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何寅孟瑗霜《道友,此子恐将祸乱天下》在线全文阅读

“主人……”何寅的脑海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她是跟何寅神魂一体的魂魄,名叫默儿。“静观其变。”何寅心念一动,给予回应。“可是……若萧梨嫣一剑杀了孟瑗霜,那我们……”默儿十分清楚,何寅为了今天,花了多……

书评专区

小说何寅孟瑗霜《道友,此子恐将祸乱天下》在线全文阅读

《道友,此子恐将祸乱天下》免费试读

“主人……”何寅的脑海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她是跟何寅神魂一体的魂魄,名叫默儿。

“静观其变。”何寅心念一动,给予回应。

“可是……若萧梨嫣一剑杀了孟瑗霜,那我们……”默儿十分清楚,何寅为了今天,花了多少精力和财力。

也很清楚,纯阴体质对他们来说有多么重要。

何寅没有答话,只是木然的望着前方,望着望仙台上,少女模样的孟瑗霜。眼中异芒闪动,不知想着什么。

“这就是,你叛我的理由?我一直拿你当做亲妹妹。”台上,孟瑗霜秀眉倒竖,一脸痛苦地斥责道。

“呸!什么亲妹妹?这么多年,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萧梨嫣不削的反驳道。

听到这里,何寅清楚,自己来晚了,错过了剧情。

“杀了我吧,我无话可说。”只见孟瑗霜闭上眼,扬起下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姐姐,你可不能死啊。”

何寅心中呐喊,神情前所未有凝重。

“杀你?你我同门一场,何至于此?今日设毒害你,又特意为你炼制了斩灵剑,只要斩断你的灵根,你我恩怨,自然了结。你我姐妹一场,我又怎会伤你性命?”萧梨嫣神情扭曲,露出了一抹癫狂。

这场叛乱不是突然发难。

萧梨嫣绝对做了长期的筹谋和准备。

何寅调查黎国半年,用了一些手段,对黎国的情况了解颇深。

他环视一周,对此时情况做着一些基本的判断。

场边,百名官员被刀架着脖子。

头顶,十二金仙只有八人在场。且呈警戒状态,俨然已被收买。

而未到场的四名金仙。

何寅猜测,不是提前被杀,就是被软禁了。

东境前来参加庆典,同是太乙级修为的赤阳真人,此时也不在场,不知是否遭了意外。

场面被萧梨嫣,完全的控制住了。

何寅望向远方。

城外,隐见烽火。

估计望渊守军,也正在进行重大的权利转移。

萧梨嫣这一出手,果然滴水不漏。

想救孟瑗霜?

太难。

何寅不会相信,萧梨嫣不会杀孟瑗霜的鬼话。

正在想着,望仙台上,萧梨嫣当着满城百姓的面,一剑挑向了孟瑗霜的腹部。

刺目光芒直冲九霄,一声爆裂轰鸣响起。

伴随着孟瑗霜凄厉的惨叫。

连续三圈剧烈的激荡荡出,无数人被生生冲出了数里远的距离。

一些修为较低的年轻修士,当场晕厥。

而有些自保能力的人,也有不少撞击到了望仙台外的建筑上,一片狼藉。

而被波及倒飞中的何寅,都有感觉呼吸困难。

极力调动灵气,这才将将停在了五里外的空中,重新落回地面。

何寅对太乙修为灵压之敬畏,久久不能平息。

这还只是孟瑗霜灵根被废带来的灵压,全无自主的杀伤力。

想将拥有同等修为的萧梨嫣做为对手,想想都很可怕。

身旁,成片的修士落地,也有多人翻身而起。

但是此刻,却没有一人擅自离开。

头顶八大金仙的目光,正扫视下方千万蝼蚁,冰冷异常。

谁敢不给面子离开,转身一刻,必死无疑。

“别怪师妹无情,世间之事,本就是成王败寇。”

“不过相识万年,我对你又怎会毫无感情?”

“这样可好?你因纯阴体质不敢婚嫁,师妹今日做主,为你就地找个夫婿,如何?”萧梨嫣嘴角扬起,眼神恶毒,对着孟瑗霜痴痴地笑道。

“你个贱妇,休要辱我!”孟瑗霜痛苦倒地,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

她双眼疼得眯成一条缝,却依旧顽固的半睁左眼,盯着萧梨嫣,满是恨意。

两人对话,数里之外的众人,自然不敢偷听。

但是随即,整个空间,传来了萧梨嫣振耳发聩的声音。

“今日黎国权利交替,为报前国主孟瑗霜,为黎国立下的汗马功劳,我这师妹今日决定,为她就地招婿,凡是男丁,皆可入赘,数量不限。”

数量不限?

数千万人一片哗然。

“靠!”何寅心中不由骂道。

这个女人到底积攒了多少怨气?

居然用这种手段,羞辱自己相识了万年的同门师姐。

看她那如颠似狂的模样,等这一刻,应该等了很久吧?

片刻之后,何寅恢复了冷静,却是眸中异芒闪动。

“主人,不可。”脑海中的女声,突然冲着何寅叫道。

“这是我们最好,也是唯一的机会。”何寅心念一动,回道。

“绝对不行,这无异于自杀,主人,你可知你在干什么吗?”默儿语气一沉,十分着急。

“在场众人都很清楚,萧梨嫣说是招婿,实则,是想羞辱孟瑗霜。”

“而做为羞辱工具,用罢之后,绝对没有好的下场,所以不会有人敢去。”

“这是我们介入的唯一机会。”

“倘若罢手,短时间内,绝对寻不到另外一个纯阴体质。”何寅一咬牙,脸现无奈地说道。

“主人你疯了吗?这不是我等可以介入之事。

“如果你斗不过那萧梨嫣怎么办?”

“如果真有疯子上台了又当如何?”

“求求你了,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主人……”

“主人……”

默儿疯狂的想要阻止何寅。

事关生死,默儿不信,何寅会对此事掂量不清。

可就在这不信当中,与何寅神魂一体的她,却感受到了何寅心中的执念,这份执念很深,也很坚定。

默儿慌了,不爱言语的她,只能尽量出声劝阻。

结果何寅心念一句“赌了”,走向了望仙台。

来到台前,众人只见何寅一跃而起。

何寅想得没错,没人愿意做他人羞辱别人的工具。

但凡个别世家公子不懂事,想要送死,也会被家中长辈立刻喝止。

于是何寅的举动,在众人眼中,赫然成了一个傻子。

因为也只有傻子,才会这个时候,上去送死。

就见何寅跳上台时,距离没有算好,脚踝拌到了石台边缘,摔了一跤。

一张脸直接砸在了地上。

众人扶额。

这特么还真是个傻子?

随后众人看到,何寅爬起身后,咧嘴一笑,傻里傻气。

何寅也不管满身的灰尘和撞红的额头,笑嘻嘻的,朝着令人畏惧的萧梨嫣跑去。

默儿的话,提醒了何寅。

萧梨嫣要羞辱孟瑗霜,那就肯定不会希望,只有一人上台的情况下,对方会是一名仪表堂堂,玉树临风之人。

虽然何寅,可能和这两个词扯不上关系。

但满足萧梨嫣的心中所想,是他眼下必须要做的事。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