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凡小说《万界旅行笔记》全文免费阅读

打开笔记,王凡心里默念道开始穿越,只见正文中默默生成一行字:“本次穿越需支付1点能量值”“已支付,祝您旅行愉快!”恍惚之中,王凡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被剥离躯体,意识与身体短暂地分离,这难受的感觉并没有持……

书评专区

王凡小说《万界旅行笔记》全文免费阅读

《万界旅行笔记》免费试读

打开笔记,王凡心里默念道开始穿越,只见正文中默默生成一行字:

“本次穿越需支付1点能量值”

“已支付,祝您旅行愉快!”

恍惚之中,王凡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被剥离躯体,意识与身体短暂地分离,这难受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一阵耀眼的白光,王凡消失了…

随着跌落的剧痛,王凡的五感逐步回归。抬眼望去四周是一片森林,除了充斥的虫鸣以及鸟儿喳喳的叫声,全然看不出有人烟的样子。

这是把我扔在原始森林里了吗?王凡揉了揉摔痛的屁股,不是说要到扬州吗,我想看一看古代劳动人民的风土人情呢,这把我扔这做什么?

荒野求生嘛,虽然心中一万个不乐意,但王凡还是决定赶紧往森林外面走。天知道在这么原始的森林里会不会有大型食肉类动物,英勇就义在这里可就太不值得了。

王凡选了一个比较高的树,把登山包放在地上找出里面的绳子,把树和自己套在了一个圆环里,这是王凡上课时看窗外有人上树救猫时,就是这么做的。

王凡两脚蹬树,靠着绳子的支点一下一下地往上边挪,好不容易登上一根较粗的树枝,手掌都磨破了。王凡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个世界中学会武功。飞檐走壁,王凡可是羡慕已久了。

站在高处放眼望去王凡发现自己就身处于深林边缘,前方就有一条土路,只不过树林太过茂盛在里面辨认不出。靠太阳辨认了一下方向,王凡爬下树,背起登山包,拿出多功能军工铲左劈右砍的开路。

半个时辰后,王凡终于走了出来。现在的王凡疲惫不堪,穿越而来的时候是晚上,而这个世界是正午,本来就有时差,而且匆忙地赶路更是把原有的热情逐渐地降温。

靠在路边的一棵树旁,王凡打开了一根火腿肠,先垫垫肚子。

忽然从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叫喊声。

“停下来,停下来,我看你能跑到哪去…”

王凡抬头远远望去,只见道路尽头处一个风尘仆仆的男子在与一头驴赛跑,王凡疑惑不已这是在做什么。

只见紧跟两者后面的有一老者,嘴里还在不停地喊着,听声音就是那个喊停下来的人。

这时迟那时快,只见后面的老者三步并作两步速度猛然增快一把抓住奔跑的驴子。这时和驴赛跑的男子也发现了这一点,尴尬地停在一旁擦汗。

“这后生,驴子又不咬人,你个大男人跑个甚。”抓住驴的老者也不解地自言自语。

看到这一幕王凡哪里还不明白,这正是从将军府中跑出来的杜冰雁,为向袁不屈将军解释实情,偷偷出逃将军府,正好路遇这老者追驴,误认为是在抓自己回去。

王凡此时靠在树边说道

“那边的小哥,我看你跑得满头大汗,我这里有些茶水,不如你过来喝上一口,解解口渴可好。”

女扮男装的杜冰雁此时也看到了道路一旁的怪异少年。此少年面容清秀,虽然不是太俊朗但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但一看少年的发式和装扮,杜冰雁不由一愣。头上短短的发茬好似寺院的僧人,一身奇装异服怪异无比。

在杜冰雁打量王凡的同时,王凡同样在观察,比电视剧里的可漂亮多了,直到见到本人才知道眉眼如画,丰神绰约形容不假,现在的杜冰雁虽然身着男装风尘满面但难掩本色,其气质雍容典雅犹如出水芙蓉。

看到杜冰雁在打量自己,这时王凡先开口说道:

\”我自幼师从于海外高人,近年来得知自己身世,现在重返故土寻找亲人,发式服装与中土不同请多见谅。\”

杜冰雁也察觉到如此打量他人的失礼,于是赶紧解释。

“小女…,额,小生见过公子。只因刚刚被驴子惊扰一时没缓过神来,万不是吃惊于公子装容。”说罢微微抱拳施礼。

“那就好,小哥请过来喝点水歇息一下”

王凡转身从包里拿出保温杯,往瓶盖内倒了一杯热水。这还是王凡刚才王凡在家倒的,用的是老爸拉活儿是装水的保温杯。

看着热气腾腾的热水,此时的杜冰雁只觉得口渴难耐,客气了一下就接过要一饮而下。

“慢点喝,小心水烫。”

“谢谢公子提醒。”

杜冰雁这才发现,手中这怪异杯子中的热水竟滚烫无比,不由对眼前的少年更加地好奇。

在喝水的过程中,二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当然二者都没有说实话,一个自称“杜斌”,一个自称来自海外。

一个是身处扬州长在深闺的大家闺秀,一个是虽然没有游离四方但读书过万卷的现代少年,身处于信息大爆炸时代的少年除去人情世态外,其他方面的信息接受胜古人百倍。

二人交谈一番,杜冰雁只觉得眼前的少年见多识广,所说事物新奇有趣,全部心思沉浸在王凡所说的事情中,一时间竟把逃出将军府的主要事情忘了,王凡在同桌的“教导”下那可是深得讲故事的精髓。

“对了,杜小哥。我不是什么公子,你可以叫我阿凡。我此番回归故土是要前去边关大营寻找失散的兄长”

“啊,你也是要去边关大营”

杜冰雁吃惊地一捂嘴,把正事想了起来,她可是要前去边关大营找袁将军把误会解释开的。

“那好,我就叫你阿凡小兄弟”

(不知怎的,王凡听着这个称呼只觉得怪怪的)

“我也是要去边关大营寻亲,你我正好同行。”

杜冰雁只觉得路途危险,独身一人不太能应对,而且王凡小兄弟前往边关大营,而是呢长得也不像坏人,说话很有意思,想来路上不会无趣。

“那可太好了,我刚回故土,不熟悉前往边关大营的路途,一同前往也好。”

可此时杜冰雁略微尴尬,因为她也不清楚,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做出一番傲娇的样子,一拍胸口大包大揽道。

“没事,有我呢”

二人一拍即合,一同结伴而行。

电视剧中从将军府到大营需要快马跑上一天,到这就存在一个问题,就比如说,唐朝快马一日可传递180里,如遇紧急情况,速度可提升至300里,甚至500里。

安禄山起兵作乱时,范阳距华清宫三千里,唐玄宗六日后便接到情报。

虽说是快马一日可到,可这路途的远近真的不好确定。折中就算三百里,以二人的脚程没个三四天到不了。

天色渐晚,二人也已是疲惫不堪。看到前方的小镇二人也不由得加快了一些脚步。

这里地处北方,又离边关较近。民风彪悍,周围净是拎着猎物叫卖的猎人和身着异服的胡人,时不时就有因为口角大打出手的。

二人一路躲躲闪闪来到了一处客栈,店里客人的目光都投向这两个奇怪的组合。

店小二迎了上来,虽然脸上带着一道疤痕,但脸上还是挤出讨好的笑容

“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啊?我们这有陈年美酒,上好的客房,这小镇上就数我们客栈最好了\”

一旁的大胡子听到后嘲讽地打趣道:“可不是镇子上最好的一家嘛,整个小镇就这一家”

王凡看着这简陋的木质结构客栈,在桌子上随手一摸就是满手灰土。就这还敢说是最好的客栈。

一旁的杜冰雁就要上前搭话。这时,王凡一把拉住杜冰雁的手,自己走上前去。

“住店,来一间最便宜的客房,随便捡两样管饱的吃食一起送到房间里去。”

说罢就让店小二引路前往客房,不顾有些许抗拒杜冰雁紧跟小二上楼。来到屋内打发走小二,王凡这才关上门跟杜冰雁说道

“我们出门在外,记住财不外露,你看刚才楼下那几个汉子的眼神,一旦外露钱财,说不定我们就被惦记上了。”

杜冰雁此时才反应过来,不是她不聪明,只是她见识太少,没有想那么多。

“原来如此,多亏了阿凡小兄弟,还是你细心”

其实这一切都是王凡瞎推断的,谁让他电视看多了,来到这异世界感觉总有刁民想害朕,不过小心无错事。

此时放下背包,王凡好好地打量起屋子来,满是灰土隐约透光的地板,一张板床,外加一套满是黑黄油渍的桌椅。

还真是最便宜的客房啊,床上连双被褥都没有,只有一个木制枕头已被胞浆成深褐色。古代的卫生还真成问题。

只有一张床,王凡直言自己睡不惯这种床,把床留给了杜冰雁。杜冰雁推辞了一番没有成功,这时王凡把自己包里的睡袋拿了出来给杜冰雁铺到床上。

杜冰雁的注意力成功地转移到睡袋上,触感非丝非帛但又细腻光滑,中间还有一排齿扣相互咬合,甚是精巧。只觉得王凡身世必是大富大贵。

王凡教了一下杜冰雁睡袋用法,杜冰雁快速领悟,两人简单吃了一些东西便和衣睡去,王凡躺在地上头枕着背包,军工铲就放在手的一侧。房门用板凳支上,便沉沉睡去。

一天的变故已经让王凡筋疲力尽。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