷风寒未愈,要好好保重身子。”

苏幕雨也想不到什么夫妻临别的话了,他们之间也就如此了。

小顺子见她说完,低头拿过包袱就走了。

苏幕雨站在门口,抬头看着雾霭沉沉的天,“又要下雪了吧。”

“是啊,”白芷看着她,有点心疼,“王妃您进屋吧,外边儿冷,当心着了风寒。”

苏幕雨又站了片刻,“准备一下,我过几天去善堂施粥。”说完又自言自语,“就算是给……积福吧。”

回屋继续裁衣,这两年的内宅生活,她再没碰那些兵器一下,那些是属于将门之女苏幕雨的,而她,如今是宣王妃。

刚开始做的时候,是想做些小玩意儿、小衣服讨好世子的,但是非但没讨到好,还被人动了手脚栽赃嫁祸,险些伤了世子。

纵使查明真相,但是王爷再也不让她接近世子了,一应起居都由王爷的乳母常嬷嬷,以及先王妃留下的几个陪嫁侍女照顾。

“王妃,芍药阁的丫鬟来了。”白芷禀告道。

“叫进来吧。” 苏幕雨放下手上的东西,到堂中坐定。

“见过王妃,侧妃主子说今儿个身子不适,就不来给您请安了。”

“好了,知道了,下去吧。”

“奴婢告退。”

等那丫鬟走远了,白芷一脸气愤,“她就算好好的,也没见来请过几次安!”

“算了吧,不来也罢,来了还得应付她。你去各处传话,今日晚膳都不必来请安了,我乏了,想早点儿歇下。”苏幕雨也觉得也有点累了。

“好的,奴婢这就去。今日咱们自己的庄子送了几只乌骨鸡来,紫檀已经去厨房亲自给您熬汤了。”

“知道了,你快去快回,就要掌灯了,外面暗。”

“是,奴婢这就去。”

白芷出去之后,紫檀进来摆饭了。

“王妃,您尝尝看,咱们自己庄子上养的,可好了,都赶得上给宫里的贡品了。”

苏幕雨尝了一口,齿颊留香,和着药材香味儿,整个人都暖起来了。

吃个饭的功夫,外面大雪纷纷扬扬,被风卷着在青砖地上打着旋儿,风雪呼啸,不知北地如何了。

父兄驻守北地五载有余,酷暑寒冬,从不懈怠,这些年战火烽烟未止,浴血男儿皆未归。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