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飞仙(月白)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超越灵相,不受天道束缚,遁出六道,与生俱来,独一无二。”月白念念有词。为了印证,白清欢抬起玉手,纤纤十指结成巧妙的印诀,手影舞动间,妙躯浮现圣洁的白光,光彩陡然大盛,直透山体而出,震得洞府动摇。脸蛋……

书评专区

一步飞仙(月白)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一步飞仙》免费试读

“超越灵相,不受天道束缚,遁出六道,与生俱来,独一无二。”月白念念有词。

为了印证,白清欢抬起玉手,纤纤十指结成巧妙的印诀,手影舞动间,妙躯浮现圣洁的白光,光彩陡然大盛,直透山体而出,震得洞府动摇。

脸蛋渗出晶莹的汗珠,白清欢仿佛忍受着某种痛苦,玉指朝着月白一点,满洞光华千丝万缕的,尽数敛入那株青莲中去。

月白受光华冲击,脚跟站立不稳,发昏的脑袋有种撕碎感,痛楚消失得也很快,他定下神来,见掌中青莲冒出了幽幽的光晕,一枚莲子弹跳而出,碎裂在了半空。

霎时,莲子破裂,灵光绽放,一只通体雪白的白狐,显形而出,浮空长啸。

瞬息间,月白便与白狐产生了灵魂共鸣,心惊道:“灵相。”

“这便是你拥有的先天之力,命魂生灵相。”面色发白,白清欢注视着月白手上的青莲,失神的面孔仿佛追忆着什么。

“姐姐。”见白清欢步伐飘摇,欲要坠倒,月白手握青莲,只手拦在她盈盈一握的细腰,佳人入怀,清香扑面。

“吞灵源,生灵相,你记住,修行境界越强,青莲汲纳的成功性便越高。否侧,你会重创,除非对方主动奉献。”白清欢娇媚的杏眼噙着宠溺,她第一次听到月白主动喊姐姐,不枉费她生生斩开自身神魂,变成月白的一道灵相。

“记住了。”月白瞧见白清欢的模样,岂会不懂。

“有些命魂的先天之力并非唯一,而你恰恰就是极为特殊的一类,青莲剩余未解之力,需要你不断修行,慢慢去开启。”

“嗯。”月白点了点头,白清欢笑道:“以你的天赋,其实这方天道,鲜有人能够伤你,但不排除深山老怪和隐世强修会趁你羽翼未满,将你扼杀摇篮中。”

“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对外显露命魂。”得到姐姐送的灵相,月白便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真聪明呢,忍不住想奖励你个亲吻。”白清欢媚眼惹怜,若可以,她多想亲一下他的脸颊啊,偷偷也行,但她自知,她的身份,不配。

“姐姐,你莫戏耍我了。”年及十六,月白血气方刚,顿时脸红。

白清欢瞧见月白发怵的模样,暗笑了笑,虽然今非往昔,月白再也不是那位天上人,但是抱着她,如此亲近,完全不受她的容颜与魅术蛊惑,拥怀不乱,世间罕稀。

从月白的怀里挣脱,白清欢平复心神,问道:“传你的惑神术,修炼的如何了?”

月白闻言,有意看了看浮空的白狐灵相,心念一动,白狐受召,灵相虚影笼罩在了月白身上。

顷刻间,月白的相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翩翩少年郎倏然化身一位婀娜少女,更令白清欢苦笑不得的是,少女头顶,还长着一对白色狐耳,甚是可爱。

“姐姐,你瞧。”月白在原地转了一圈,笑嘻嘻的样子似在炫耀。

可是,随着白清欢瞳光一闪,她眼中的假相瞬间破灭,月白依旧还是老样子。

“乱形、迷心、天转……你堪堪入道,莫要骄傲。”白清欢说得轻描淡写,心底其实很满意月白的表现。

假以时日,随着境界越强,惑神术必会成为月白手里强力的手段,神鬼莫测下,击敌毙命。

“以后……便剩下你一个人了,什么都需要靠自己。”白清欢的眼神在告别,她这一走,无法再像以前月白遇险时,及时的出现。

“你会回来找我的,对吗?”月白掩盖不住对白清欢的留恋和依赖。

“拉过勾的。”白清欢柔柔说道。

“多久?”

白清欢被这一问,沉默了,抬头道:“你完成朋友遗愿那一刻,或许我就回来啦。”

“呼。”月白松了口大气:“看来,我得拖上个几年才行。”

白清欢杏眼一瞪,心情一下子被破坏,气得跺了跺脚,转身欲离去,突然又想到什么,她玉手捋过发髻,摘下青丝三根,入手一瞬,青丝变白毫,挥手投在了月白的脑后。

“这三丝狐绒,可随你意念变化,遇到无力掌控的局面,可助你消劫,每一根狐绒,只能用一次,一旦摘下来,数息间便会失去神效。”这是白清欢留给月白最后的手段。

月白摸了摸后脑,那三根扎眼的白发,似有灵性一般,主动缠绕在了他的指尖,他点头笑了笑。

“我走了哦。”

“嗯。”

“记得想我。”

“别闹,我有正事要办。”

“真走了。”

“多潇洒几年再回来。”

“哼……不回来啦。”白清欢气极,妙躯涌动光辉,身形越来越模糊。

“等等……”月白急忙呼唤:“有个问题,我憋了很久。”

“说。”白清欢道。

“你是不是妖精?”

“不……我是妖神。”白清欢歪头俏笑,身影上,浩荡神芒呼啸爆发,顿时青丝狂舞。

月白惊骇看到,九条巨大的白色狐尾摇曳在了白清欢身后,将之映衬得宛如天阙神女。

当即,一声狐啸传开,刺眼的光华裹着白清欢遁空离去,穿透山体,自山野间,破云而上,消失于九霄。

“九尾天狐。”

月白目睹着震撼的一幕,白清欢果然不是正常人。

他倒不排斥与妖族亲近,不过,这位祖宗的脾气实在任性和霸道了点。他爹张天富,月白姓张,硬得随白清欢的姓。

“以后……我可以放纵自我啦,哈哈哈……”

立在洞府中,月白脚下万荷拥簇,扬天高呼。

但在踏出洞府以后,他亢奋的心情一落千丈。

蒙蒙雨幕里,星星落落的望仙镇,竟然……荡然无存。

噢……这令人悲伤的气氛。

没了张府。

没了学堂。

也没了街坊和酒肆。

莫说老爹张天富,乃至小厮,以及家里的懒皮狗,月白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气息。

“此后,便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余音绕耳,此时月白幡然醒悟白清欢的寓意。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吗?”

假的张府。

假的爹娘。

假的小厮和旺财,一切不过是白清欢用惑神术编制的幻象。

大梦方醒,他从来不是张府的小少爷,他只是孤零零一个人。

难怪,要他姓白。

“不。”

月白猛然间抬头,眼前荒野深山,熟悉的一切不复存在,但他如何长大的?

惑神术可以伪造爹娘。

伪造小厮和旺财。

他平日里吃的饭菜和滋补的灵材却真真实实。

王麻子教他的百炼锻体术!

以及……林赤!

月白不相信白清欢捏造一个林赤耍他玩,他分辨得清。

“张府地确出现过,老爹张天富,我娘,小厮,家丁们,旺财,都是真的,他们陪伴了我完整的童年。”

若说有假,便是张府以外的镇民。

但是,白清欢为何这么做?

可怜他?

或者,想掩盖什么?

“我究竟是谁?”

月白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

从小到大,府里人对他千依百顺,倍加宠爱,细细回想,除了疼爱,小厮和家丁们还带着一股敬畏。

连他爹张天富也包括在内。

若说唯一敢体罚他的,便是白清欢。

奋力甩了甩头,暂时抛开脑子里的困惑。

与生俱来的心性提醒月白,他想解开谜团,非一朝一夕,以他目前的修为境界,根本触及不到。

这条路,远比替林赤去王城更难。

“姐姐?”

月白呢喃着,仰望无边无际的高天,心底发出轻笑。

或许,白清欢真是他的“姐姐”吧。

至于张府所有人,连同狗,不过是听令“姐姐”意志的卑微存在。

“真相究竟如何,你总会回来亲口告诉我的。”

对着高天畅然一笑,月白的压抑一扫而空。

当前人,行当下事。

偌大望仙镇,为何独独林赤混入其中?

背后,是否白清欢有意操控?

“想给我找个差事就直说,干嘛祸害人一条命呢?”

命债欠下来,压在月白身上,他更没理由推辞,务必还。

既然出路已定,只好顺着白清欢的意思,走出这片无人问津的深山,去瞧瞧雷泽王都的繁华,然后,领教领教天道下这方大千世界。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